<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八十六章:情圣
    黑土堂靠近浮玉宗东南角的边缘,以他们堂口的实力,自然也不会是啥好地盘,只不过是在一片土丘中的洼地而已,唯一的亮点,便是在这洼地中有一个小湖,旁边绿树成荫,风景还算秀丽。

    在湖边,建筑着一排整整齐齐的黑石大屋,便是黑土堂堂口所在了。

    项杨对他们老祖的审美眼光表示怀疑,四四方方的黑石屋子而后再摆出了四四方方的一圈,当中的广场四周还挖了一圈蓄满水的壕沟,在空中看去,怎么看都像是个巨大的猪圈。。。

    将云舟收起,项杨背着手在后头看着。

    虽然明知道这黑土宗比金身堂强的有限,但他刚回浮玉宗,又所图甚大,人手总是不嫌多的,如若这堂口还堪造就,那看在丘山的面上,将其收与麾下也未尝不可。

    用二块深灰色原木所制的正门紧紧闭拢着,随着丘山的大呼小叫,一个身着麻布黑袍的年轻人懒洋洋的走了出来,看见丘山先是一愣而后便来了精神,热情的奔了过去,抱着他肩膀问道:“你小子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你还得在丹穴山干上一年半载嘛?”

    丘山一把将他的手拍了下去:“咋了,我回来探亲都不成?扒灰的,今儿怎么了,你啥时候成守门的了,这闲活轮得到你干?”

    被叫成扒灰的年轻人其实真名叫巴慧,和丘山一样,也都是混了十多年也就引气期的主,在堂内不受待见得很,原先有丘山在,苦活累活还二个人分担着干,等丘山去了丹凤山,这日子就更苦了,如今见他回来,自然开心的很。

    听到丘山的问话,巴慧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忽然间神色就尴尬了起来,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项杨站在后头却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这黑土堂并不大,又没布置什么隔绝灵觉、神识的阵法,他方才随意探了一遍,发现里面竟然空荡荡的,就十来个引气期的修士和一些仆役在,筑基期以上的一个没有。

    这黑土堂再没落总不可能没落成这样吧?

    见那巴慧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丘山不耐的推开了他,方想入内,又想起项杨还在后头,连忙回身哈着腰朝门内引了引,笑道:“项老大,我回来的匆忙,倒是怠慢您了,要不您先去客厅坐会,我这便去通知堂主出来迎接!”

    项杨却没动身,反而问了句:“你们堂主什么修为?堂内还有什么高手没有?”

    丘山摸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在您面前哪里称得上高手啊。。。咱们堂主乃是结丹初期,还有二个长老是化神期,下头练精期的师叔师伯也有些。。。”

    项杨摇了摇头:“那就不必进去了,里面都是些引气期的弟子,你们堂口的高层估计有事外出了。。。”

    他说着话,朝着巴慧瞟了一眼,从方才的表情来看,这家伙似乎有事瞒着丘山。

    试炼十余年,再加上幻境十年,死在他手下的妖兽、灵兽无数,他好歹也算是腥风血雨中杀出来的主了,故意露出了点气势,这一眼看去,巴慧只觉得浑身发紧,双腿一软,差点就没直接跪在了地上,幸好项杨的气势一泄即收,他这才堪堪站稳了脚。

    抹了一把额头的虚汗,巴慧看了看项杨又看了看丘山,心里直嘀咕,这家伙啥时候找了这么个老大,似乎比堂主也不差啊。。。”

    这下他可不敢再支支吾吾了,苦着脸朝项杨作了个揖,又回过身去对着丘山摇了摇头:“在堂里就数咱俩关系最好,我也不是有意瞒着你,就是怕你听了不好受。。。”

    丘山脑子活的很,闻言脸色顿时变了,一把捏住了巴慧的肩膀,急急问道:“柢山堂的那小兔崽子又来提亲了?”

    几天时间,他不仅修为猛增,就连肉身也强悍了许多,这一把捏上去,巴慧的肩骨都咔咔作响,顿时杀猪似的惨叫了起来,哪里还顾得上回话。

    丘山连忙松手,伸手帮他揉捏了几下,焦急的问道:“一时没注意,抱歉哈。。。不过究竟怎么回事啊?你都快急死我了!”

    去挖了这么长时间矿,力气变这么大了?巴慧眼泪汪汪的瞪着他,咬牙咧嘴了半天,这才缓过了劲来,一面吸着冷气一面说道:“嘶。。。提亲也就罢了。。。关键是堂主答应了,昨天,柢山堂那便派人来将堂主他们都接走了,据说昨夜便拜堂成亲了,就留下咱们这些个菜鸟看门,说去了给咱黑土堂丢人。。。”

    昨夜就拜堂成亲了。。。这几个字入耳,丘山脑子嗡的一下炸了,整个人呆在了那里,嘴里喃喃的说着:“答应了。。。答应了,怎么会答应了。。。师傅去世前可是把小花许给我的啊!堂主也答应我了,只要我筑基成功便让我和小花成亲的。。。”

    他愣了半天,忽然疯了一样朝门内奔去,入门一拐,是一个空空荡荡、四四方方的大厅,大厅正中摆着一个香案,香案上方挂着一个黑袍修士的画像。

    丘山直接扑到了香案前,砰砰砰的疯狂磕着头,嘴里嘶吼着:“祖师在上!祖师在上!我。。。我我,我已经是筑基期了啊!祖师你看啊!你看啊!我已经是筑基期了啊!”

    他似乎真的疯了,也不知磕了多少个头,额头已是血肉模糊的一片,随后跳起来便手舞足蹈的比划着,嘴里依旧疯狂的喊着:“我真的已经是筑基期了!真的是!不信你看啊看啊!”

    他也没学过啥法术,但是火球术之类的还是会几个的,一时间乒乒乓乓,那不大的空间内一个个小火球到处乱飞,一支支水箭射的满屋都是。。。

    项杨站在门外远远的看着,也不去阻止,他心思灵动的很,自然大约也能揣摩出究竟发生了什么,丘山又是因何而受了刺激,唯一没想到的是,这家伙竟然还是如此痴情的种子,看这模样绝对是情圣级别了啊。。。

    他想发泄就让他先发泄一下吧,有时候情绪不宣泄出来反而容易造成心病,反正这屋子里前前后后都没啥值钱的东西,一颗中阶元气石都能买这样的几间了,拆了也就是小事而已。。。

    弟兄们,有月票和推荐的点一下哇,推荐每天只有几百票,月票被人咔咔的超了,有点心塞啊,到月底,书友月票每满100张加更一章。计数:如今是2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