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九十一章:这种气质
    第一百八十四章:再获奇宝

    看着手中的半截飞剑,项杨苦笑不已,这里的压力竟然大到这种地步。 ……

    无奈之下,他只能又取出了如意棍,直接一棍捅了上去,随后一撬。

    用半步仙器级别的宝贝干这种苦活,估计他又开了整个山海界的先例了。

    不过效果是显著的,他的蛮力加上如意棍的威力,一下子整个潭底都松动了,随着一阵哗啦啦的响声,忽然坍塌了下去。

    一股子强劲的水流带着一股子泥沙直冲而上,但项杨如今如意棍在手,整个人已然重若千钧,在这水流中巍然不动,等到泥沙散尽,这才继续往下而去。

    下方是一个数千丈宽的石窟,散落的石块堆积在那毫不起眼。

    一点蓝芒在石窟中央悠悠荡荡的晃悠着,四面八方皆拖曳着长长的光影,好似一只大水母一般。

    这是什么玩意?项杨好奇的游了过去,用灵觉一探,一股子冰冷而又惬意的感觉直冲识海,刹那间便觉得浑身一片清凉,就连思绪都转动的快了些。

    这肯定是宝贝啊!项杨一喜,方想将其收入乾坤鼎分身之中,背后却有一阵恶意传来。

    他如今也是艺高人胆大,根本都不转身,直接召出了如意棍,一棍便朝后捅去,自己则用灵觉将这蓝色水母罩起,准备直接收取。

    乾坤鼎分身收物,如果是死物,那只需要用灵觉将其全部笼罩起来便可,如若是活的,那便要得到对方的认可,或者用灵觉压制它的意识,可这玩意,给项杨的感觉介于半死不活之间,好似一个滑溜溜的泥鳅,忙活了几次都未成功。

    此时如意棒已然和背后的不知名物体接触,在如此深的水底,声音无法传播,但一道道强劲的暗波竟然使得整个石窟似乎都晃动了一下,可见这一下有多猛。

    项杨一急,直接将所有的灵觉全部放出,凝集之后总算将那蓝色水母带入了乾坤鼎分身之中,给它搞了单独的一个空间,还顺便收进了不少潭水,这才转身看去。

    背后,是一条数十丈长短,水缸粗细的长蛇,此时血盆大口大张,上下颌之间,如意棍已然捅进去二三丈深,想来是它偷袭的时候想要一口把项杨吞掉,却被他一棍子正好捅在了巨口正中,直塞到了嗓子眼……

    “好家伙,这都快化蛟了吧?”

    项杨饶有兴致的看了看它眼珠上方的二个凸起,伸手一拍棍尾,那巨蛇浑身一僵,如若在外头,定然能听见一声声啪啪的脆响,直接便被暴涨的如意棍捅了个对穿……

    也不知为何,在这浮玉宗之下,蛇类的妖兽极多,在地下世界遇到了蝠蛇,这里这头又有一头快化蛟的。

    不过这种最多低阶灵兽的角色,对现在的项杨实在没多大威胁,就连普通修仙者视若珍宝的皮肉、内丹对他来说其实也没什么吸引力,但是项杨还是将它囵吞的收了起来,就连旁边泛起的血水也没放过。

    对一个从小便吃百家饭长大的孩子来说,勤俭节约乃是刻印在骨子里的美德,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在试炼中从未将灵兽当回事,所以前几天在地下世界,他一时未收住手将那蝠蛇直接轰成了肉泥,如今想想还是有些肉疼的呢……

    当然了,所谓的节约自然不是小气,对自己人,项杨还是大方的很的!

    将整个石窟又搜寻了一遍,除了那种泛着蓝光的藻类之外就没别的东西了,他索性来了个大搬家,将这些藻类也全被搜刮了一遍,送进了乾坤鼎分身之中与那蓝色水母作伴。

    一通忙活之后,他才心满意足的转身而去,虽然至今还不知道那蓝色水母是何物,但定然会是不错的收获。

    这一折腾,出去后已快晌午时分,老人们经过一晚上的修养,如今个个精神矍铄,早已起身,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正在峡谷内晒着太阳乐呵呵的聊着天,见项杨从瀑布处奔来,一个个都起身打着招呼。

    他们倒没有阿谀奉承的意思,在这些老人眼中,金身堂便是他们最后的归宿,而如今堂内最年轻的项杨真正如自己的子嗣一般,亲近而无隔阂。

    项杨一个个招呼了过来,这些老人,有几个和他三位师傅一个辈分,大多都和刘古一样,属于他的师兄辈,只是金身堂太久没有新人入门了,所以就算是师兄都已一把年纪了。

    傅古手里拿着一个簸箕,正在给猪圈里不多的几只猪崽喂着食,见他回来,招呼了一声,拍拍手,将簸箕递给了身边的雷猛,而后叫上了几个辈分最高的老人和刘古,一起去了自己的茅屋。

    在茅屋内当成坐椅的木桩上坐定,傅古踌躇了一下,说道:“杨儿,你估计在外头有啥奇遇,这事情做师傅的也不多问了,不过昨日的事情,我怕宗内不会干休啊!”

    他也是刚从刘古那听说项杨竟然把青木堂的堂主都直接揍趴下了,心中自然紧张的很,那可是五神堂的堂主啊,就算项杨再厉害,万一宗门寻上门来问罪,他双拳不敌四手,下场堪忧。

    茅屋内的木桩不多,项杨和雷猛两个大个子都直接坐在了傅古的床榻上,项杨闻言一笑,指了指刘古说道:“大师傅,你放心便是,昨天堂主师兄也听到的,戒律堂已然查探清楚,这事情完全是因为有人栽赃陷害才引起的,我出手纯粹是自卫!”

    傅古叹了口气,依然有些忧心忡忡:“话是这么说,但那毕竟是青木堂的堂主啊!你本事再大,这主峰之上还有不少老祖在呢!如若他们责怪下来,你又如何顶得住啊!”

    主峰上的老祖又怎样?不到九劫我都不当他们是盘菜,项杨心里想着,却也不能明说,毕竟大师傅也是为了自己好,况且总不能就这么直说吧?一个结丹期的修仙者口气如此之大,传出去十个里有八个会当自己神经病的。

    “唔,大师傅说的也是……要不这样……”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