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八十三章:山海第一败家子
    当夜,龙涎峡篝火通明,临走时凰后塞了一堆东西给项杨,乾坤鼎分身中各种各样的食材有的是。

    这么多人里,顾真和丘山算是见识最多的,看着那一盆盆珍奇仙果、篝火架上一头头洗剥干净的妖兽,直接就傻了。

    虽然以他们的阅历根本分辨不清这是啥好东西,但是每一样都散发着充沛的元气,这种级别的东西,只怕得好多符钱吧?

    他们却不知道,这里面哪怕一个最普通的果子都已接近天材地宝的级别,哪里是能用符钱衡量的……

    经过项杨不计成本的调理,老人们的身体基本上都告痊愈,此时都聚在篝火旁,大声欢笑着。

    金身堂已经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如此欢快的景象了。

    项杨坐在三位师傅身边,微笑着看着,心中有些唏嘘,自己还是回来晚了,已有三位老人撒手人寰,虽然其中也有寿元的原因,不过大多是因为过分劳作,身体被压榨的太狠,这才病来如山倒,最终不治。

    和刘古和三位师傅聊了聊,他基本上已经捏准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其他堂口参与丹穴山矿脉的挖掘全凭自愿,唯有金身堂这是被强逼着去的,这分明是有人暗中下绊,存心要将这些个老人往死路里逼啊!

    算来算去,也只有羽山堂才能干出这种事来了,再将他们和青木堂的关系联系起来,事情的真相已经彰然若揭。

    项杨微笑着将手中的玉杯举起,陪着刘古一饮而尽,一低首,眼神却冰冷了下来,这羽山堂必须要付出代价!

    他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虽然平日里别人敬他一尺他能还你一丈,但真有人惹到了头上,那也绝不会就此放过。

    虽然不少玉简记载中都曾提过因果、尘缘,甚至还有不少直接说修仙修的便是那缥缈的仙字,说什么以淡泊而明心。

    但对项杨来说,管他什么因果,去他娘的淡泊,没有实力也就罢了,有了实力如果还不能快意恩仇,那还修仙作甚?

    他原本就是一渔村的孤儿,从未有过多少野望,如真的能成仙长生自然最好,但如若连让自己爽快都做不到,成仙又有何意义!

    下定了决心之后,忽然间,项杨只觉得识海一片清明,灵觉也活跃了许多,原本迟迟不见增长的灵觉强度突然增长了一丝,要知道,他如今的天地福瑞万灵诀已是第九重,虽然只是一丝,但所有的灵觉汇聚起来,依旧是个极大的数字,这效果,竟然比在魂帝那胡吃海喝半天还要强上一筹。

    这是怎么回事?项杨颇有些摸不着头脑,用灵觉在识海中晃悠了一下,却也找不到什么端倪,反正自己身上发生的古怪事情多了,也就不去在意了,继续和几位师傅谈笑了起来。

    一夜狂欢,直到深夜老人们才酣然入睡,清晨,项杨起了个早,用灵觉一探,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直接朝着当年筑基时的瀑布而去。

    昨夜这些食物,项杨也是花了血本的,其中不少都是真正的天材地宝,而且怕老人们虚不受补,拿出的琼浆玉液中特地加入了调理之物,效果也是显著的。

    如若按修仙来说,金身堂的这些个老人,资质都差的可怕,只有几个是有仙苗的,还都只有几分,但一夜之后,几十名老人中,原本有仙苗的最少也窜高了一寸,没有的都有仙苗萌出,虽然都只是几分尺寸,不过好歹都有了修仙的基础。

    用那么多天材地宝硬是将一群凡人催生出仙苗来,在山海界中,这么败家的,项杨估计也是前无古人了……

    得到好处最大的乃是丘山和顾真,丘山虽然资质差,但比那些老人却好多了,寸许的仙苗直接涨到三寸三左右,放在浮玉宗的外门堂口之中也算是进入普通天才之列了。

    顾真原先便是三寸三以上的天才资质,曾经进入过练精期,只是出了点变故之后修为全失、仙苗枯萎,如今被项杨重点照顾了一下,竟然一夜之间便枯木逢春,直接闭关去了。

    唯有雷猛,这家伙估计是因为血脉的关系,硬是没有任何动静,反而是个子又大了一圈……

    到了那瀑布处,项杨直接一个猛子扎了进去,痛痛快快梳洗了一遍。

    看着那幽深的潭水,他忽然心头一动,当年他便对这瀑布下面的深潭很感兴趣,只是修为有限,根本无法探寻到底,如今闲来无事,却正好去解解闷。

    念头一起,他便朝着下方潜去,当年他曾潜到过百丈之深,而后便因为承受不住那无处不在的压力而不得不返,如今他的肉体强度已然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这点压力根本算不得啥。

    一百丈、二百丈、三百丈……头顶潭面上透下的天光早已不见,四周已然伸手不见五指,可这深潭竟然还未见底。

    项杨掏出了一颗夜明珠,借着光亮继续往下而去。

    也不知究竟潜了多深,估摸着已然超过千丈,面前依然是深不见底的潭水和二旁的石壁,毫无变化。

    项杨也起了犟劲,就这么往下而去,大约过了二千丈之后,以他的肉身都能感觉到一丝丝的压力了,当然了,也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感觉而已,但是如若换个人来,只怕已经被压成了肉饼……

    再下千丈,一模一样的景象,连他都感觉有些腻烦了,忽然间,前方泛起了一阵莹莹蓝光,项杨精神一振,加快了速度。

    百十丈后,终于见底,仔细看了看,项杨颇为失望,那蓝光是一片不知名的藻物,也不知道为何会生在如此之深的潭底,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不过也不能白来,他直接伸手掘起了些,收好之后方想往回,忽然心中一动,如若这潭底是这副景象,那这日日年年从不间断的瀑布之水又去了哪里?

    一念既起,他顿时又来了兴趣,拿着夜明珠左右细看了起来,这潭底和上方一般大小,也就几十丈方圆,一会功夫便已找了个遍,依旧一无所获。

    项杨狠了心,直接用上了灵觉,在这里,似乎灵觉都被压制住了,原本轻轻松松便能蔓延数千丈,如今却仅仅能将整个潭底笼罩起来。

    一丝丝的探查着,忽然间他心头一亮,用了灵觉之后才发现,到了潭底之后,那潭水竟然还在往下渗着,只是由于压力太大,甚至连水泡都冒不出来,而那下渗的速度又比较平缓均匀,所以肉眼观察不到而已。

    这下他可来了精神,伸手召出了一把普通的飞剑,刚想用它当工具去掘一下潭底的石面,却没料到刚握在手上,这把好歹也是中阶道器的飞剑便咔嚓一声折成了二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