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八十二章:尘埃落定
    从丹穴山到龙涎峡上百里山路,刘古他们几个又没有飞行法宝,收工后也得跑个把时辰方能回来。

    路上遇到了一位平日里关系还不错的修士,得知了方才发生之事,几位老人顿时急了眼,这一路奔来,几乎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刘古冲在最前头,刚跑了几步,也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直接一头栽在了地上,抬头看了看那三艘云舟,脸色顿时一片惨白。

    就连戒律堂都来了这么多人,这事情搞的这么大?不是说就搜出了一块低阶元气石嘛……

    他绝望的往前爬了几步,忽然间面前多了一个身影,随后一双有力的双手扶了上来,将他搀起:“师兄!猛哥没事了……不必担心!”

    听着这隐隐有几分熟悉的声音,刘古有点傻眼,再抬头看了几眼,又使劲揉了揉眼睛,月光下,项杨真诚的笑脸显得格外清晰,他不可置信的大叫了一声:“杨儿?是你!你回来了?”

    项杨扶着他肩膀的手紧了紧,笑道:“是我!师兄,这些年让你们牵挂了!如今我回来了,日后你们就由我来照顾了,猛哥的事情我已经处置好了……是有人栽赃陷害!曾主事,我说得可对?”

    最后一句他却是对着身后的曾仇说的。

    曾仇看了看身旁的司马堂主,见他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马上便走了上来,微笑着说道:“正是如此!事实已查清,青木堂弟子青檀刻意栽赃陷害金身堂弟子雷猛,此事证据确凿,戒律堂案宗已然收录。”

    虽然方才苍枯连他都想一网打尽,但毕竟那是五神堂堂主之一,暂时还是不要牵扯进来的好,这锅也只有让青檀这种小虾米先背着了。

    “这……猛子没事便好……”刘古闻言长吁了口气,整个人又软软的倒了下去。

    他这几年劳心劳力,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已到了崩溃的边缘,全凭一口气撑着,这一路狂奔而来,又乍惊乍喜,心情激荡之下,再也支撑不住了。

    “师兄!”项杨低呼了一声,连忙将他一把搂住,灵觉一探,发现他只是一时激动才导致的昏厥,身体只要调养一下并无大碍,这才松了口气,贴着他后背的手掌中一股能量输入,另一手取出了一个玉瓶,倒出了一颗丹药喂他服了下去。

    后方数丈外,司马眼神讶异的看了看,隔那么远,他依旧可以闻到那股芬芳的香气、感受到那丹药上充沛的元气,这丹药只怕主峰那些专研炼丹之术的老祖都炼制不出啊,一时间,项杨背后的靠山越发巍峨了起来。

    项杨手头的丹药,随便一颗都是极品,金身堂的这些老人以前哪里有过这般待遇,只是一颗下去,刘古的气息顿时强盛了不少,项杨这才舒了口气,抬头朝着刘古身后看去,展颜一笑:“二师傅,三师傅……”

    于铁和顾真快步走了上来,眼中皆是惊喜的光芒,当年项杨失踪,最为牵肠挂肚的便是他们三位做师傅的了,如今见他无恙而归,心中的喜乐实在难以言说,于铁如此豪爽的性子也禁不住红了眼眶。

    项杨一手扶着刘古,另一手伸出和二位师傅轻轻的拥抱了一下,而后转身说道:“司马堂主,今日之事既然已经水落石出,那我也不留诸位了,回头如若还需要我出面作证,我义不容辞!”

    他摆明了是下逐客令了,司马苦笑了一声,吩咐了下去。

    一众戒律堂的弟子再次从暗影中浮现,先是将所有在场的其他弟子全部聚在了一起,拿出了一支支玉简,将他们一个个记录在案,又下了封口令,随后才将青木堂的四大元婴高手和双足被斩的青檀一起带上了云舟,招呼了一声便呼啸而去。

    至于此事如何结尾,司马自会上报,一位五神堂堂主外加三位元婴高手,搞成这番模样,这事情整的这么大,他就算身为戒律堂堂主也是扛不住了。

    但要他去得罪项杨,自然也不可能,如若项杨身后真是九劫期的大佬,真要出了什么岔子,估计到时第一个替罪羊便是他了。

    司马为人确实称得上周正,但可一点都不傻。

    没多久,所有人便已散去,却有一人依旧留着,项杨眉头皱了皱,踱了过去。

    见他走来,那留下的精壮汉子有些紧张的搓了搓手,陪着笑脸说道:“这个……我叫丘山,黑土堂的弟子,是猛子的兄弟,想看看他如今可要紧……”

    别看丘山平日里嘻嘻哈哈,资质也不怎样,其实心思也慎密的很,方才的场景他也看见了些许,自然知道金身堂这次只怕是抱到了大腿了,这种机会绝不能错过。

    他倒也没啥坏心,平日里和雷猛交往也是真心实意的,反正就是觉得自己弟兄眼看就要发达了,自己好歹也能喝到口汤吧?

    项杨如今的眼光也锐利的很,丘山只是一开口,便基本上将他的心思揣摩透了,有些哑然失笑的看了看他,指了指傅山和雷猛所在的茅屋:“丘山是吧?猛哥在那,估计这会也醒了,我带你去看看他吧!”

    在项杨心中,倒并不觉得丘山有啥小人之心,有时候这种裸的表现反而会让人觉得可爱,如若他真的和雷猛关系不错,到时照拂一二再给点好处也无所谓。

    临走分别,绿芽儿将九成的宝物都硬塞给了他,项杨如今可算是富冠山海了,些许好处算得了什么?

    他眼神澄净,但偏又让丘山觉得自己的心思早已被他完全看透,‘呵呵’笑着挠了挠脑袋,跟在了项杨身后,刘古经过了项杨的调息后也已醒来,连带着几位后面赶来的老人,一起带入了傅古所在的茅屋之中。

    傅古和雷猛早已醒来,雷猛受的都是些皮外伤,项杨又在他身上下足了本钱,攀天树的能量和极品丹药双重作用下,一会功夫便已愈合的七七八八。

    见项杨带着人进来,他先和丘山打了个招呼,而后对着项杨直接一个熊抱,松开手又比划了一下,傻笑道:“杨子,你都这么壮这么高了……都快超过师兄了啊!”

    真要比起体型来,项杨还真不如他壮硕,估计是因为有着蛮族血脉的缘故,雷猛的身高盈丈,体型也要比常人宽了一倍,看上去倒似一头成年的熊瞎子。

    项杨呵呵笑着拍了拍他后背,随后退后了一步,摇着头笑道:“前面我可听人说了,猛哥你可是有蛮族王族血脉的啊……”

    雷猛茫然的摇了摇头,他从小被师傅带进了金身堂,而后几十年都在龙涎峡长大,蛮族二个字都是一次听见,却哪里搞得清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