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八十章:恩威并施
    第一百八十章:恩威并施

    项杨的姿势极其潇洒,一声低喝单掌一抓,青龙四象阵便应声而破,这种风采,曾仇还真未见识过。

    谁都没有注意,项杨背在身后的手腕处,一阵极其微弱的光芒闪动了一下,几条千毒银龙鲞已被他全部收起。

    果然是好东西啊,白天也就罢了,在晚上几乎无形无色,而且这毒性,果然是元婴期都敌不过呢!

    随随便便拿出了点手段便大见奇效,项杨心情大好,单手一点,一点青芒闪过,空中一个阵盘盘旋而下,落在了手掌之中,随意看了看,觉得确实不是什么好玩意,不过材料倒是不错,直接收了起来。

    阵盘一去,阵法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此时夜色已深,月光皎洁,项杨一人站在场中,四周,四个元婴期高手或蹲或趴,竟被他一人全部撂倒,其中还有青木堂堂主一名,乃是元婴期巅峰大能。

    走出试炼,与修仙者的第一战,项杨意气风发。

    曾仇和几位结丹期的修士愣愣的看着他,已然无语,原本都以为今日要被殃及池鱼,没想到三下五除二,青木堂四位高手摆出的阵势便已灰飞烟灭,而感觉中,这位结丹期的年轻人甚至都未曾花费什么力气……

    这是什么样的战力?越级挑战,还是以一敌四,翻遍山海万物卷也找不到这种妖孽啊……

    最为关键的是,除了苍枯之外,另外三位元婴期高手是如何中招的?

    此时,一个个结丹期以下的修士也开始醒转,虽然未曾看见方才的场景,但项杨的第一击也是见着了的,也都是一副见鬼的模样。

    场内顿时一片寂静,只有一声声哀嚎声此起彼伏,最惨的是苍青,项杨对她最狠,特地多加了点料,别人一条她三条,此时她半边身子滚烫发黑,半边却结起了冰霜,偏偏还浑身骚痒难耐,已然将一身锦绣道袍都抓的稀烂,露出了一身松松垮垮的老肉来。

    几个人一面惨嘶着一面拼命的掏出丹药往嘴里塞着,可他们哪里知道,光靠他们身上的丹药,哪怕吃上一盆也是无用。

    千毒银龙鲞的毒性属于混毒,发作起来不算猛烈,但却极其诡异,根据吸食的毒物不同,每一条的毒性也都不相同,除了让它们自己吸出和某些特定的天材地宝之外,丹药之中基本只有仙丹可解,但这山海界中又去哪里找仙丹去?

    没有仙丹,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便是找九劫期的高手强行逼出,但这浮玉宗近万年历史都未曾有过九劫期高手,所以也就基本无解了。

    项杨也不去管他们,方想过去将雷猛抱起,忽然耳朵微微一颤,头也不回的弹指一击,一把小巧的飞剑直射而出,刚想驾起飞行法宝逃走的青檀惨叫了一声,双足被其一切而断,足下的飞剑也直接被切成了二截,整个人噗通的跌落了下去,正好掉在苍枯所在的深坑中,二只血淋淋的残足一边一个砸在了苍枯脸上……

    今天之事全因这女人而起,项杨原本也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下手毫不容情,如若不是看曾仇在场,也不想让他太过难办,指不定就直接击杀了事了,对他来说,区区一个结丹期的恶女人,也就是蝼蚁一般而已。

    将雷猛抱起,项杨环视了一周,最终朝着曾仇点了点头:“曾主事,今日之事你皆在场,实在是这青木堂实在欺人太甚,你能与我证明的吧?”

    曾仇看了看那坑内和青檀缠在一起、浑身血污的苍枯,又看了看那三个已然浑身发黑,正拼命挠着自己身子的青木堂长老,还能说啥?直截了当的爽快点头。

    项杨哈哈一笑,单手托着雷猛朝傅古的茅屋走去,另一手回手一扬,一点点光芒闪过,场内顿时泛起了一阵馥郁的芳香,所有在场的浮玉宗弟子手中都多了一颗乳白色的丹药。

    项杨宽厚的背影已经没入了茅屋之中,清朗的声音却还在场内回荡:“此乃我恩师所炼的超品补元丹,也算不得什么好东西,赠予诸位,一来压压惊,二来也算是小弟的见面礼吧!”

    众人面面相觑,但很快便都回过了神来,手忙脚乱的掏出了玉瓶,将这丹药收了起来。

    别人说的轻松,什么算不得好东西,可这丹药一闻便知道是极品的货色,有懂行的,心里更是吃惊,这玩意最起码也是地级丹药了,整个浮玉宗,只怕只有尊者以上的大能才有资格服用啊……

    曾仇也愣在了那里,他身份不同,项杨所赠之礼自然也不同,直接给了他一个玉瓶,只是打开了一条缝隙,用神识稍微一探,他便忙不迭的又将瓶口封了起来,一时间心跳都加快了几分……

    那玉瓶中只有几颗丹药,但无一例外都散发着强烈的元气波动,能修到元婴期,曾仇也算是见多识广之辈了,但这几颗丹药,他竟然是闻所未闻,只怕已经超过地级的范畴……

    曾仇紧紧的攥着玉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项杨消失处的茅屋门口,心乱如麻,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他方才所说的恩师……难道是九劫期的存在不成……

    项杨却没管那么多,恩威并施之下,想来外头这些家伙也会帮自己掩饰一二,而自己杜撰的恩师估计也能帮自己挡下不少风雨。

    小试身手之后,项杨如今信心十足,至少在这浮玉宗内,他已无惧任何人,不过他依旧存了一份小心,刚才苍枯曾提过九鼎仙门,如若引起了这个巨无霸势力的关注,对现在的他来说可不是好事。

    修仙如登天,其中的艰难险阻不可预料,就算气运滔天,但万事还是谨慎为上。

    将那戒律堂的弟子送出了茅屋之外,项杨直接掏出了阵盘,在茅屋之内下了几道封禁,也避免有人用神识窥探,而后将雷猛轻轻的放在了傅古身边,老爷子又已昏昏睡去,有了攀天树的精气帮助,再加上项杨喂服的丹药,他的肉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算起寿元来,金身堂的老人中以傅古为首,已有百十来岁,放在凡俗之中已然是垂暮之年,但是毕竟他炼体有成,寿元比一般人还是要长了不少的,如若保养得当,活个百五十年应该问题不大。

    这次落到这般田地,主要是在挖矿时被压榨的太狠了,又得不到补充,这才加速了身体的衰败,不过毕竟底子在那,经过项杨的调理,恢复的极其迅速。

    只可惜经过这么一遭,就算暂时恢复了健康,但寿元还是要损折不少,估计也就二三十年的命了……

    这些债,慢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