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七十九章:垃圾阵法
    阵势一成,一股清冽的芳香便在整个峡谷中弥漫了开来,所有结丹期以下的弟子只是一闻便如同喝醉一般,在那摇摇晃晃了会便噗通倒了一地。

    苍枯起阵之时,曾仇便已腾身而起,但足下的飞剑刚起,一根根藤蔓便铺天盖地的朝着他扑了上来,无奈之下只能先运剑斩之,等到摆脱了纠缠,空中的阵法已成。

    曾仇看了看四周,面沉如水,将身后的后辈提起,探了探鼻息,松了口气,拂袖将其又背在了身后,自己则一面斩着藤蔓一面朝着项杨的方向靠了过去。

    如若猜的不错,这个年轻人手中的必然是玄器级别的宝物,而苍枯估计已经有了将所有人都一网打尽的念头,此处只有自己一个元婴期,那些低阶弟子自然是靠不住的,唯一的生机便在于项杨身上了。

    此时场内还能站着的,除了青木堂四位元婴高手和青檀之外,旁边还有几个其他堂口的结丹期修士,此时也都面色发青的看着场内,要说在浮玉宗,结丹期也都算是高手级别了,但元婴期级别的交锋,他们却是半点都插不上手,今日一时兴起前来看看热闹,可别把自己的性命看进去了……

    项杨笑吟吟的抬头看了看,跟着老笔头学了那么久,这种级别的阵法还真不放在他眼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迷阵而已,最多加了点作料,多了点迷魂的功能,偏偏对结丹期以上的修士还无效,简陋之极。

    其实这种阵法在木系阵法中已算得上是有点档次的货色了,那阵盘也是苍枯花了大价钱搞来的,阵法一成,除非敌人不动,一动便有无数藤蔓缠绕,威力不见得大,但胜在无穷无尽,只要阵盘中的元气储备足够,就连元婴期都能困死其中。

    但是项杨是何人,别说老笔头传授的阵法之道了,光是识海中的鸿蒙残枝和攀天树……

    有这二个天下万木的老祖宗在,用木系阵法困他,岂不是找死?

    关键是还得护住那些茅屋中的老人和身后的雷猛,这才是重中之重,虽然他完全可以直接将雷猛收入乾坤鼎分身之中,但能将活人都收入的须弥法宝那已是标准的仙器级别,明眼人一看便知。

    一把玄器最多吸引点九转期的老怪来,顶天了九劫期,可要是仙器出世,只怕整个山海界都会震动,这可不是小事,项杨如今也没那么大能耐,来承受这样的风波……

    而场内除了昏迷的那些弟子外,活人也有不少,项杨也不是杀人狂,做不出杀人灭口的事来,心念一动,裂山罡化为一团黄光,覆在了雷猛身上。

    如今他的灵觉已然强悍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千丈之内,使用自己的法宝都能做到如臂指使,裂山罡也不例外。

    至于那些个老人的安全,他也没掉以轻心,前头出了傅古茅屋时便已设下了阵盘,只要灵觉触动便能激发,老笔头出品,必属精品,至少要比苍枯的这劳什子破阵法要强的多了。

    他在那施施然的做着准备,苍枯却有些傻眼,这灵藤阵盘可是自己的得意宝物,就算九转期入内也要废一番手脚方能挣脱,可为何这小子走来走去的,阵法半点反应都没有?

    不过就算阵法出了纰漏,但四大元婴高手都摆下了阵势,可谓是天罗地网了,可这小子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竟然混不当一回事,苍枯实在看不下去了,轻咳了一声,朗声说道。

    “小家伙,既然你是金身堂的弟子,那便也是我的晚辈了。身为长辈,我也不欺你,嗯,你手上那根棍子和我青木堂数年前丢失的一件宝物极象,还是交给我查验一番!如若搞错了,自然会还你!我堂堂一个五神堂的堂主,说话算话,你应该信得过的吧?”

    项杨刚将裂山罡披在了雷猛身上,回过身站在那,灵觉一动,将茅屋外的阵盘全部激发,一道道微不可见的光芒轻闪一下,随即便又消失不见。

    刚忙活完便听到苍枯所言,他差点被气乐了,这道貌盎然的老家伙脸皮倒是厚的很,这种鬼都不信的话都说得出口,还没回话,耳边已经传来了曾仇的传音:“千万别上当,这苍枯老鬼最是恶心,别看他长的人模狗样,这么多年来偷鸡摸狗的事情可没少做,千万当心!你有那宝物在,等等我们合力还能坚持一会,我已给司马堂主发了讯息,只要坚持到他到来便好!”

    顿了一顿,他又加了句:“你放心好了,司马堂主为人最为正派,否则也不会执掌这戒律堂数百年之久,你既然有缘得到这般宝物,那是自己的气运使然,他绝不会贪你的!”

    项杨对这戒律堂的几个倒是确实有些好感,闻言朝他笑了笑,扭过头去却说道:“既然苍枯堂主对我这宝贝这么有兴趣,那你拿去查验便是……我这棍子有点重,你接好了啊!”

    话音未落,如意棍脱手而出,一道黑光闪过便迎风而涨,直接幻为一根几十丈长、水缸粗细的棍子,带着凌厉的风声,呼啸着朝着苍枯砸了下去,这次他直接用上了全力,威势更胜之前。

    “还来?”苍枯这次早有准备,脸色不变,一手结符印,一手指天画地,大喝了一声,旁边的角落,三位元婴期修士同时大喝,符印纷飞,四人合为,配合的天衣无缝,这一手法术使得极其漂亮,真正显出了元婴期高手的气质。

    刹那间,一道靑濛濛的光亮闪起,化出了一条巨大的青色巨龙,一声长啸,朝着如意棍缠了上去,竟然将其的去势阻在空中。

    “这是青龙四象阵!青木堂不是说这阵法已经失传了嘛……这老鬼藏的好深!”

    曾仇低低惊呼了一声,刚准备出手相助,耳边却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呼叫:“破!”

    而后看见项杨一手背后,单掌朝着空中虚虚一抓,那青色巨龙忽然闪烁了一下,直接化为了一阵青烟,悄然散去。

    失去了阻碍,如意棍呼啸而下,苍枯猝不及防,被砸个正着,‘轰’的一声巨响,地上出现了一个数丈深的大坑,坑底,一个披着几块破布的身影象死鱼般在坑底蹦跶抽搐着……

    这是怎么回事,曾仇茫然的朝四周看着,三位青木堂的元婴高手也不知怎了,一个个面色晦暗的蹲在了地上,脸色黑的好似抹了炭一般,正拼命的朝自己嘴里一把把的塞着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