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七十八章:这一棍的风情
    第一百七十八章:这一棍的风情

    “金身堂弟子?”

    苍枯犹疑不定的看着前方那个身材魁梧长相却很清秀俊美的青年。

    以他的修为,自然一眼便能看出这忽然冒出来的小子只不过是结丹期的境界而已,看那模样寿元绝不过百,而且结丹之时应该更为年轻,这种妖孽在主峰之中也罕见的很,竟然说是金身堂的弟子?

    这是主峰的哪位大能看自己不顺眼,故意派出了弟子来羞辱自己不成?

    他原本便多疑,方才那突如其来的危险感觉更是让他有些想入非非了。

    五神堂之一青木堂的堂主,听起来响亮的很,但浮玉主峰可是有几位九转期的老妖怪在的,任何一位他都招惹不起,难道说真的还有这种存在一直暗中照顾着金身堂不成?那这次自己岂不是踢到铁板了?

    这么想着,他脸上立马堆起了笑容:“这位小兄弟是哪位老祖坐下的弟子啊?果然气度不凡,这修为……啧啧啧,我在你这年纪,远不如你啊!”

    “嗯?我大师傅叫傅古、二师傅叫于铁,还有个三师傅叫顾真,不知道苍枯堂主可认得?”

    “傅古、于铁、顾真?主峰的那些个老祖中没叫这名字的啊……难道是比他们身份更高的存在?嘶……”

    苍枯忽然想起个可能,朝着项杨仔细看了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竟然恭恭敬敬的朝着项杨行了个礼:“这位小兄弟可是九鼎仙门的贵客?”

    项杨一愣,这九鼎仙门他倒也听绿芽儿提起过,乃是北神州大宗门之一,地位和轩龙王朝相仿佛,为何突然提起了他们?

    苍枯乃是多机灵的老鬼,见他面色微微有变,心中更是笃定,一时间连腰都弯的更深了些,这段时间九鼎仙门确实有仙使驾临,这种巨无霸宗门出来的人物,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结丹期也不是他可以招惹的。

    正想腆着脸再奉承几句,耳边却传来了苍青的传音:“堂主大人,这傅古、于铁和顾真乃是金身堂的三个长老……”

    “休得胡说八道!金身堂怎么可能调教得出这种妖孽弟子!”苍枯微微侧身,不满的瞪了苍青一眼,传音骂道。

    刚骂完,却听见对过那小子哈哈笑道:“什么九鼎仙门,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我确确实实是金身堂的弟子,你去内务堂翻翻登册玉简便能知道。”

    他说着话,嘴角挂起了一声不屑的笑容,拿着手中一根尺长的小黑棍朝着苍枯点了点:“我说苍枯堂主,你这东拉西扯的找关系,不会是怕了吧?我也没别的意思,你既然说咱们金身堂乃是垃圾堂口,那不妨划下道来比试比试,我若输了,全堂上下几十口随你处置,你若输了嘛……回头就在我师父榻前磕三个响头就好!”

    “这……”这下苍枯真心有点吃不准了,还在犹疑不定时,对过却又传来了一声轻笑。

    “你堂堂一个五神堂堂主,怎么这么磨磨蹭蹭、叽叽歪歪的,得了,先吃我一棍再说!”

    笑声一落,方才那种危机感再次袭来,苍枯怪叫了一声,身外原本就套着的一个个光环顿时闪动了起来,这次他倒是没再跑了,毕竟不少法术屏障都是固定的,再说了,哪怕这小子真是九鼎仙门的弟子,但怎么说也就一结丹期而已,如今他先动手,自己只要不打杀他,给点教训也说得过去。

    一点黑影突兀而来,项杨手中的如意棍迎风而长,到了苍枯头顶时已然粗如水缸,轰的一声猛砸了下去。

    只是这一下,苍枯布下的法术屏障纷纷迸裂,他大惊失色,双袖一挥,一件上阶法器盾牌化作了一团金光迎了上去,咔嚓一声,直接炸裂,随后便是他身上的宝器盔甲,同样只是闪了一闪便四分五裂。

    苍枯胸口一闷,差点没喷出血来,那法器盾牌也就罢了,可那中阶宝器盔甲可是他的精血之器啊!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这小子用的是啥?玄器嘛!

    他毕竟是元婴巅峰的高手,猝不及防之下依旧是反应了过来,足下一道青光闪过,却是用上了一道缩地成寸的符咒,身影一虚,再出现时已然躲到了数十丈外,眼睁睁的看着项杨那一棍猛的停在了空中,离地数尺,那强劲的罡风却将地面击出了嘭的一声巨响,一道尺宽的裂痕蜿蜒数丈……

    场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那柄巨大的黑色铁棍,只是一击,便将一个元婴巅峰、即将步入九转的高手逼到如此田地,这棍子……

    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了如意棍上,没有人会认为这是项杨的功劳,一个结丹期的修仙者,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去?

    项杨摇了摇头,将如意棒收回,自己和修仙者打斗的经验还是不够啊,那些妖兽可不会用什么符咒,来来去去都是实打实的硬抗,这点一定要记下,省的日后吃亏。

    苍枯和四位元婴期修士都紧紧的盯着他手中的如意棍,收回之后只有尺长,黑黝黝的毫不起眼,威力却大的不可思议,这样的武器,要是落在自己手上……只怕九劫期来了也不怕吧?

    一时间,五个人的眼神都炙热了起来,项杨的修为确实是结丹期,这点肯定没错,如果他真的不是九鼎仙门的弟子呢?那是否也就是走了狗屎运得到了宝贝才会有了现在的修为?

    苍枯心中一片火热,而苍青的传音也恰逢其时的响了起来:“堂主大人,在内务府那任职的弟子已传来了讯息,金身堂确实有一个叫项杨的弟子,不过已失踪十年有余了。金戈堂的雷光还因此发过门派任务……”

    真的是金身堂的弟子吗!苍枯心中大喜,朝着左右使了个眼色,直接传音了过去,三位元婴期修士立马散了开来,一人一角,将项杨连带着曾仇都包围了起来。

    随后,苍枯大手一挥,一个阵盘直飞而起,一道道靑濛濛的雾气宛如八爪鱼般朝着四面八方直射而去,整个龙涎峡的树木在刹那间全部枯萎,一股股青气在空中纵横交错,化作了一张巨网,将峡谷上空完全笼罩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