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七十七章:项杨出场
    项杨至今还不知道自己如今的战力到底能到什么样的程度。

    说起境界来,他只是结丹后期未至巅峰,但在方丈仙山的试炼中,五级、六级的灵兽却也杀过不少,这放在山海大陆上可都是接近于九转初期的高手了。

    但是据鼎帅他们说起来,方丈仙山中的兽类等于都是被圈养的,真实的战力又要比山海大陆上野生的差上一筹,那也就是说,如今他的战力应该是在元婴巅峰未入九转这个区间内。

    不过如果真的要这么算又有些不太对,他在试炼和最后十年的幻境中的战斗几乎都是不借外力的,当然了,趁手的武器比如如意棍和一些飞行法宝除外,可他的乾坤鼎分身之中还有一捆捆的符咒和阵盘在呢啊……

    再说了,身上的裂山罡和梵谷木灵杖也是玄器,如意棍如今又已是巅峰玄器,几个小家伙除了万灵蛛外也都已成长到了四级灵兽的境界,几项一加,战力又何止翻倍,真要全力以赴的话,配上那些符咒、阵盘,还真不知道极限究竟在何方。

    这浮玉宗有史以来最高的修为便是第六代祖师,那也不过九转巅峰而已,如今就算还有不世出的老妖怪在世,那也最多九转中后期,最多打不过,但保命还是没问题的,他又有何惧?

    唯一需要担心的只是金身堂的这些老人而已,为了他们,还是得想点稳妥的主意才是,不过若真是要翻脸,最多将他们全部带走便是,乾坤鼎分身中可是能装活物的……

    拿定了主意,项杨轻轻的掂了掂手中的如意棍。

    能调教出青檀和苍青这样的角色,又怎会是好人?有先入为主的印象在,他看这青木堂堂主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看他脸上的笑容也是虚伪的很,等等就让如意棍开开荤吧!

    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心意,如意棍中由金之本源加上鼎帅手头的数件宝物所缔结的幼生器灵躁动了起来,隐隐的给他传递来一阵兴奋的情绪。

    场内,曾仇沉默了会,终于还是服了软,微微偏转了身体,让开了去路。

    他讯息已发,但自家戒律堂的堂主大人却并未回复,靠他一人,无论如何是顶不住苍枯这种半步九转的存在的,更别说这里还有三位青木堂的元婴高手在场,再固执下去只怕是自取其辱了。

    “多谢曾主事成全啊!炼体……哈哈,修到头也就是个莽货凡人而已,咱们浮玉宗可是修仙大派,这种废物一般的堂口留着也是羞辱啊!”

    苍枯哈哈笑着向他颔首示意,轻摇羽扇,迈步向前。

    他虽然年长,但皮相极好,那份仙风道骨的气质在整个浮玉宗都是有名的,至今仍是不少中年妇女的梦中情人。

    虽然曾仇只是一个主事而已,但毕竟也乃是戒律堂的高层,能让他服软,传出去自己面上也极有光彩,苍枯平生最好面子,此事让他极为爽快,走起路来也轻快了几分。

    刚和曾仇擦身而过,他忽然心中一凛,一股浓烈的危机感扑面而来,浑身的汗毛在刹那间根根竖起,似乎被一头猛兽盯住了一般。

    “谁!”苍枯修仙近千年,对危机的反应已然成了本能,大喝了一声,翻身直退,到了十余丈外这才止住了脚步,心有余悸的朝四周看去。

    可看来看去,除了一个茫然看着自己的曾仇外,旁边围观的皆是低阶弟子,方才那种威胁感也已烟消云散。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又或者是这几天双修太过,修的有些走火入魔、神经衰弱了不成?苍枯一张老脸忽红忽白,最终还是继续往前行去。

    这次他小心翼翼了许多,每一步都踏的极为结实,强大的神识也朝着四面八方探查而去,就连一丝风吹草动都不放过。

    一步二步三步……苍枯小心翼翼的朝前挪动着,就好像一只受惊的蚂蚱,顿时将那仙风道骨的气质破坏的一干二净,不少人在旁边都憋不住偷笑了起来,但马上便又捂住了嘴。

    四大元婴期高手也有些莫名其妙,方才那杀意只对着苍枯而发,他们丝毫没有感觉到,根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看见这堂堂的青木堂堂主原本走的好好的,忽然大喝了一声便往后窜去,随后又鬼鬼祟祟的往前走去,速度慢的象蜗牛不说,每走一步还要东张西望半天……

    这光天化日之下,难道他见鬼了不成?

    还真是见鬼了,还未曾接近雷猛,苍枯又蹦跶了起来,这次更是夸张,直接大吼了一声,窜出了几十丈远,随后浑身上下一道道光芒闪耀,也不知一下子给自己套上了几件防御法宝、设下了几个法术屏障。

    他一个人窜来窜去的,就好像在唱独角戏,这次那些原本就在偷笑的围观群众可真憋不住了,一阵喧哗声中,几声笑声刺耳的很,就连曾仇都露出了一丝笑意。

    青木堂的三大元婴高手互视了一眼,茫然不知所措,只见苍枯远远的对着那一群来看热闹的各堂弟子指了指:“究竟是哪位朋友在此和本堂主开玩笑呢?”

    项杨用灵觉安抚了一下如意棍的器灵,这小家伙稍稍对着苍枯散发出了一丝杀意就让他紧张成了这样?

    看来鼎帅所言不虚,这如意棍绝对已是半步仙器级别的宝物了,只可惜自己修为还不够,根本发挥不出它所有的威力来,不过对付苍枯这种元婴期的家伙还是足够有余了。

    戏弄也戏弄够了,项杨也就不再掩饰,轻飘飘的一拂手,身前几个浮玉宗弟子便不由自主的让出了一条道来。

    众目睽睽之下,他不慌不忙的走到了雷猛身边,手指一弹,缚着他的擒龙索便悄然滑落,随后掏出了一颗丹药喂服了下去,这才将他挪到了一边,转身朝着苍枯笑了笑。

    “朋友可称不上,在下项杨,乃是金身堂一位小小的后辈弟子,方才苍枯上人说咱们堂口都是废物?在下不才,倒想要讨教一二……不知可否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