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七十六章:堂主大驾
    “曾仇,你堂堂一个戒律堂主事,这点小事也要出面嘛?”

    看见了来人,苍青面色微微一变,语气也缓和了许多,说着话,却朝着那个已经走到来人身边大礼参拜的戒律堂弟子看了看,眼中历芒一闪,方才还没在意,如今这位都出面了,再联想起二人同姓,只怕便是这小子搞的鬼了。

    她年轻时出门游历,曾受过情伤,回宗之后性情大变,心眼如针,最是记仇,此时已将那戒律堂的晚辈都惦记上了。

    曾仇乃是一个白面无须的中年人,面相清隽,嘴角一直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闻言却没直接答话,先是大袖一挥,将自己的后辈带到了身后,回手朝着雷猛指了指:“你先帮他处理一下伤口,带回戒律堂去审问。”

    苍青白眉一颤,寒声问道:“曾仇,你和我们青木堂那两位长老之间有些间隙,但和我可无冤无仇,此人我要带走,难道你不给我面子?”

    曾仇将双手拢在身前,似笑非笑的说道:“我是戒律堂的主事,自然要遵循宗门的规矩,这事既然已交到了戒律堂手中,那自然是由我们戒律堂处置。苍青尊者的面子我不能不给,不过规矩就是规矩,此事除外。”

    苍青面色一沉,语气愈发寒冷:“曾仇!你真的想为这么一个蝼蚁都不如的家伙出头?”

    曾仇摇了摇头:“苍青尊者此言差矣,我可不是为谁出头,回去如果审讯出来他确实是什么奸细的话,自然也要按照规矩严惩的,不过我看他的蛮族血脉好像也才刚刚苏醒,只怕其中还有些蹊跷吧?”

    “蹊跷?呵呵,既然你都看出他有蛮族血脉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在此严刑拷打便是。”苍青狞笑着朝着四周看了看,指了指那一栋栋简陋的茅屋:“我看这金身堂也脱不了干系,全部带出来,一个个拷问!”

    曾仇面容一肃,嘴角的笑容顿时不翼而飞,冷笑道:“苍青尊者,你这是在教我们戒律堂做事了?”

    他们两位在这大眼瞪小眼的扛上了,曾仇身后,曾凡强已经在给雷猛上药,人群中,项杨足尖一点,一点微不可见的青光顺着地面便飘了过去,直接钻入了雷猛身体之中。

    十年的幻境磨炼,虽然修为并未增加,但有着强悍的灵觉帮助,对元气等能量的掌控他已然入微,整个山海界只怕都罕有敌手。

    天地福瑞万灵诀这种功法原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种下界,没有此类功法相助,谁又能如他这般将灵觉分化如此之多?灵觉合一之后,他的灵觉无论是强度还是灵活性都已不弱于九劫期高手的神识了。

    曾凡强正给雷猛上着药,忽然手一抖,面前这个大个子身上的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

    他狐疑的看了看手中的玉瓶,没错啊,确实是最低级的疗伤之药,为何忽然就有如此神效了?

    想了半天,也只能将其归结到雷猛的蛮族血脉上了,毕竟传说中蛮族人的肉身确实强悍的可怕,有这样的自愈能力也在情理之中。

    场内,苍青和曾仇二人话不投机之下,互相对峙了起来。

    要说修为,苍青已是元婴后期,比元婴中期的曾仇要高上一筹,但说身份,她却只是青木堂的一个长老而已,在青木堂中算得上高高在上,但在浮玉宗内却没什么实权,曾仇则是戒律堂的十大主事之一,比苍青可要强的多了。

    没多久,空中便又传来了法宝破空的呼啸声和灵禽的鸣叫声,竟然同时来了三位元婴期高手,这金身堂在龙涎峡近万年,只怕也从未有过这种盛况。

    曾仇闻声抬头,心头顿时一紧。

    他和青木堂的二位长老确实有隙,否则的话他也犯不着偏要得罪一个元婴后期的高手,毕竟虽然他为人还算周正,但这金身堂破败至此和他也无关系,而地上那小子确实也有蛮族血脉,放手随苍青去处置其实也说得过去。

    但没料到,那二个家伙来的如此之快,不是听说都在闭关嘛?而且为何连青木堂的堂主都来了。。。

    他毕竟也是见惯了世面的角色,心中隐隐有些不安,面色却丝毫不变,拢在身前的双手微微一动,在袖口之中捏碎了一片传音玉简。

    既然青木堂堂主都出面了,这事情只怕无法善了,在浮玉宗,戒律堂什么都可以丢,唯独不可以丢的便是面子,这是堂主大人所言,如今也该让他自己来兑现了。

    青木堂堂主乃是一位面目慈祥的老人,头发乌青,发髻上插着一根木簪,梳理的整整齐齐,一身滚着金边的青袍,手执羽扇,足下踩着一只青鸾大鸟,一落地便呵呵的笑了起来,脸上的笑容显得真诚而不做作。

    “曾主事,也没什么大事,各退一步可好?嗯,就让苍青把人带走,这金身堂嘛,原本也撑不了多少日子了,也让我们全部带走拷问便是!回头有了结果,我再给你们戒律堂通报一声便是了!”

    把所有人都带走,回头再通报一声,你这叫各退一步?纯粹是打脸呢吧?

    曾仇心中暗骂,脸上却不动声色,这位苍枯上人乃是半步九转的高手,他一个元婴中期远非其对手。

    见他闷声不响,苍枯身边二个青木堂的长老脸上露出了一丝嘲弄的笑容,他们两个一出关便收到了苍青的传讯,知道对方是曾仇后,直接便把自家的堂主拉来了,为了就是羞辱他一番,如今看来效果极佳啊。

    至于这金身堂,他们根本没放在眼里,苍青想要拿他们撒气那就让她去吧,别人不知道,他们几个可是清楚的很的,当年苍青出外游历,便是被一位蛮族王子伤透了心,这才性情大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这金身堂内竟然有一位蛮族血脉的弟子,也活该他们倒霉了。虽然听说主峰有几个老古董还念着几分旧情,但毕竟和金身堂也没什么直接关系,又能怎样?

    苍枯一出现,人群中顿时传来一阵低低的喧哗声,项杨朝着他看了看,嘴角露出了一丝淡然的笑意。

    青木堂堂主嘛?那在浮玉宗也算是头面人物了,拿来立威倒是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