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七十四章:我回来了
    见戒律堂弟子来到,当面杀人总是不妥,青檀又运着飞剑,朝着雷猛四肢猛刺了几下,这才罢休。

    收了法宝,她气咻咻的指着地上的雷猛说道:“此人乃是蛮族奸细,我怀疑金身堂也逃不了干系,你们先去龙涎峡,将金身堂所有人全部抓捕起来,不要放走一个!”

    言罢,她掏出了快传讯玉简,用神识交流了会,抬头说道:“我已通知了师尊大人,她老人家也快来了!你们速去,师尊一到,我们随后便去!”

    那戒律堂的弟子乃是化神巅峰,闻言愣了愣。

    虽然他修为不如青檀,但是身为戒律堂弟子,身份却并不比青檀低多少,如今对方直接这么盛气凌人的指示自己做事,面子上多少有些挂不住。

    刚想嘲讽几句,却又听见青檀后面所言,脸色马上又变了。

    青檀乃是青木堂一位长老的亲传弟子,而那位长老乃是元婴期的高手,在整个浮玉宗都算得上是高层人物了,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不过这点小事,那种层次的高手赶来干嘛?

    他心中虽然有些犹疑,但面上功夫却做的极好,忙不迭的点头应诺,不过他倒也算还有几分善心,觉得把雷猛留在此处只怕自己几人一走便会遭了这女人的毒手,给身边几个手下使了个眼色,一群人过去将雷猛抬起,口中喊着:“走走走,带着这奸细一起去金身堂指证!”

    此时已有不少人从远处赶来,大多都是有着飞行法宝的各堂修士,闹哄哄的聚在了一起,谁都未曾注意,其中有一个身着土黄色长袍的弟子,胸口并没有浮玉宗的徽记,此时正双眼冒火的盯着青檀……

    项杨在那地下洞穴中并未找到那块宝贝小石头,无奈之下也只能离开,以他如今的修为,驾上踏风宝绸回到龙涎峡只是片刻之事,可经过丹穴山之时却发现此处完全变了个样,好奇之下多张望了几眼,正好遇到了此事。

    再仔细看看,发现那位倒在血泊中的大汉竟然是雷猛,顿时怒不可抑,差点没直接祭出法宝将那女人打杀,一个区区结丹初期的修仙者,对他来说宛如蝼蚁,算得了啥?

    不过用灵觉一探,发现雷猛虽然看上去凄惨无比,但其实大多都是皮肉之伤,心中略宽,也就忍住了没直接出手。

    在旁边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中,项杨已然将事情了解的七七八八,厌恶的朝那已经爬起来躲在青檀身后的项先看了几眼,眼中寒芒闪闪。

    他倒要看看,这浮玉宗的戒律堂会如何处置此事,而那青檀的师尊又是什么样的大人物,如若都是一丘之貉,那便一窝端了就是。

    没多久,戒律堂的人将雷猛带上了云舟,直接朝着龙涎峡的方向掠去,一群看热闹的有飞行法宝的也都闹哄哄的跟了上去,就连那丘山,都找到了一位相熟的长辈,死皮赖脸的蹭上了人家的云舟,跟着去了。

    项杨的踏风宝绸无形无色,就这么使出实在太过显眼,于是随意拿出了一柄道器飞剑,御风而去。

    这里到龙涎峡原本便没多远,没多久,一群人便已到了地头,直接从峡谷上方落下,项杨看着熟悉的场景鼻子莫名的一酸。

    这里是自己修仙的,也是渔村之后第二个家,那些个老人对自己的慈爱更是让他铭记在心。

    可如今看看,整个峡谷死气沉沉,原先鸡飞狗跳的场面已经消失,猪栏中连小猪都没剩下几头,这么多人到来,茅屋内依旧静悄悄的,竟然毫无动静,连个出门看热闹都没有。

    项杨如今的灵觉何其强大,一落在了茅屋中央的泥地上,见情形不对,立马将所有的茅屋都扫了一遍,随后便愣住了。

    原先金身堂共有三十余人,除了项杨和雷猛外皆是老人,此时倒有二十多个躺在了茅屋之中,每个都形容枯槁,有几个甚至是奄奄一息的模样了。

    自己的三位师傅中,二师傅于铁和三师傅顾真并不在内,而大师傅傅古则孤零零的躺在自己的茅屋之中,面如金纸、气若游丝,嘴角涎水直流,显然已快不治。

    项杨哪里还顾得上其他,收起飞剑便朝着傅古的茅屋奔去,此时那些个戒律堂的弟子也已开始入屋寻人,纷乱中他的行动倒不起眼,没几个人注意。

    一入茅屋,一股子酸臭味便扑鼻而来,项杨毫不介意,直接扑到了傅古床榻旁边,小心翼翼的将他扶起,靠在了自己胳膊上,伸手将他嘴角的涎水擦掉。

    傅古显然已是油尽灯枯,虽然感觉有人抱起了自己,但依旧挣扎了许久才将眼皮撑开了一条细缝,浑浊的眼睛无神的看了近在咫尺的项杨半天,忽然间瞪大了些许,苍白的嘴唇蠕动着:“杨……杨儿……”

    这断断续续的二个字,他足足用了一盏茶的时间才说出口,随之而来的还有眼角一滴滚烫的泪水。

    “大师傅,是我!我回来了……”项杨眼眶也湿润了,心念一动,一股靑濛濛的气息便从贴着傅古后背的掌心中传入了他体内。

    加上了时间幻境中的修炼,十几年时间下来,虽然识海中的源火和鸿蒙残枝他依然指挥不动,但和攀天树仙苗之间却建立起了一丝联系,平时也能稍稍借助一点它的力量,这种来自攀天树的木系能量对肉体和灵觉都极有补益。

    攀天树是何等级别的宝物,就是着一丝,效果便显而易见,傅古浑身一颤,灰白的脸庞上也浮现了一丝血色,呼吸也渐渐有力了起来,没多久,竟然伸出了手,抖抖颤颤的着项杨的脸庞:“我这不是在做梦吧?真的是杨儿?你回来了……”

    “大师傅,真的是我!是我不孝……您受苦了!”项杨眼中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滚滚而下,一把抱住了傅古失声痛哭了起来。

    他性子其实极为刚毅,在试炼之中,数次身临绝境都未曾掉过半滴眼泪,但在此时却是真情流露,毫不掩饰。

    我回来了,虽然不知道为何你们会变成这样,但我发誓,有我在,绝不再让你们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