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七十二章:血脉苏醒
    ‘嘡嘡嘡’几声清脆的金铁交织声响起,项先身法灵动,出手又快,雷猛又哪里避得开?

    项先刚得意了一下,却觉得自己手中的短尺道器就好似抽在了一块顽石之上,手腕都被震的发麻,随后眼前一花,一个碗大的拳头便呼啸着砸了下来。

    他招式已然用老,却是再也躲闪不开,‘呯’的一声正中面门,项先眼前顿时金星乱冒,直接被雷猛一拳轰出了几丈远。

    等到他晕头转向的爬起来,一张俊脸上已是满脸桃花开,高挺的鼻梁都塌了半截。

    雷猛早在几个月前便已初入金身境,如果不靠法术、法宝,光说肉身的话,就算对上化神期的修仙者也未必吃亏,项先一个筑基期的家伙竟然和他贴身搏杀,原本就是找抽的行为。

    原本想在青檀师姐面前表现下,却被这粗人反过来羞辱了,感受到面门上、鼻子处传来的阵阵剧痛,项先已然气的发狂,摇了摇脑袋清醒了一下便大喝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一起将这偷了东西还殴打监事的狂徒拿下!”

    “哎呀!好狂徒,竟然敢殴打监事!就不怕连累自己的堂口嘛!”

    “啧啧,真是胆大妄为,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兄弟,我看你骨骼清奇,还未引气便能和筑基期的这位师弟一战,如此大号良才何必自暴自弃呢?还是速速改邪归正吧……”

    “……”

    旁边的监事们在一旁呼喝鼓噪个不休,摆出了一副谆谆教导、劝人为善的模样,却无一人出手,有几个还明里暗里的嘲讽了起来。

    他们也都是各个青木堂属下堂口派出来的弟子,身份和项先同级,加上原本就看这个日日在青檀面前溜须拍马的小白脸不太顺眼,此时还巴不得见他出丑,又有谁会真个帮忙了?

    一旁,青檀的脸色已然铁青,这项先和她上山前青梅竹马的恋人长的颇有几分相似,第一次在羽山堂见到便让她留了心,而后几年刻意栽培,这小子也懂事,渐渐成了自己的心腹,如今见他受辱,旁边还有人冷嘲热讽,自然愠怒不已。

    一拳下去,雷猛也愣住了,他也是急怒攻心,方才根本就没想过后果,如今清醒过来,一张涨的通红的脸也慢慢发白,他倒不是为自己担心,而是实在怕连累到金身堂,那些个老人原本就已病的病倒的倒,再也受不得半点风波了。

    他还在发愣,项先已然宛如癫狂般又冲了上来,这次可不敢再那么托大了,而是运起不多的元气,操纵着那短尺噼噼啪啪的抽了上去。

    他这次可不讲究什么身法灵动、姿势潇洒了,发簪断了,脑袋后的发髻散乱着,脸上挂着长长的鼻血,一双丹凤眼通红,看上去倒像个疯子。

    青檀厌恶的看了看他,见他只挥动了一会元气便已然不足,而那大个子虽然只是用双臂护着脑袋也不还手,但身上金光闪动,除了一条条不深的血痕外,竟然并未受到多大的伤害。

    一个筑基初期的修仙者元气又能有多少?半柱香后,项先的元气便告枯竭,那短尺啪嗒一声落到了地上,青檀再也看不下去,轻叱了一声:“所有监事速速出手!将此狂徒拿下,送至戒律堂审问,方才说他是那个堂口的来着?”

    马上便有一名监事回到:“禀告师姐,金身堂。”

    “金身堂?唔……是那个废物堂口嘛?既然如此,等等便将他们堂主也一起拿来,再将堂口所在好好搜上一搜!能教出如此胆大妄为之徒,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人,据说他们整个堂口都在这里做事,指不定平日里私自挟带了多少元气石出去呢!”

    她在那说的云淡风轻,雷猛闻言却是真的急了,结结巴巴的吼道:“你!你!你血……血口喷人!”

    “你是什么身份,敢对我大呼小叫?掌嘴!”青檀眼神一寒,直接便单手一挥。

    一道青光闪过,雷猛如被电噬,脖子一仰,直接被掀翻了过去,脖子下方,一道粗大的血痕直接将喉管都切开了一个小口。

    青檀手中执着一把青色的木纹宝剑,冷冷的笑着:“还愣着作甚?速速将他绑起!随后跟我去龙涎峡拿人!”

    她一开口,一群监事顿时来了精神,也不在旁边唠叨了,嗷嗷叫着便扑了上去,七手八脚的将雷猛按在了地上,有人掏出了一根粗大的兽筋便要下手。

    雷猛脖子上鲜血浻浻而出,昂着头想要嘶吼什么,可喉管被切出了口子,发出的却是一声声嘶哑难明的呜咽声,想要挣扎着起来,可身旁凑的人也实在太多,一时间就有如一头被捕兽夹困住的野兽一般,徒有利齿利爪却对猎人无可奈何。

    青檀毕竟是结丹初期的高手,手头又有一把下阶法器,虽然并未全力出手,却也不是他那初入金身境的肉身可抵御的,这一击直接让他失去了八成的抵抗力。

    想到等等自己的师傅、师兄便也要遭到这般的羞辱,雷猛愤怒如狂,就在此时,他整个人忽然陷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古怪幻觉之中,一段段不知从何而来的记忆突兀而来,纷纷乱乱的闯进了他的意识中。

    那是一个血海般的战场,一个个身高数丈、有着淡金色皮肤的巨人咆哮着朝前冲去,手中握着一把把简陋的武器,有几丈长的石柱,有黑漆漆、还带着斑斑锈色的铁棍,有些甚至只是一棵棵刚拔起的大树。

    唯有一个身材最高大的巨人的武器最为考究,乃是一根碗口粗的金属柱子,上面雕琢着精美的花纹,他冲在最前方,迎面而来的是无数千奇百怪的妖兽,铺满了整个天地……

    感觉中,在冲锋途中,那巨人忽然回身看了他一眼,只是那一眼,雷猛浑身便泛起了一阵剧烈的刺痛,一下子便将他从那种幻觉中惊醒,随后他只觉得浑身忽然充满了力量,就连脖子上伤口处传来的痛苦都已变得若有若无……

    宛如巨人苏醒,一声狂啸响彻了整个矿坑,雷猛的双臂猛挥,一阵淡淡的金光闪过,身旁那一个个监事直接被一股难以匹敌的力量弹飞,有几个飞的远的,直接惨叫了一声便朝着矿坑坠了下去。

    在青檀吃惊不已的眼神中,雷猛翻身而起,仰天长啸。

    月光洒下,他身上有极淡的金光流动,配上那威猛的体型,宛如天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