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七十章:丹穴矿脉
    浮玉宗丹穴山

    原先的山头已经被完全削平,这一带变成了一个纵横几十里、数百丈深的巨大峡谷,露出了下方一片赤红的矿脉,从上至下,一个个赤裸着上身、露出了黝黑肌肤的汉子正在一层层的梯田式矿脉上挥汗如雨的劳作着。

    “真他娘的热啊!”一个光头大汉抹了抹额头的汗水,举手遮眼,朝着天上的骄阳看了看,骂骂咧咧的嘟哝了句。

    他身高盈丈,浑身肌肉虬结,一双胳膊倒比普通人的大腿还粗,配上一个铮亮的光头和满脸的虬髯,看上去威猛之极。

    他身旁不远处,一个体型比他稍差了些的精壮汉子朝他咧嘴笑了笑,停下来在腰上解下了个葫芦,灌了几口后扔了过去:“猛子,咱们这还算好呢,最下面那,据说都热死过人呢!”

    碗口粗细的葫芦在雷猛手中显的很是小巧,接到手里晃了晃,发现里面已经没多少水,便只是举起来湿了湿嘴唇便还了过去,而后柱着尖头镐的柄头朝下方看了看。

    “丘山,那地方是难熬,可赚的也多啊。。。我倒是想去呢,几个师叔不让啊。。。”

    叫丘山的精壮汉子嘿嘿的笑了,指了指两人脚底下的峡谷深处:“让你去又能怎样?那地方什么情况你也不是没听说,没有件护身的宝贝哪怕你是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了几天啊。”

    “是啊,咱们这些也就在这干点苦活了。。。”雷猛叹了口气,便又低头抡起了一把尖头铁镐,砰砰砰的忙碌了起来。

    自从上次两位元婴大能在丹穴山同归于尽后,火神堂和青木堂几乎将这丹穴山翻了个遍,最终依旧一无所获。

    不过无论如何,这丹穴山下有条元磁石矿脉却是确凿无疑的了,虽然元磁石并不算值钱,但万一下面还有元磁晶呢?于是二个堂口便一起发掘了起来。

    说来也怪,原本想要发掘的元磁石矿脉只有薄薄一层,元磁晶没找到最后竟然找到了一条火系灵脉。

    火系灵脉其实就是火系元气石矿脉,一探测之下,发现这里的储量极其丰富,极有可能在最深处还会有上阶元气石存在,这价值可就高了太多了。

    两个堂口先是差点没为这个打破了头,消息传出后,浮玉宗所有大势力蜂拥而至,一时间风起云涌,差点没造成浮玉宗有史以来最大的内乱。。。

    而后还是主峰来人,传下了宗主旨令,这才将事态平息。

    此矿脉由主峰派人督管、五神堂联合开采,所得上缴主峰,根据开采数量和堂口之间的实力排名再由主峰分配。

    丹穴山下的元气石矿脉乃是标准的富矿,地下几百丈便能有所产出,但石质很是坚韧,环境又酷热无比,矿内又有古怪的磁场作祟,金系法宝几乎无用,开采起来着实困难。

    五神堂的势力何其之大,几乎所有别的堂口都或多或少和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或依附或供奉,一时间,整个浮玉宗内的低阶修仙者都被组织了起来,而后又根据五神堂所分配的地盘分开挖掘。

    说起来,金身堂这种地位最低下的堂口和五神堂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可不知怎滴,青木堂却找上了门,硬是将他们整个堂口所有能动弹的都拉了过来。

    金身堂就算老人也个个炼体有成,干起这种粗活来确实比普通的修仙者还要强悍几分,一开始倒让青木堂派来的管事有点喜出望外。

    可时间一长,不少老人毕竟年老体衰耐力不足,八宝猪被项杨吃绝之后,新的小猪还远未长成,八宝羹自然也就断了根,他们也没啥好东西可供补充,如此高强度的工作压榨下,纷纷不支,几年下来已病倒了一片。

    如今,也就雷猛和刘古还有几位年纪稍轻或者炼体有成的老人还在这撑着,有几位身子骨稍差的老人已然不治,连项杨的大师傅傅古都已油尽灯枯,眼见就要挨不下去了。

    要说这病其实都不重,也就是年岁大了,身体又透支所引起的,如若能得到点好丹药也就是药到病除的事情,可修仙界的丹药何其珍贵,就算最差的也非金身堂这种破落户可奢望的,所以至今,那一群病倒的老人也就苦熬着,最多也就找点普通的草药补补身子。

    屋漏偏逢连夜雨,说起来也巧,那垂涎龙涎峡已久的羽山堂原本便是依附在青木堂下的,竟然还被他们得了个监事的差事,又偏偏分到了金身堂所在的区域,虽然有主峰的总管事在,他们还不敢明目张胆的闹事,但平日里的小鞋总是少不了的,雷猛等几个的日子也越来越苦。

    雷猛埋头苦干着,算了算日子,已经快半个月都毫无所获了。

    丹穴山这片矿脉已开辟了近十年,范围也越挖越大,至今也未见枯竭,但总体来说越往上层的储量越少,雷猛被分配的地方大约在矿坑的半腰往上,这里乃是整个矿脉的边缘,最是贫瘠。

    旁边这丘山也是个倒霉蛋子,原本就是小堂口的弟子,资质也好的有限,偏偏还色胆包天的多看了一位青木堂的女弟子几眼,结果直接被发配来此和雷猛做了伴,不过这家伙标准是个乐天派,平日里依旧嘻嘻哈哈,混不在意。

    一直干到日落西山,丘山又解下了葫芦,仰着脑袋倒了半天也就倒出了几滴,他喳巴了几下嘴,朝着雷猛喊道:“猛子,走啦!这破地儿,再挖个十天半个月也未必有货啊!娘的,那小娘皮,等大爷我日后结丹了!非得搞的她哭爹喊娘不可!”

    雷猛依旧一镐一镐的挖着,头也不回的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再干会,说不定便能挖到一颗呢,我就少一张大钱便能给大长老换枚续魂丹了。。。”

    丘山柱着尖头镐朝矿坑上方看了看,朝着地上啐了口口水,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句:“那小王八蛋长的和兔爷一样,也不知道那娘们看上他啥了,竟然让他当了这里的监事。。。唉,要不我问问咱堂口的那些弟兄,如果有,先借几颗?”

    雷猛挥动着尖头镐的手臂稍稍顿了顿,马上又一镐镐的干了起来,一面挖着,一面瓮声瓮气的说道:“你都帮我问别人借了四颗了,我也不知道啥时候能还上。。。”

    “人命关天啊!上次我陪你看那老爷子,情况可不算好,如果还没续魂丹,只怕撑不了几天了啊!”

    “大长老说了,这都是命,他活了百十来年了,也够本了。况且要是被他知道,我找人借债买药的话,我估计他老人家打死都不会服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