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六十七章:大汐祭祀
    混元之门的传送极为神奇,踏入漩涡便是一阵光影流转,转眼间面前便是黑黝黝的一片,只有些许幽暗的蓝光闪耀。

    如今项杨的目力早已异于从前,根本不需要适应便已看清了面前的一切。

    中央的枯树、两边洞壁上的古篆历历在目,一时间竟然让项杨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似乎十余年间发生的一切只是幻觉一般。

    他深吸了口气,将思绪平复了下来,除了洞壁,枯树上的幽蓝光芒已经彻底熄灭,他拿出一个阵盘围着枯树摆了一圈,微光敛起,整个洞穴彻底黑暗了下来。

    收起阵盘,项杨朝着洞外的石屋大门走去,身后,枯树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刚将大门推开了一条缝隙,远远的便传来了一阵喧哗,项杨眉头一皱,直接从那缝隙中掠了出去。

    幽族的族地中央有一个高大的石台,此时在石台上,十几名佝偻着身子的老人正跪拜在那,嘴里发出了一阵阵古怪的音节。

    石台下方,所有的幽族人济济一堂,十余年不见,幽昙已然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此时正站在最前方和已经老态龙钟的幽丹姆大声的争执着。

    项杨有些好奇,也没去惊动他们,以他如今的修为在这种地方自然也无需掩藏身形,大大咧咧的便走了过去,只是那些幽族人如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幽昙和幽丹姆身上,根本无人回头看他一眼。

    “丹姆!我阿爸寿元才四十多,为何要被祭祀?嗯?”记忆中,幽昙说话柔柔的,此时却显得有些尖锐急促。

    幽丹姆满头白发已然稀稀落落,眼神也浑浊了不少,一脸愁苦的劝慰道:“昙儿,这是族王大人自己所请,你也知道如今他的身体……”

    “父王他……”幽昙秀目含泪,朝着高台看去,当年中毒后,虽得项杨施以援手,但却没料到依旧余毒未清,这十余年下来,幽胜从一个中年汉子直接成为了一个垂暮老人。

    项杨这才知道石台上的老人中有一名乃是当年的族王幽胜,他如今视力极好,虽然还隔着百余丈的距离却依旧能将那些老人的面容看的一清二楚,仔细分辨下,果然有一位依稀相识,只是如今已然衰老的不像样了。

    祭祀?难道是当年所说的那头怪蛇冥刺嘛?每次大汐便会出来觅食的怪物?

    想想这冥族怎么说都对自己有恩,没他们自己也进不去试炼,项杨不由得便起了帮他们永绝后患的念头。

    如今的他见识已然不同,当年听说这冥刺之事时觉得这龙首蛇身蝠翼的怪兽神奇无比,此时却已大概能猜出它的身份来了,多半是蝠蛇或者是传说中的腾蛇。

    如果是腾蛇,这种上古奇兽出生便有灵兽实力,成熟期后最少也是九级巅峰,项杨那自然是有多远跑多远。

    但蝠蛇却不同了,一次试炼让项杨的修为猛涨,就连高阶灵兽也杀过不少,这种成熟期也只有中阶灵兽级别的怪物还真不放在他眼里。

    想想要是腾蛇,头顶上的浮玉宗只怕早就被它闹了个天翻地覆了,多半是蝠蛇而已。

    不过此时那怪物还未出现,倒也不急于一时,这几年他除了闭关修炼外便和那些个活了无数年的家伙们混在一起,耳濡目染之下,人情世故更为通晓,自然也知道雪中送炭的道理,先让他们受受惊,只要到时及时出手便是。

    高台下,幽丹姆依旧循循教导着幽昙。

    “昙儿,回头你便要继承族王之位了,可不能再如此任性,吾幽族人,最终的归宿便是如此,这也是为了其他族人可以更好的活下去,等幽牧再大些,我也要上祭祀台的……”

    他们两人身旁,一个十来岁的女孩闻言眼眶微红,想来便是那个幽牧了。

    天地福瑞万灵诀第九重后,如今的项杨灵觉已然强悍到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听他们说着话,闲来无事直接隔着百丈便将灵觉探了过去,随后便吃了一惊。

    无论是幽昙还是那个幽牧,每个的仙苗竟然都有一尺有余,就连那垂垂老矣的幽丹姆的仙苗都有七寸左右,放在浮玉宗都是个顶个的天才。

    进了试炼十余年,这修仙天才都不值钱了嘛?他大为好奇,在场的幽族人共有八九百人,他索性将身前的一些全部探了一遍,结果让他更是吃惊不小。

    几十号幽族人中,光有仙苗的便有数位,其中更有两位仙苗已过三寸。

    这比例要是放在外头足够将人惊掉大牙了,要知道,凡俗间,万许人中才可能有一人拥有仙苗,三寸以上仙苗的更是罕见之极。浮玉宗每次开宗,新收弟子足有上万,但三寸之上的却百中无一。

    可在这里,如果按方才探察的结果估计,千余人中有仙苗的最少有百余人,三寸之上的也有几十,更别说还有幽昙和幽牧这般仙苗超过一尺的妖孽了。

    项杨正在啧啧称奇,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尖锐的啸叫声,震的幽族族地所在的峡谷轰隆隆的回响不断,幽族人顿时骚乱了起来,幽丹姆大声的呼喝了几下,拉着一直依依不舍回头看着高台的幽昙朝着一边的石屋冲去。

    那些幽族人一骚动转身,项杨的身体便化作了一道青烟,直接飘到了一旁,找了快青石为障挡住了自己,抬头朝着远方看去。

    伴着那啸声,一个黑影正从远处急掠而来,没多久便出现在不远处,却是一头翼展几十丈的蝠翼怪蛇。

    此时,除了石台上的那些老人外,所有的幽族人都已躲起,一个个石屋几乎都大门紧闭,只有些胆大的留下了一条缝隙偷偷朝外张望着。

    “四爪无鳞……确实是蝠蛇呢,额间的骨刺也只有七根,连成熟期都未到……”

    项杨心中大定,绿芽儿那些记载着山海奇物的玉简他都翻看过,这二种妖兽长的极其相似,唯一的不同便在身体上,腾蛇有龙族血脉,全身挂鳞、足生五爪,而相比之下蝠蛇更像是长着一对翅膀的泥鳅……

    蝠蛇迈入成熟期后额间会有九根骨刺,七根的话,这家伙最多只有低阶灵兽的实力,对如今的项杨来说,完全就是一个空长了如此大个子的沙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