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六十四章:金乌托孤
    一转眼,几年时间悄然而过,这一天,在入山门第九十一关之中,响起了一声穿云裂石的长啸。

    一个着上身、浑身肌肉虬结的汉子挥舞着一根黑黝黝的棍子,在一群浑身散发着土黄色光芒的怪兽丛中纵横来去,一道道黑光闪过,嘭嘭嘭的巨响不绝于耳,只是半柱香不到的功夫,那一群至少都有二级灵兽水准的怪兽便化作了一堆散乱的石块。

    将散落了一地的土系元气石收了起来,项杨身体一抖,裂山罡直接化作了一身黑色长袍,披在了身上。

    就算不穿任何防具也没啥威胁了啊……他不满的朝四周看了看,朝着远处奔去。

    这几年,他每次出关都会闯一遍入山门,如今已是第十次,每一次的怪物都越杀越少,现在往往要找半天才能找到一群,这九十九关的试炼看来也没多大效果了。

    直接连闯到了九十八关,刚走出光门,远处便传来了叽叽喳喳的清脆叫声,一黑一红两道光影飞掠而来,到了上方化成了两只巴掌大的小鸟,一个一边落在了他肩膀上,亲昵的用小脑袋蹭着他脖子。

    项杨呵呵笑着,轻轻的着它们丝缎般顺滑的羽毛,在老金乌不计成本的培养下,几年时间,两个小家都已步入了四级灵兽的境界,化出真身已有数丈大小,说起来倒是把他这个主人给越拉越远了。

    项杨自己依旧是结丹后期,连巅峰的边缘都未曾摸到,更别说化婴了。

    而绿芽儿则了两年前便已化婴成功,如今正在稳固境界,寿元未到三十的元婴期修仙者,如若传出去,只怕会震动整个山海大陆……

    在这试炼中,时间几乎都失去了意义,但是如若按寿元来算,这一年,绿芽儿芳龄应该是二十九,项杨二十二,对于修仙者来说,都只是幼儿般的年月……

    他们两个,一个已经离开了自己宗门十二年,另一个则离开了十一年。

    金身堂的那些老人如何了?项杨真心有些想念,不过那些老人都炼体有成,身体强壮的很,寿元也较普通人长了许多,想来应该安健吧。

    顺着石桥朝前而去,几年时间,在老金乌的宠溺下,二个小家伙已然成了这片岩浆海的小霸王,有它们在旁,没一头岩浆怪兽敢接近千丈之内。

    到了四千里处,项杨依旧长驱而入,两年多前,鼎帅便已将老龙头藏在轩龙羽田身体内的本源提炼出了大半,项杨也炼化了一丝,如今的强度又上升了一个台阶,这点温度已经难不倒他。

    走过火树林,又来到了老金乌栖身的那个大火球前方,一模一样的景象,但项杨偏就有种古怪的感觉,似乎那火球的光芒黯淡了些许,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还未等他开口,老金乌的声音便隆隆传来:“项杨小子,你可是要出去了?”

    项杨恭恭敬敬的对着那大火球的方向行了一礼:“正是,鼎叔已将第八石台的时间幻境准备好,在那修炼一年后我便将离开此地。”

    他说着话,朝肩膀上的两个小家伙看了看,眼神中颇有些不舍,但最终还是说道:“山海大陆上的修炼条件远不能和此处相比,它们俩个跟在我身边只怕是委屈了,还是留在金乌大人身边为好。”

    老金乌沉默了会,叹了口气:“留在此处……唉,凰后难道没与你说过嘛?这里的封印能吸收仙劫之力,如若在这里晋升仙兽,也就意味着同等境界永远低人一头……我金乌一族的孩儿,情愿死在天劫之下也不做这种废物,留在此处做什么?”

    凰后确实没提起过,但项杨忽然想起鼎帅倒是说过这里的仙兽仙劫都未渡全,想来便是这个意思了。如此说来,还真不能让两个小家伙留在这里了,它们晋级极快,而自己这次离开,也不知要多久才能重新回来,留在此处万一它们境界压制不住还真是害了它们了。

    “既然如此,那便让它们跟我出去吧,金乌大人请放心,我和它们名是主从实为亲人,定然会好好照顾的。”

    说起来,真要比修为境界项杨如今还不如这两小只,但兽类开蒙较晚,虽然它们灵智已开,但脾气性格还有如幼童,确实需要照顾。

    “如此甚好!”老金乌似乎对他的回答很是满意,声音也高昂了不少,那大火球之中一道光芒直射而出,化为点点精芒落在了两个小家伙身上。

    项杨抬头一看,这次不再是错觉,那大火球的光芒明显又黯淡了些,正有些奇怪,老金乌的声音再次传来:“我分化了一丝仙灵给它们,它们炼化融合之后便能提早开灵,这样也方便你照顾。嗯,我也不能让你白白忙活,这个给你……”

    上次老金乌说这话时给了他一个兽卵,孵化出来的是一只小金乌,说起血脉来,要比小凤乌还强上一个层次,这次又是啥?

    好东西不嫌多,项杨倒真是有些期待了,可等了半晌,也没见有什么动静,正奇怪间,忽然觉得眼前似乎出现了幻觉,那巨大的火球就那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随之,整个试炼空间内发出了轰隆隆的巨声,数万里之遥的岩浆海竟然在顷刻之间便冷却干涸,化作了一片冷冷清清的石原,所有的岩浆怪兽也在这一刹那失去了生息,成了一尊尊凝固的雕像,空中一只只火鸟直坠而下,还未落到地上便已石化,最终粉身碎骨……

    项杨的识海轰然炸响,在攀天树身后,一片红光悄然升起,和鸿蒙枝的虚影相对而立。

    一股股暖洋洋的气息流遍了项杨的全身,随后窜入了丹田中,下一刻,金丹上的火红色面积便又增大了几分,已然真正和木系的地盘相等。

    这是……项杨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的措手不及,还未等他回过神来,耳边便传来了老金乌的声音,那声音飘渺不定,似乎正在远去。

    “此乃主人所赐之宝,让我苟延残喘至今……今日之后,我将残魂锁与这方天地,一会之内此宝如能小成,你也还能念着些许旧情的话,再来助我解脱便是……”

    话音散去,一道意念直接传入了项杨识海,而后,传送的光门悄然出现……166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