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六十章:乐极生悲
    老龙头也不知道自己近来究竟是倒了什么霉,一次次的谋划都到最后的关头功亏一篑。

    眼见着那小子绝尘而去,而自己附魂的这个后辈却死活不肯多迈一步,他嘶吼了两天,终于无奈,如今也就只能先等在这了。

    他心中还是抱着很大希望的,毕竟就算过了这一关,第九十九关那老家伙也不是好说话的主,而且说起资历来,那老家伙最深,凰后和那两个混蛋的面子加起来,在他面前也没人情好讲。

    就连老龙头自己,也是这十多万年来时时攀搭、有事没事还送点好东西过去,这才搭上的交情。

    就等着吧,这破地方温度如此之高,自己附身的这小子迟早会被烤成干尸,到时自己的精元便能派上用场,身体再次改造一波后,估计他也有向前的勇气了,而后只要过了老金乌这一关,而前头那小子又失败的话,这份传承还是自己的!

    这一等就等了好几天,轩龙羽田被项杨一警告后对自己识海中这老鬼越发怀疑,无论如何都不肯听他的安排,他如今虽然身上光秃秃的,但须弥法宝却依旧完好,里面好东西不多,但是普通的丹药、食物还是有些的,这也让他多坚持了会。

    但几天后,他终于扛不住了,直接便被那无处不在的高温炙烤的晕了过去,这一晕,肉体迅速败坏,老龙头的从一元祖龙诀节点抽取的精元和那一丝丝的混元仙丹之力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在仙灵的控制下,直接给他又来了个彻头彻尾的改造升级。

    醒来后,他终于也知道留在此处也是个死,只能哭丧着脸踏入了四千里的范围之内。

    老龙头毕竟乃是修炼了无数年的老妖,抽取出来的祖龙精元之强悍远非那些六级仙兽可比。

    真要说起来,项杨通过先天胎母阵吸收了那么多仙兽、灵兽,获得的力量虽然要比这一滴精元还是强上不少的,但再加上那一丝混元仙丹之力也就相差无几了。

    轩龙羽田原本便苏醒了老龙头的血脉,属于同源,也正是因此,在混元仙丹的帮助下才能承受住了第一次的精元改造,否则的话就连项杨当时的肉身都未必顶得住,这才需要先要借助先天胎母阵进行强化。

    两次改造后,如今轩龙羽田的肉身也就比项杨差上一丝而已,识海中又有个老王八蛋一直嗷嗷叫着,时不时的还用秘法刺激一下,想要晕都晕不过去,还真让他硬挺着冲过了整座石桥,来到了金乌栖息之地。

    随后的一切让老龙头觉得自己总算时来运转、否极泰来了,还以为要和那老金乌多废点口舌或者多套套交情许点好处,却没料到人家痛快的很,直接便送轩龙羽田去了第九十九关!

    这可是自己老朋友的地盘啊!

    果然,用秘法联络之后,轩龙羽田又受到了魂帝的热情招呼,不仅轻松渡过了冤魂海来到了冤魂宫之中,还欣赏了一场美妙绝伦的艳舞。

    如若不是老龙头如今没有肉身而轩龙羽田也不乐意让他见到自己的活春宫的话,估计一场肉搏是少不了的。

    宾主尽欢之后,魂帝便笑吟吟的拉出了光门,说那里便是传承之地,当然了,能否得到传承还是得看机缘的!

    据魂帝说,前面来的那小子根本连他面都未曾见着,估计已然成了冤龙们的食物,如今也成了冤魂的一员,这么说来,试炼者便只有轩龙羽田一个了。

    老龙头可是专研过衍道之术的,根据他的推测,一元之内传承必定有主,这么一算,除了轩龙羽田还能有谁?这传承已经唾手可得!

    老龙头在轩龙羽田的识海中大笑着,急忙忙的敦促着他踏了进去!

    光影流转,下一刻,他忽然如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嘎’的一声,笑声曳然而止……

    面前是个黑色大厅,上方摆着五张高低不一的宝座,四对充满了嘲讽的眼神正看着轩龙羽田出现的方向。

    为何五个人只有四对眼神?这问题诸位可以自行琢磨。

    凰后?这里似乎是她的宫殿啊,另一侧边一胖一瘦的两个家伙笑的最为起劲,拍着大腿前俯后仰,而坐当中的那位,竟然是那个魂帝说都未曾见过的小子……

    老笔头跳了起来,嘻嘻哈哈的跑到了轩龙羽田面前,围着他转了几圈,笑眯眯的拍了拍他肩膀:“老长虫!没想到吧?哟,这肉身不错啊,你下血本了吧?”

    凰后远远的看着,一副怜天悯人的口气:“唉,老龙头,咱们也算是有数元之年的交情了,你如今误入歧途着实可惜,这样吧,我帮你与少主说说情,你呢,也表现表现,如若少主心情好了,指不定还能留你一点残魂……”

    鼎帅则是一脸严肃,朝凰后瞪了一眼:“这老毛虫竟然敢违背主人之命,还留他作甚,留着继续害人不成?直接打的他魂飞魄散便是!”

    项杨端坐正中,朝着轩龙羽田看了看,问道:“诸位前辈,有没有办法将那龙帝的仙灵拘出来?这位乃是我旧识,能留下他的性命便留下吧。”

    轩龙羽田早已傻眼了,他是在昏迷之时被老龙头直接从内围之地带来的,醒来后又已在九十九关入山门试炼之中,面前的这五位除了项杨和绿芽儿之外却是一个都不认得。

    但他脑子也好使的很,‘魂飞魄散’‘残魂’‘留下性命’这些关键词还是听得懂的,当下便知道识海中的老家伙似乎掉进了别人挖的坑里,还有可能连累到自己,一时间腿都吓软了,听到项杨的话连忙大呼小叫了起来:“诸位前辈!此事和我无关啊……都是这老王八蛋干的,我是受他胁迫,乃是标标准准的受害者啊!”

    他说着说着,涕泪横流,索性就跪在了地上,双手捶地的大声哭嚎起来,嘴里还呜呜咽咽的骂着:“我是被这老王八蛋强暴的啊!”

    皇室子弟,审时度势乃是本能,而他识海中,老龙头目瞪口呆,已经完全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