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五十七章:性情中人的老鬼
    一场宴会宾主尽欢,魂帝这种活了无数年的老家伙早已成精,一拿定了主意便显出了超人一筹的交际手段,言笑晏晏,寥寥几语便让项杨有了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这位金乌嘴里的老混蛋其实并不混蛋啊……

    人如其名,无论是那玉简还是老金乌都曾提到过,说这魂帝对魂魄之道的研究极为高远,项杨正好对自己的灵觉有些疑义,索性便求他指点一二,当然了,防人之心不可无,天地福瑞万灵诀这种功法是不能提的。

    “你如今还未化神?”魂帝刚眯着眼饮了口酒,听到他所言之事,噗的一口便喷了出来,忙不迭的将酒水从长须上拂去,瞪着眼睛问道。

    项杨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莫名其妙就突破了,至今都未曾化神……”

    魂帝见鬼一样看着他,就算他再见多识广,也从未见过这种怪胎,未化神就结丹,而且看他的气息如今应该已是结丹后期甚至巅峰的修为,愣了愣,试探着问道:“小兄弟,如若不嫌我冒昧,可否让我看一下你的识海?”

    按理说,以他的修为想要窥探项杨的识海乃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毕竟有那位警告在先,如今又有着交好项杨的意思,却也不敢不问而为。

    看我识海?项杨心中一颤,他那仙苗能给人看嘛?方想婉言而绝,却又感觉识海中的攀天树颤了颤,冥冥中似乎接到了一种讯息,心中顿时泛起一股安宁感。

    这是让我放心嘛?项杨踌躇了一下,微笑颔首:“那便麻烦魂帝大人了!”

    说起来,那攀天树被自己收入识海之后他也曾担心了好久,毕竟只要神识强大些的存在便能窥视,但一直以来,似乎二位霸主也并无什么动作。

    要说没在意他也不太可能,毕竟在方丈仙会时他也曾感觉到龙帝窥探过自己的识海,但最终也没多大反应,想来想去,也只能是自己识海有些古怪的缘故了,但又不能确定,如今正好也试上一试。

    说起来,每每遇到一些紧要关头的时候,他经常都会得到一种来自冥冥中的指引,难道都是这攀天树所为?但在得到攀天树之前也曾有过啊……

    他在那琢磨着,那边魂帝已然收回了神识,啧啧赞道:“小兄弟果然天赋异禀,仙苗竟有六尺有余,放在当年的盘古界都算得上是妖孽天才了啊!”

    盘古界?这名字似乎还是第一次听见呢,万母蛛后和凰仙儿不是说这中央之地乃是来自于仙界嘛?怎么又出了个盘古界……

    魂帝何等机灵,项杨疑惑之色刚显,他便又笑道:“说起来在这下界我也不该多提,等到你获得传承之后自然有人会与你分说,不过略微说说倒也不打紧。”

    说着话,魂帝似乎想起了些什么,仰首向天,一副回忆满满的模样,拂须言道:“宇宙洪荒,始于混沌之中,天有无尽苍穹,纳万界与其中。如今我们所称的仙界,便是其一,名为盘古界。想当年,可是万界之翘楚,威名赫赫的大界啊!”

    项杨奇道:“那为何山海也称之为界呢?也是万界之一嘛?”

    “那怎么可能,所谓万界只是统称,说的乃是和盘古界一般的上界。每个上界皆有无数下界,被称为凡界,而如今你所在的山海界,只是盘古界下无数凡界之一而已。”

    “原来如此。”项杨点头,但他脑筋转的极快,又从魂帝前头所言中找到了一丝疑惑之处,继续问道:“魂帝大人,为何说是想当年呢?如今的盘古界如何了?”

    魂帝愣了一愣,苦笑道:“当年盘古界和其他大界曾有过一次大战,我便是在那时失去的肉身,而后便入了这混元塔中,一晃已然十数万年。如今战况究竟如何我也一无所知了……不过想来形势应该极为危急,否则主人也不会留下这个传承了……如若真的战败,如今的盘古界只怕是……”

    他说着说着叹了口气,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当年他跟在老主人身后,在盘古界中风光无尽,结果在那次大战之后却落得如此光景,在这混元塔中孤寂了这么久,想想也真有些唏嘘。

    项杨终于听到了最感兴趣的话题,急急问道:“魂帝大人,这位留下传承的前辈究竟是谁啊?如今在哪?”

    听到此话,魂帝脸上的笑容顿时不翼而飞,脸色阴沉的端起了面前的玉杯一饮而尽,而后便愣愣的坐在那,不言不语。

    难道那位前辈真的已不在世了?项杨原本就有这个揣测,如今见到魂帝这般模样,更是犹疑不已。

    他至今还不知道这所谓的传承究竟是什么,但想来应该和凡世间继承遗产差不多,如若不是主人出了事,直接收弟子便是,为何还要留下这种布置?

    他陪着也干了一杯,而后便默默的等着,半晌之后,魂帝才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许多事情连我都不清楚,但是想来……唉,回头你要得了主人的传承,总会有人为你解惑的。”

    他此时倒是真的有些真情流露了,嗓音都有些干涩了起来,想来和原先的主人感情极好,这点倒是让项杨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了,十数万年了,还能念及旧情,这魂帝也是性情中人。

    既然魂帝不肯再说,他也不便多问,于是又将话题转了回来,问道:“魂帝大人,你看我这灵觉究竟是怎么回事?”

    魂帝摇头说道:“在盘古界中,未化神便结丹的例子确实有,但我却未曾亲眼见过,一些道听途说的传闻也当不得准,所以我还真是无法帮你解惑了。”

    就连这种专修魂魄之道的高人都无法指点自己,项杨颇为失望,不过也只能罢了,留待日后自己慢慢摸索吧。

    魂帝此时也没了继续把酒言欢的兴趣,长叹了一声,起身说道:“走吧,我这便带你去最后的传承之所,不过究竟能不能得到传承,其实我也不知道……那地方着实有些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