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五十六章:魂帝的心事
    项杨可不知道早已有人帮他趟平了路,小心翼翼的朝前走了几步,便对着宫殿深处宝座上那个巍峨的身影客客气气的躬下了身子。

    “可是魂帝大人?”

    金乌可是嘱咐过,这位的名字古怪的很,加起来杂七杂八足有几十个字,但就喜欢别人叫他魂帝,当然了,在金乌口中,还有个别名‘死不掉的老混蛋’,不过听他的口气,似乎还在这个‘老混蛋’手中吃过亏。

    既然面前这位是连那老金乌都忌惮三分的主,据说脾气又古怪的很,自然得小心应付。

    这九十九关已然是最后一步了,可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

    虽然客气,但他倒也没用大礼参拜,只是低头躬腰,行了个晚辈礼,如今他也算是知道了一些前因后果,这九十九关一过,只怕自己便能获得整个试炼的传承,而这些如今高高在上的主日后有可能都是自己的属下,太过客气,反而让人看不起。

    半晌也没等到回话,他有些惊异的抬起了头,而后便吓了一跳。

    一张堆满的笑容的脸正凑在他面前数尺处,这位魂帝长的很是奇怪,明明给人一种老气横秋的感觉,可一张脸偏生光洁的很,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袍,整个身体一直在虚幻和现实之间不停的转换,颌下是一把几可拖地的长须,每一根胡须末梢都有一个极其微小的虚影拽在上头,有人有怪有兽有禽,什么模样都有,如若不是项杨如今的目力实在变态,估计还看不清楚。

    见他抬头,魂帝笑容更是灿烂,问道:“无需客气,你一个结丹期的修仙者,竟然能凭自己本事闯到这,了不起啊!”

    在这冤魂海中游玩了三天很了不起嘛?项杨有点无言,魂帝又笑道:“我等你许久了!说起来,这冤魂宫倒有十数万年没有生人来过了,如今见着你,倒是喜事一桩啊!”

    “来来来,试炼之事容后再提,先随我入席畅饮一番!”他呵呵笑着,一拍手,整个宫殿顿时光影流动,原本灰扑扑的大厅内,忽然间变出了一片青山绿水,魂帝朝前一引,带着项杨朝前方一个秀美的湖泊行去。

    一片月芽般的湖面,岸边丝柳轻抚、芳草茵茵,不知何时,在湖畔的草地上已然摆起了一桌丰盛的宴席,一个个千娇百媚的仙子正在前方翩然而舞,每一个都只着寸缕,峰峦起伏,妙处若隐若现,煞是迷人。

    项杨也不多言,微笑着随他而去,推脱之下坐在了下方客首,直接痛痛快快的捧起了面前的玉杯朝着魂帝一敬:“大人厚爱不敢辞,晚辈先饮为敬了!”

    他双手捧杯,看上去很是恭敬,但目光平视,又有些不卑不亢,魂帝混不在意,笑吟吟的陪着他一饮而尽,指了指那些个美艳动人的仙子说道:“我这也没什么好东西,那些个女子都是纯阴之魂所结,双修之后对神识极有补益,看上的话尽管享用。”

    一口下肚,那碧绿的琼浆化作了一道清流直冲识海,只是这一小杯,项杨便觉得自己刚分化没多久的灵觉强壮了一丝,正自赞叹间,听到魂帝竟然给自己拉起了皮条,连忙摆手不迭:“大人,这些想来都是您的伺婢,有道是君子不夺人所好,再者,晚辈刚刚定亲,家中那位脾气大的紧,可不敢放肆……”

    魂帝哈哈大笑,也不勉强,只是又拍了拍手,那些女子一拥而上,莺歌燕舞间便将项杨围在了当中。

    有人端起酒杯轻嘬一口再以粉唇渡之,有的靠在他身后用充满弹性的峰峦托着他,素手轻弹,柔柔的帮他按着脑袋,也有的索性坐与腿上,纤手环腰,嘤嘤劝食,有更甚者小手都已不知摸到了哪去……

    项杨巍然而坐,美酒佳肴来者不拒,魂帝这里的东西和外面的天材地宝不同,任何一件都对灵觉极有好处,伴着那千奇百怪的果蔬美食,一壶酒下去,他便感觉自己的灵觉强度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天地福瑞万灵诀竟然隐隐感觉到了第九重的门槛。

    魂帝也自顾自的享用着,余光看去,见他虽然看似潇洒,但双手却摆与案几之上,老实的很,这次倒是真心有些佩服这小家伙了。

    要知道,他手下的这些个女子,并非寻常生物,都是标准的魂灵之体,虽然比那传说中的天魔尚有不如,但是个个也都有着魅惑人心的天赋本能,能扛得住这份诱惑,可非常人可为之。

    再加上项杨那份不卑不亢的气度,说起来还真有几分老主人当年的影子,一时间,魂帝心中那些被人所迫的不忿之意也清淡了许多。

    说不定还真是个机会呢……

    魂帝和金乌不同,他原本是个下界的鬼修,辛辛苦苦度过仙劫之后飞升,仙灵竟然投了个兽胎,幸好有着飞升时携带的本源相助,修炼起来如有神助,随后的无数年月中,他终于返祖溯源,成就上古奇兽真身,乃是一头梦啼兽。

    随后偶遇前主,被他收服,又在大战之中失去了肉体,只留了魂印。

    但梦啼兽天赋异禀,一身的本事七成都在魂魄之上,就算没了肉身,但比起苟延残喘的老金乌来,处境却是好了太多,如今修整了一元之年,借着冤魂海之力,他的伤势已然好的七七八八,只要能离开混元塔,随随便便夺个肉身便又是一条好汉了。

    只是这混元道宫中的混元塔乃是真正的上古奇物,就连老主人也并未完全摸清底细。

    别看前来试炼的似乎出入方便的很,但老金乌是以魂融器、借器保魂,这才留住了残魂不灭,而魂帝的境况其实也差不多,二人如今都算是半个器灵了,易近难出,想要离开千难万难,当年隐隐约约曾听主人提过,好像只有混沌之力方可助他们解脱禁锢,但在仙界,混沌之力也就是个传说,如今身处下界,却又哪里去找呢……

    魂帝想着心事,看项杨的眼光却愈发柔和了,能让那位老大看重,这小家伙的气运肯定逆天的很,说不定自己日后还真能借他之力脱身自在。

    如今看来,结个善缘倒也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