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五十五章:这啥算试炼?
    第一百五十五章:这啥算试炼?

    项杨看着手心中的东西,有些哭笑不得。

    那是一颗红色的兽卵,上面有着一丝丝黑色的花纹,花纹二边则交织在一条条金色的细边,看上去精致的很。

    小凤乌、小山巨、蛛后给的那万灵蛛,再加上这颗兽卵中的小东西,项杨觉得自己修仙快修成饲养员了……

    将那兽卵给了项杨之后,老金乌也和善了许多,竟然还和项杨说起了第九十九关的一些情况来。

    半晌之后,一个光门冉冉浮起,项杨将那兽卵收入了纳灵宝瓶之中,再次对着金乌所在的火球深深一礼:“多谢金乌大人指点!项杨日后定有回报!”

    金乌颇有些唏嘘的说道:“我如今只是一个仙灵不全的残魂,靠着混元塔苟延残喘而已,还能要你什么回报?日后对这小家伙好点便是……也就不枉你我相识一场了!方才所言你一定要牢记!后面那老家伙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了!”

    “请金乌大人放心便是!”项杨诚恳的点了点头,踏入了光门之中。

    面前出现的是一副熟悉的画面,一片无边无际的湖水,一只只骨鸟在空中盘旋来去,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难听的嘶哑鸣叫。

    湖面上,丈许高的波浪翻腾不休,时不时的便会有一道道碧绿的雾气冲天而起,仿佛一头头咆哮的巨龙,在空中摇摆着庞大的身躯,随后便悄然散去。

    这第九十九关竟然便是冤魂海!

    项杨所在,乃是一个不过数十丈方圆的小岛,小岛外,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青色光幕,光幕外,则有一艘丈许长短的小舟,看来便是提供给试炼者的渡海工具了。

    根据玉简和前头金乌的提示,项杨如今对这片冤魂海也算是熟悉了。

    这是一个奇妙的地方,是九十九关入山门试炼中唯一一个和外界联通的空间,也是中央之地和内围之地之间的门户所在。

    冤魂海有二个入口,一个便在内围之地,另外一个则在混元塔中,一种奇特的空间变化使得冤魂海有一种空间折叠的特性,一模一样的环境,但只有从混元塔中进入,方才能找到那座冤魂宫,那里也是整个九十九关入山门试炼的终点。

    穿出了光幕,直接飞跃到了小舟之上,一提一纵之间,项杨惊讶的发现,这里竟然不禁空,那还要这小船干嘛?直接用飞行法宝岂不是快了许多?

    这点那玉简和金乌倒是没有提过,不过项杨性子很极端,别看他在几次试炼中完全都是一副拼命到底的样子,那是被逼到绝境后的爆发而已,平时处事还是小心谨慎的很。

    考虑到这试炼中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一艘小舟,马上便下了决定,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用飞行法宝!

    那玉简和金乌都将这最后一关试炼描述的那般恐怖,还都说那位掌控着冤魂海的存在是最不好说话的一个,自然是要处处小心为妙了!

    认准了方向,项杨小心翼翼的出发了,一有点动静,便要紧张的防备半天,但三天之后,他看着面前的庞然大物,直接无语……

    这么简单?这算啥试炼?

    一路上,那些冤龙、骨鸟竟然对他视若不见,驾着那小舟,他轻轻松松的就根据玉简上的指点来到了此处。

    那是一个灰色的宫殿,矗立在无边无际的冤魂海中,一柱柱千丈高低的冤龙围着它缓缓转动,一群群翅展数十丈的骨鸟在空中时聚时散,用白骨嶙峋的身体组成一个个古怪的图案,看上去倒有种别样的美感。

    宫殿四周的那些冤龙和骨鸟一看就比别处的厉害许多,项杨小心翼翼的将小舟停在了远处,正准备眺望一下,却看见冤龙所化的风柱直接朝着自己的方向滚了过来,空中的骨鸟也同时飞掠而来。

    在这广阔无边的冤魂海中,根本没有可供躲避之处,而且看那冤龙、骨鸟的速度也绝非自己脚下的小舟可比的,项杨索性豁出去了,不仅未退,反而向前迎去。

    这一路行来的风平浪静让他隐隐中有了种感觉,似乎这里的主人对自己并无恶意……

    果然,那一柱柱冤龙到了近前之后,竟然自动分列了二边,伴着他朝前而去,而那些骨鸟也已到了他头顶继续摆弄着图案。

    这摆明了是列队欢迎的样子啊……

    在那宫殿中,一张巨大无比的宝座上坐着一个愁眉苦脸的老头。

    宝座前方,地上洒落了一地的水晶碎片,老头看着那些碎片,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老大,你瞧你气也撒了,我这都派小的们去迎接他了,要不……就饶了小弟吧……”

    空无一物的大厅之中,一个清冽的声音响起:“如若我来晚一点,你是不是就准备下手了?”

    老头连连叫屈:“老大,这也怪不得我啊!这可是当年主人定下的规矩啊,咱们这些家伙,又哪里敢违背他的意愿啊!”

    那声音嗤笑了一声:“说的好听,如若是那条老黑龙来了,只怕你就要放水了吧?”

    老头脸色顿时严肃了起来,义正言辞的说道:“哪里可能,老大你也知道,那么多弟兄里,我可是最刚正不阿的那个!否则主人怎会让我驻守这一关?既然是试炼,肯定就得有试炼的样子嘛!”

    “是嘛?那意思是说,我的面子也可以不给了喽?”

    到底要我怎么说你才满意?老头想死的心都有,哭丧着脸,颌下的长胡子都抖动了起来,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老大,你这又说的什么话,您和主人乃是兄弟啊,您开口了,不就等于主人开口?这事包在我身上了!那位叫啥来着……对对对,项杨,上次他经过冤魂海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小家伙气度不凡,很有主人当年的风范!如今看来,还真是呢!主人的传承交于他,放心啊!”

    半天,他未曾等到那位的回话,直到宫殿的大门悠然打开,一个小小的身影迈步而入,他这才抹了抹额头的汗水,捋直了长须,将身体坐的笔直,老脸一板,一股子肃穆威严的气息顿时在宫殿之中弥漫开来。

    话说,能将一个魂体都逼出汗来,那位的可怕之处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