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五十四章:金乌
    第一百五十四章:金乌

    这最后的几百里,已然完全成了意志的战斗,到了后来,项杨的眼角都已爆裂,厚厚的血痂将整个眼睛都已覆盖,全身上下,已然没有了一寸完好的地方。

    每一步,身上的痂痕都会摩擦出嚓嚓的声响,抽动着肌肉带来了凌迟般的痛楚,但奇迹般的,在这血痂的覆盖下,肉体感受到的炽热却缓和了许多,项杨已经分辨不清这究竟是由于肉体都已被烤熟所以才有的幻觉还是真实的感受,完全凭着本能朝前继续狂奔着。

    有时候,气运并不代表一切,想要获得更多,还是必须拼尽全力,哪怕赌上生命!

    眼睛看不见,没关系,用灵觉探路。

    浑身已然没有了知觉,没关系,只要记得向前便可。

    与此同时,他身旁的火系元气也已凝结成了实质一般,一道火红色的雾气将他紧紧围绕,三昧真火所结的屏障早已散去,在三昧焚天诀的带动下,他的肉体贪婪的吸收着,将那雾气搅动成了一丝丝细小的龙卷形状,宛如长虹吸水般疯狂涌入。

    丹田之内,金丹之上,火系所占的地盘越来越大,很快便于木系平起平坐,似乎是因为地位受到了挑战,识海内,鸿蒙枝终于怒了,攀天树枝桠一颤,将自己的本源之力也泄出了一丝。

    这么多年,攀天树虽然由于某种原因并未化形,但究竟积蓄了多少能量已然深不可知,要说起来,它毕竟乃是和这最后二关的掌控者同等身份的存在啊!

    只是这一丝便已足够,一团团靑濛濛的雾气遍布项杨全身,和那火系元气搅在了一起,随之一起灌入了丹田之中。

    项杨的金丹如吹气球一般长大,丹田也随之扩大了一倍有余,此时如若有人看得见他丹田中的情况,只怕会惊掉满口大牙……

    十尺以上的仙苗,丹田和金丹的体积都是寻常的数倍甚至数十倍,就算在盘古界中,他这样的情况也已是顶级的妖孽了……

    如若日后化婴成功,他的元婴又该是何种模样?

    但这一切暂时还离的太远,如今需要面对的只是当前的劫难。

    最后一百里,身旁的空气的温度已然到了一种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呼吸所带入的,仿佛是一团团的火苗,整个人从里至外哪怕是一个毛孔都散发着火燎针刺般的剧痛。

    项杨甚至产生了幻觉,似乎每处肌肉、每寸经脉、每截骨骼,都在煎熬中发出了吱吱的声响,而后化为灰烬……

    幸好识海中攀天树好似也感觉到了危机,不断的散发着一团团靑濛濛的清凉气息,帮助着他的肉体不断的在毁灭中重生,也保留住了他最后一丝清明……

    在这最后的一百里,心灵上的强大已经完全战胜了肉体的痛苦,每往前一步,项杨的意志便得到一次淬炼。

    在攀天树的本源之力帮助下,不知不觉间,他的灵觉慢慢的成长着,到了某个临界点,都不需要识海中的青铜古剑有何动作,轰然一声,再次裂变。

    天地福瑞万灵诀第八重……

    前方,已经完全是一片火海,一个焦黑的身躯,就这么奇迹般的步步向前,此时他体内的水分早已被烤干,整个人明显缩小了一大圈,就好像一具干尸一般,已然看不出什么生命的迹象。

    但他还是走着……

    步伐虽然不快,但很坚定!

    这最后百里,他足足走了一天!

    在这一天时间内,他整个人就好似被人扔在了丹炉中一样,被淬炼了无数次,身躯被烤焦、经脉被焚毁、骨骼中的骨髓也干涸,而后再被攀天树的能量重生,就这么一次次的循环往复,每次重生后的肉体都会强壮一丝,能在这高温中坚持的更久一些。

    到了最后,他的肉体已然能抵御得住高温的炙烤,奇迹般的开始复原,踏出了最后一步后,身上的血痂开始脱落,一具完美的肉体昂然而立。

    一声长啸,裂石穿云!

    岩浆海已在身后,前方是一片火红色的树林,上方悬挂着一个巨大的火球,火球之中,一个黑影若隐若现。

    这便是玉简中所记载的那位存在了?也是第九十八关的真正执掌者?

    项杨只是略微扫了一眼,便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在下拜见金乌大人!”

    那黑影沉默许久才发出了一阵嘎嘎的笑声:“金乌大人?我只是一缕残魂而已,哪里称得上是什么大人!”

    项杨依旧恭敬:“凰后大人和鼎帅大人曾交待过,说金乌大人当年乃是了不得的人物,威名赫赫,叫我一定要以礼待之!”

    “鼎帅大人?……呃呃呃,是那死胖子嘛!当年从我这里骗去了金乌真火,我还未曾找他算账呢!你和他很熟?哟……还真是,小家伙竟然修了三昧焚天诀,那死胖子还给了你三昧真火的火种啊!正好!拿来还债!”

    金乌忽然嘎嘎大笑了起来,那火球微微一动,项杨只觉得自己金丹之中忽然有一丝火苗逸出,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便电射而去,转瞬间便消失不见。

    这火苗一走,金丹上原本已然占据了三分之一地盘的火红色忽然黯淡了下去,一股空空荡荡的感觉随之传来。

    “这……”项杨倒是真没想到会遇到这种状况,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但他素有自知之明,明知道对面的这个存在绝非如今的自己所能抗衡,自然不会因此而去触怒与他,也只能沉默以对了。

    火球中,金乌的声音略带调侃:“小家伙,可是不服?”

    项杨面不改色,回答的诚诚恳恳:“不敢!金乌大人既然要,那拿去便是!”

    不敢,那意思便是我确实不服,只是打不过你,所以不敢而已。

    金乌的笑声轰隆隆的响了起来:“哈哈哈哈,小家伙倒也胆大!在这无聊的地方,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别紧张,这三昧真火的火种我只是借用一下而已,还你便是!”

    火球中,那一丝火苗再次逸出,直接钻回了项杨的丹田之中,轰然一声,他的丹田再次膨胀了一丝,识海中,攀天树也没闲着,枝桠一颤,那靑濛濛的气息再现,再次和火系维持了一个平衡的局面。

    如果项杨仔细看去,会发现原先金丹上那火红色的部位中隐隐约约多出了一丝丝淡淡的黑色。

    金乌似乎发现了什么,沉默了会,又说道:“也不能白沾了你的便宜,这个你收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