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四十八章:奋起直追
    有着这群千毒银龙鲞做保镖,这一关过的比前一关还要轻松,毒物对千毒银龙鲞的吸引力实在太大,根本不用项杨指挥,这群家伙就一路横扫了过去,一开始还略有损伤,到了后面几乎都是完胜。

    一天之后,项杨总算找到了那个浮岛,此时这群千毒银龙鲞身上的黑线已经有了数百条之多,身体也接近完全透明,看上去倒好像是一蓬蓬黑色的毛发。

    第三十三关,此时轩龙羽田已然到了五十九关。

    每次传送之后,他都会在老龙头的指点下对身后光门旁的环境做一些细小的改变。

    混元道宫乃是上古神物,虽然残破,但作为核心的混元塔却并基本完好,这些传送光门就算老龙头真身在此也无法破坏,但是稍微加快一下周围的元气流动、稍稍改变一下地形还是做到的的。

    这样的变动最多只会让使用者传送的方向略有误差,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但老龙头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此时的他,早已在被凰后坑害的悲愤和功亏一篑的绝望中醒来,脑子一清醒,马上又盘算了起来,如今最关键的是要让自己的这个后辈顺利获得传承,那么,除了入山门九十九关试炼途中的凶险外,最怕的便是有人捷足先登。

    这混元塔中的试炼自己虽然很熟悉,但是凰后也是清楚的很,如今最大的可能便是他们也送人进来一起争夺传承,那个叫项杨的小子无论是资质还是肉身都要比自己这个后辈强悍的多,气运就更别说了,连自己都在他身上跌了个大跟头,有了凰后的指点,这九十九关入山门还真有可能被他破了。

    如今自己肉身、法宝样样皆无,附魂的这个后辈修为又实在太差,想要直接把那小子击杀是不现实了,唯一的希望便是靠这些小手段阻扰一下他的速度,甚至因此直接栽里面去。。。

    只要获得了传承,再将这个后辈的魂印抹杀,这传承之地便是自己做主了!到时还怕得谁来?

    说起来,老龙头确实颇有谋略,估算的几乎八九不离十,但对于项杨来说,传送时位置的偏移只是小麻烦而已,但却也造成不了什么致命的伤害。

    三十三关之后乃是第二阶的试炼,难度稍有提升,但也阻碍不了他前进的步伐,前六十六关,全部轻松过关,甚至由于无法再走捷径,反而一直屡有收获。

    他乃是真正气运滔天之辈,这一路行来,那须弥手镯中东西越塞越多,一个看似恐怖的试炼,竟然成了他的寻宝游戏。

    不过他这一路耗费的时间也确实多了些,等他踏入第六十七关光门之时,轩龙羽田已然到了最后三关,九十七关的攀天树已被项杨收走,轻轻松松的便进入了九十八关,此关之后还有一关,便能直接获得传承。

    混元道宫中,胖子等四个一直仰头看着混元塔上的光亮,先看见项杨势如破竹连破数关,渐渐追上,心中颇喜,而后却又不知出了什么问题,几乎每一关都要蹉跎许久,如今他只到了六十七关,而最上方九十八关已然亮起。。。

    除了绿芽儿外,其余三个都是活了无数年的老妖怪,胖子反应最快,只是略微一想,基本就能猜到究竟出了什么岔子了,捏着厚厚的下巴,哼了一声:“这老长虫倒是有几下子,脑子转的挺快啊。。。”

    凰后也已醒悟了过来,有些担心的看着九十八关的方向,说道:“要真给那老家伙得到了传承,只怕咱们都不好过吧。。。”

    其实这里三人之中,最不好过的是她,胖子和老笔头是整个传承之地的监控者,身份超然,就算老龙头得到了传承也不敢拿他们怎样,凰后自己却说不定了,但如今事已至此,想要再反悔已经来不及,也只能看天意了。

    胖子呵呵笑了:“那也未必,那最后二关是什么,你比我们还要清楚,就算有老长虫指点又如何,那二个家伙可未必卖他面子。”

    说起来,在场之人中他对项杨的气运最有信心,如今虽然看似情况不利,胖子却依旧不慌不忙,颇有大将风度。

    凰后讪讪的笑了,心中却是担心更甚。

    说是二关,其实只有一关而已,最后一关那家伙和老龙头的关系可好的很呢,但在这场面上,她也不想多说,只能听天由命了。

    反正那老家伙得了传承之后在这也呆不久,想要彻底收服整个传承之地还早着呢,鬼知道还会不会出现什么别的变化。

    第九十八关中,轩龙羽田愣愣的看着前方,任凭老龙头声声督促也迈不开步子。

    开什么玩笑,自己的肉身再强大,可前面这是啥?

    一片火红的海洋,没有海水,到处都是通红的岩浆在那翻滚不休,时不时的会发出啪啪啪的脆响,那是岩浆中气泡炸裂的声音。一根根火柱冲天而起,高耸入云,一只只已然有了灵识的火鸟在岩浆上方呼啸来去,双翅一振便能引起滚滚火浪。

    在岩浆中,还有一个个完全用火焰结成的巨人,惬意的用那红的发黑的浆水擦洗着身体,又或者埋头进去,咕咚咚的大口喝着。

    整个岩浆海广阔无边,只有一条窄窄的石桥横跨其上,也不知通向何方,但就算有桥,也是残破不堪的,目光可及之处便最少有几十个地方已经断裂,远不可见处还不知道有多少。。。

    最可怖的却还不是这些,而是在这岩浆海深处传来的那种可怕的气息,让轩龙羽田觉得,自己只要敢上桥一步便会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绝无幸理。

    这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震慑,没有道理可讲,但却让他深信不疑,所以任凭老龙头在他识海中说的天花乱坠,他也迟迟不敢动身。

    “这石桥安全得很!就那几个豁口处需要花费点功夫,有我在,保你没事啊!”

    老龙头在他识海中喋喋不休的叫嚷着,心中也是无奈,已经足足在这傻站了一天一夜了,如若自己的真身在此,真恨不得一巴掌就把这小兔崽子拍死拉倒。

    这么一耽搁,项杨也已到了八十三关,离他们还有十五关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