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四十二章:祖龙开元
    项杨如若真的暴体而亡,这书估计就得改穿越的路子了。

    只可惜作者对穿烂了的穿越戏实在无力吐槽,自然舍不得。

    老龙头给的一元祖龙诀项杨早已看过,只是担心其中会有什么陷阱,所以一直未曾修炼而已,但此时到了关键时刻,他的意识本能却主动将其驱动了起来。

    一元祖龙诀与其说是一种修炼的功法,还不如称之为秘法比较合适,九重神龙经是激发体内的神龙血脉,随后吸纳元气以供壮大,而一元祖龙诀则是反其道而行之。

    它将体内的神龙血脉汇聚成一点,称之为开元之途,一共有十二万九千六百个节点,节点也称元点,正好一元之数,全部元点开辟之后,便能获得祖龙之力。

    这种功法极为霸道,修行起来也极为艰难,光是入门便要有九死一生的准备,需要用极其强大的能量淬炼肉体,只有在肉体即将崩溃的情况下,才能激发祖龙血脉,随后才能险中求生得以入门。

    如今项杨浑身被二头六级仙兽的血肉精华撑的即将暴体,却正好符合了一元祖龙诀中‘修者需弃生之念,力行险路,方可聚祖龙之夲源,生死之间自有大机缘’的入门之法。

    原本老龙头一下子给了项杨八颗龙凰仙丹便是给他入门所用,但这小子上来就将仙丹分了大半出去,自己就服了一颗,此时却在机缘巧合之下直接入门了。

    他全身的血液在刹那间沸腾了起来,原本正在体内乱窜的能量在这一刹那间更是狂暴。

    但随之,一股极其微妙的力量从冥冥之中传来,似乎有一声牛哞般的吼声在他体内响起,所有的能量在这一瞬间就被压缩成了一点点金色的光点,顺着骨骼、经脉,从身体的四面八方汇聚,朝着他右手食指的指尖而去。

    顷刻之后,第一个元点被点亮,浑身的压力顿时一松。

    这还未曾结束,他体外的血茧似乎被什么力量所引动了,所有的血肉精华全部朝他一个人涌去,没多久,第二个、第三个元点也被直接点亮,而随之,绿芽儿处也转危为安。

    老龙头看着那片刻间便变的透明的血茧愣了半天,随后才反应了过来,这小子一元祖龙诀入门了?

    昏迷之中便可以修炼这种秘法,而且还能一次成功,这种意识的本能和神识息息相关,这么说来,这小子神识该有多强大啊?

    至今老龙头还不知道项杨根本未曾经过化神期,如今用的还是灵觉,否则他估计下巴都会掉地上。

    说来也怪,无论是老龙头还是凰后,以他们这般的修为去窥探项杨的识海,看到的都是一株正正常常的仙苗,虽然高有六尺,很是妖孽,但和那事实上的十尺仙树相比还是差的太远。

    以他们的修为,又怎能识破鸿蒙枝这种混沌神物所布下的幻象?哪怕那只是一枝残片。。。

    不过如今老龙头已将项杨的肉身视为己物,资质越好便越高兴,和凰后打了个招呼,让她将明显已经支撑不住的绿芽儿抱出,自己则兴致勃勃的再次屠戮了三头六级仙兽,继续将先天胎母阵催动了起来。

    离溯源仙灵阵全部启动还有几天时间,他倒要看看这小子的肉身可以强化到何种地步。

    一元祖龙诀既然已经入门,只要在限度之内,从此之后修炼之时几乎就不会再出现虚不受补的暴体之危了。

    估计是由于那三头六级仙兽并不蕴含龙族血脉的缘故,这次三头也就给项杨点亮了二个元点。

    随后又是三头,又是二个元点。。。

    等到十天后,那块巨型元气石已然接近完全融化,而溯源仙灵阵马上就要完成,此时,项杨的右手食指上已经多出了十八个闪闪发光的元点,而老龙头身旁的六级仙兽也只剩下了寥寥几头。

    加起来足足过去了大半个月的时光,至今风平浪静,眼见谋划了十数万年之事马上便要大功告成,就连老龙头这样心机深沉之辈也不由得有些心花怒放,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

    血茧再次变成透明之色后,老龙头将项杨从玉台上提起,满意的抚摸了一下他强健的胸肌,又低头看了看,呵呵的笑了起来,扭头说道:“凰后妹子,溯源仙灵阵马上便要成了,等我处理掉这些渣滓,等会我们一起入阵如何?”

    凰后正准备点头,却又犹豫了一下,伸手摸出了一个玉环,挥了挥,说道:“如若这次你谋划成功,这里迟早也是你的地盘,这些个仙兽、灵兽全部浪费了也是可惜,要不我用这奴仙环先禁制住,就算带不出去,日后回来之后也能多批拿得出手的手下?”

    老龙头朝她看了看,最终点了点头,毕竟这次自己得到的好处要比凰后多的多,总得卖个面子。

    凰后微笑着将那奴仙环祭起,一道道青色的光芒闪动,在那些幸存的仙兽、灵兽身上结出一个个繁复的阵纹,随后光芒一敛,全数消失。

    老龙头在一旁啧啧赞到:“凰后妹子,你这宝贝还真是了得。。。”

    凰后‘咯咯’娇笑了一声,将奴仙环收起,娇嗔的瞪了他一眼:“你手头的宝贝还少了?如若不是这次看见,我都不知道你是何时将那二条囚仙索给带下来的。”

    老龙头嘎嘎干笑着,抱起依旧昏迷不醒的项杨,朝着前方走去,凰后抱着绿芽儿跟在了后面。

    前方,那块巨型元气石已然全部融化,那散发着炽烈白光的液体已经布满了旁边大大小小的空间,一道道光流随着空间之间的纹路不住流转着,组成了一个繁复的阵法。

    在阵法的中央,有二个青色的高台,每个高台都仅能容二人平卧,其中一个还要小些,高低也略有差距。

    一面走着,凰后一面指着那较小的高台,笑问:“老家伙,这便是你说的早有打算?我看这台子是后加的吧?”

    老龙头尴尬的笑了笑,未曾多言,这凰后就是这种脾气,总喜欢把心知肚明的事情扯破了说,倒也未必真是责怪了。

    和女人斗嘴实属不智,老龙头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反正日后总要把这骄傲、随性的女人压在身下狠狠蹂躏的,如今让她嘴上占占便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