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四十一章:深藏不露的补品
    就算先天胎母阵阵再神奇,这一改造也花费了三天三夜的时光,等到血茧渐渐透明,等在旁边的老龙头才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三天,那位让他心神不安的存在并未出现,而肉身的初步返胎也顺利完成,一切实在是再完美不过了。

    要知道,这方丈仙山虽然面积广博,但是和仙界相比只怕连一粒细沙都不如,这先天胎母阵乃是仙阵,很多布阵的材料在这里根本找寻不到,无奈之下也只能找些替代品了,但也正因如此,这阵法的许多功效已经大打折扣。

    先天胎母阵在仙界其实是专供给幼儿培元筑基所用,效力极为温和,但在这里却少了几样关键的材料,使用起来限制极多,首先对本身肉体的强度便有很高的要求。

    虽然对项杨极具信心,但对那位女孩的情况他还是有些吃不准的,毕竟绿芽儿关系到他和凰后的合作,如今没出什么岔子,他也安心了些。

    老龙头也不仅有些感慨,他为这一天已然布置了多少年了?只怕连自己都算不清具体时日了,当年中央之地刚降临之时,方丈仙山结界被破,还经常会有外界的修仙者进来,自从那时起,他便已开始布局,为得就是等这一天啊。。。

    没料到,将近一元之年过去,自己刻意流传出去的血脉竟然没一个能找到试炼入口的。

    数万年前,蓬莱废墟的结界崩溃,他趁机用分光神镜打通了一条通道,最后发现,那里依旧是许进不许出的绝境,而且环境恶劣之极,处处皆是可怕的空间裂缝。

    但是,他依旧想尽了方法,硬是分化了仙灵,从空间裂缝之中传递了讯息出去。

    这次,总算有了反应,五千年余前,陆陆续续有带着神龙血脉的试炼者到来,但依旧没有任何人能走到第七关。

    正在失望时,苍天却总算开眼了,送上了一具比想象当中还要强悍的肉身来!甚至还附赠了一具替代品。。。

    老龙头看着血茧中的项杨,得意的笑着,看来自己的气运已然转浓,等到日后飞升,定能大放异彩,到时只怕仙王之位也唾手可得!

    随后便是一头头仙兽开始遭殃,当然,那些六级仙兽不在其列,他们体内的能量太过强烈,就算是项杨如今也还承受不住。

    几十头低级仙兽被吸干后,这次的血茧已经浓的发黑,而且血液之中开始呈现异象,一些若有若无的虚影忽闪忽灭。

    那是先天胎母阵将这些仙兽体内的先祖本源都提炼了出来的特征,只是太过稀薄,所以呈现的虚影也是幻灭不定。

    这次足足七天七夜,那块巨大的元气石已然融化了一半。

    结束之后,项杨和绿芽儿的肉身看似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仔细看去,皮肤上都有莹莹的光芒流动,光芒外,有一丝丝若有若无的雾气轻然飘起,那是能量并未能完全吸收,有一些逸散的缘故。

    仙兽的血肉精华实在太过强悍,就连项杨也无法完全吸收了。

    老龙头低头看了看,觉得他们还有承受的余地,而溯源仙灵阵的完全启动还有一点时间,于是开始对六级仙兽下手,不过这次他可就小心多了,只屠杀了二头六级仙兽便已停手。

    六级仙兽,只差一步便踏入登天三境的存在,而且中央之地的这些,都是修炼了无数年的老妖,其肉体蕴含的能量已然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嗡’的一声,整个先天胎母阵全部被血光覆盖,二道虚影冉冉升起,这次不再幻灭不定,而是清晰了许多。

    竟然是一龙一兽,龙呈青色,在那血光中翻滚不休,虽是虚影,但似乎依旧能翻江倒海,气势无穷。

    兽有六爪,全身披鳞,黑光锃亮,头生独角,每次一挑,都似乎有种即将要刺破苍天的威势。

    “啧,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也有神龙血脉,隐藏的还真好。。。”

    老龙头对那兽影视若不见,而是紧紧盯着青龙的虚影看着,不时的啧啧称奇。

    遭他毒手的乃是一头黎蜈和一头豪豸,豪豸自然不用去说,一直传说有一丝饕餮的血脉,但如今看来却是未必了,那虚影明明和饕餮不沾边啊。。。

    而那头黎蜈是中央之地难得的独行侠,整个族群中只有他一头仙兽,平时里也低调的很,从来都是一人苦修,如今一看,竟有一丝神龙血脉,老龙头自然是惊讶不已了。

    要知道,老龙头的本体乃是一条黑龙,龙族中地位最低的存在,就算如此,他都已经自诩是神兽血脉了。

    而在龙族之中,青龙的地位还要在黑龙之上,这次老龙头还真是走了眼了,否则的话估计这头黎蜈早已成为他的进补之物了。

    这次项杨和绿芽儿可算是赚着了,这么多灵兽、仙兽中,唯有这黎蜈血脉夲源与他们俩最是契合,项杨有着神龙血脉,而绿芽儿乃是极品木系仙胚,青龙又正好属木。

    不过这六级仙兽的血肉精华实在太过庞大,哪怕有着极品木系仙胚和鸿蒙树的加持,一天之后,绿芽儿便已有些承受不住,雪白的肌肤上竟然渗出了一点点殷红的血液,很快便遍布全身,薄薄的纱衣下,那身贴身的丝袍已被鲜血浸透。

    这还是有项杨在身边,大部分的精华都被他吸收掉的缘故。

    二天之后,项杨也开始有些承受不住了。

    他的皮肤极为坚韧,硬是将吸收到的血肉精华全部锁死在了身体之内,但也正因如此,那些实在消化和储存不掉的能量开始作怪,渐渐的,他整个人都被撑的膨胀了起来,第三天的时候,他的体型已经明显的粗大了一圈。

    老龙头皱着眉头在外看着,那血茧再厚实也阻挡不了他的神识,对里面发生的一切自然是了如指掌,看那血茧的颜色,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这情况有些不妙啊。。。

    他当时挑选的是最弱的二头六级仙兽,倒是确实没想到那黎蜈如此深藏不露,如今看来,判断失误了。

    如若项杨撑不住,那么剩余的血肉精华就将全部灌输到那个女孩身上,那女孩自然也逃不脱爆体而亡的下场。

    可先天胎母阵既然已经启动,就绝无再停下来的道理,和在母胎中一样,提前停下等若早产,对身体的伤害实在太大,到时就算保住了性命也是废人了。

    这可如何是好?难道最终还是得用那备用的肉身嘛?可又如何向凰后交待呢?

    一旁,凰后的神色也有些紧张,如若老龙头将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的话,便会发现,她脑后的簪子和腰间的铜佩曾有一丝微不可见的颤动。

    不会真的出什么岔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