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三十四章:逢夜春风起
    第一百三十四章:逢夜春风起

    项杨原本想,订了婚,原本二人关系应该更近一步才对,虽说到不了什么洞房的层次,但至少也该更亲热一些吧?

    没料到的是,一出门,绿芽儿便从项杨怀中将小凤乌和须弥戒夺了过去,带着它翩然而去,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语:“义母给我也安排了一间密室,我去那边修炼。。。”

    项杨将一直勾着自己小腿的小山巨抱了起来,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位万法仙宗大师姐潇洒离去的身影,无比郁闷的回到了自己的密室。

    从魔眼山巨一族留下的土系宝物中挑了二样最适合小山巨此时食用的天材地宝塞在了它怀里,而后又把以前曾用过的那柄撼山锤拿了出来,哄它到一旁自己去玩耍,自己则盘膝坐下,准备先整理整理思路,而后开始修炼。

    这一坐便是几个时辰,算算已是深夜时分,忽然间他灵觉一动,密室中的光门流转了起来,一个俏生生的身影从内踏出,正是绿芽儿。

    和白天的表现不同,此时的她眼波流转、未语还羞,一张吹弹可破的俏脸粉光流转,煞是动人。

    她不知何时换了衣裳,此时穿着一身薄薄的轻纱,内里则是极为贴身的丝质长袍,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被轻纱笼罩、若隐若现,只是看了一眼,项杨便觉得心头一片火热,差点又没流出鼻血来。

    绿芽儿全身最吸引人的便是一双美腿,丰腴修长、纤细合度,此时露出了一截粉嫩的玉足,随着项杨的目光下移,玉藕般的足尖还俏皮的搓动了一下,简直让项杨有种马上要化身野兽的冲动。

    “芽儿。。。你怎来了。。。”半天,项杨才克制住了直接扑上去的冲动,咽了口口水,涩声问道。

    “怎么,我不能来嘛?那我回去便是。。。”绿芽儿可爱的皱了皱鼻子,哼了一声,作势便要走回光门。

    “啊。。。我非此意。。。”

    项杨连忙起身,往前疾行了几步,一把将她的纤手拉住,这段时间牵手之类的亲热举动已算不得什么,但此时一拉却依旧感觉入手滑腻非常,心中不由一荡。

    他只是稍稍使劲,绿芽儿却似乎有些猝不及防,嘤咛了一声便倒在了他怀中,和他健壮的胸肌一触,身子顿时如受惊的兔子一般轻颤了起来,俏脸微红、盈盈抬头,目光已渐迷离,二人目光顿时黏在了一起,久久不肯分开。

    半晌之后,她檀口微张,吐气如兰,轻轻的娇喘了一声:“嗯。。。”

    一股子馥郁的芳香顿时弥漫开来,似乎还带着一丝丝粉色,整个密室都被笼罩了进去,项杨顿时觉得浑身发热,神龙血脉中隐藏的夲源之性刹那间被激发,不知不觉间已然擎天而立。。。

    佳人在怀,他此时脑海中已无他念,低低嘶吼了一声,化身野兽,猛然将绿芽儿的纱衣撕做了二瓣。

    那轻纱也不知是何物所织,飘洒挥舞间也不落地,竟然就那样悬浮在了空中,将一道健壮如山、一道纤柔似水的身影遮掩了进去,小山巨在一旁茫然的看着,忽然也闻到了一丝清香,浑浑噩噩的酣然睡去。

    轻纱一去,那一层薄薄的丝袍已然等若无物,轻纱挥舞间,项杨颤动着双手捂了上去,入手处丰腴饱满,掌心中似乎都能感觉到那凝脂般的皮肤上因为刺激而起的细小颗粒。。。

    他脑海中的清明终于全然失守,猛然再次一撕。。。

    “项郎。。。”绿芽儿再次轻轻低呼了一声,那一丝羞涩终被抹去,一具滚烫的躯体紧紧的贴了过去,整个人缓缓下蹲,俏脸贴着项杨的胸膛竟是渐渐往下滑去。。。

    项郎。。。然而便是这一声,忽然让项杨的身子猛的颤了颤,眼中欲望、沉沦、挣扎、抗拒之色交替而现,最终他竟是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猛然将已然低首轻吐的绿芽儿推了出去!

    “你。。。你究竟是何人!”

    被推至一边的绿芽儿茫然的抬起了头,眼中有水雾弥漫,捂着胸口,楚楚可怜的说道:“项郎,你这是怎么了。。。我是芽儿啊。。。”

    项杨深吸了口气,将目光从那粉嫩光洁的娇躯上硬生生的挪开,寒声说道:“以芽儿的性子,绝不会喊我项郎。。。你究竟是谁!”

    半晌,他耳边传来了咯咯的几声轻笑,那绿芽儿的身影竟然悄然散去,一个娇柔的声音在密室中回荡:“果然是我的好女婿,为母只是试试你而已,如今看来,我将我那女儿交给你,也算是放心了!”

    那声音很是熟悉,这竟然是万母蛛后?是为了来试探与我?项杨愣愣的站在那,不发一言,空中飘舞的轻纱此时已然落地,他的目光注视在那轻纱上,上面有着一根长长的秀发。。。

    这一夜,项杨辗转难眠,第二天一早,便出去找到了绿芽儿,姑娘似乎也想了一夜的心思,见他径直闯进了自己的密室,嗔怪的白了他一眼:“小杨子,你这急匆匆的不告而入,想干嘛?”

    项杨喃喃无语,也不知该从何说起,难道说昨夜有位疑似你义母的女子假扮成你来勾引我了?以绿芽儿的性子会给自己好脸色看才怪,半天才憋出一句:“想你了。。。来看看你。。。”

    绿芽儿顿时俏脸绯红,轻呸了一口,心头却如灌了蜜一般,低着头,轻咬下唇,轻声说道:“嗯。。。我也想。。。想你了。。。”

    她这话说的极轻,如若不是项杨如今的肉体实在强悍,身体的感官也被强化了无数倍,决计听不出她究竟在说什么。。。

    二句话一说,密室中的气氛顿时旖旎了起来,项杨昨晚也算受了‘惊吓’,直到此时才敢认定面前这个绝对是真的。。。

    刚想微笑着上前将她轻拥在怀,耳边却传来了叽叽喳喳的欢叫声,却是小凤乌从睡梦中醒来,看见他,欢天喜地的扑了上来。。。

    满室春风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