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三十二章:迷雾重重
    第一百三十二章:迷雾重重

    项杨心中一凌,带着缠在了身上的小凤乌和小山巨,干脆利落的转身走了回去,外头传来了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恭迎凰后陛下!”

    声音整齐划一,就好似排练过无数次一样。

    他一面朝里走着,一面心里又隐隐泛起了一丝不该有的怜意,那些原本应该威风八面的仙兽,竟然真的已经被驯服得有如家畜一般了。。。

    而这位主人之一,究竟对自己有何用意?

    自从进入这中央之地之后,怪事连连,似乎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有些不正常,项杨素来就是极为谨慎的性子,心中更是不安。

    小凤乌前头吃的太饱,有气无力的趴在他肩头叽叽的叫着,小山巨一段时间不见又长大了不少,化形之后也已有二尺不到,倒是不太适合继续趴在他肩头了,此时正抱着他的小腿,亦步亦趋的跟着。

    看着二个小家伙,项杨心中不由得泛起一股温情,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它们和绿芽儿,他对自己的气运充满信心,就算面对着的是以自己实力根本不可能抗衡的对手,也毫无惧意。

    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根据古礼,他还得等一段时间才出现,径直回到了密室之中,他拿出了一瓶鎏金皇浆,让二个小家伙在一旁当零嘴吃,自己盘膝坐下,准备好好整理一下思路,寻找一些蛛丝马迹出来。

    这么长时间下来,他几乎都忘了这只是一次试炼,既然是试炼,必然就有过关的方法,如今发生的一切,说不定都是试炼中的过程呢?

    先是想起在以前空间中听到的神秘声音,按理来说,如果一切都是由那声音控制的,那么在这里自己也应该得到提示才对,但事实是并没有,那么是否说明整个方丈仙山其实是独立在试炼的空间之外的呢?

    这应该是一个现实中的世界。

    那既然是现实的世界,为何那么多仙兽都甘于潜伏在此呢?要知道,随便它们任何一个,到了山海大陆都能成为一方霸主般的存在,又何必在这屈居人下仰人鼻息呢?

    根据绿芽儿的描述,这方丈仙山是传说中的所在,已然有不知多少年没有了消息,那么是否可以说明,这里虽然是现实的世界,但也是一个独立与山海大陆之外的空间,或者说是被封印的空间呢?

    也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解释为何那些仙兽会不离开,那是离不开啊。。。

    再联想起前几日万母蛛后所言,这个推断应该是正确的。

    那么,问题又来了,这个空间是被谁封印的呢?那位留下传承的仙人?

    二位霸主又是什么身份?是仙人留下控制此处的高手嘛?如若是这样,自己身为传承试炼者,他们却是不该对自己有所敌意才是,那么也就是说,一切的善意都是刻意为之,正常的很。

    但项杨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脑海中总有一丝莫名的疑虑消除不去,但又暂时摸不着头脑,也就只能先放在一边了,小心无大错,看看当时试炼石台上那么多的骸骨便能知道,这修仙一途荆棘密布,想要走的远,绝不能掉以轻心。

    随后他又想到了别的方面,譬如,整个方丈仙山为何没有六级以上仙兽?

    要知道,在末法山脉时自己误打误撞的找到了那具凡骨,当时玉后可是说过,这是第一代蛛后飞升前留下的,项杨如今也不是修仙小白了,已然知道六级仙兽之上的三大境界,蜕凡骨、舍兽身、筑仙灵。

    当时都有仙兽飞升,可之后这么多年下来,如此多的高级仙兽,在这中央之地竟然一个步入三大境界的都没有,简直是咄咄怪事。。。

    项杨对二位霸主可没什么崇敬之心,立马就觉得其中大有问题,极有可能是他们做的手脚。。。

    他又想起了识海中的攀天树,这么大一颗巨树据说还是这中央之地的奇宝之一,莫名其妙便被自己收了,但奇怪的是并未造成多大的波动,至少表面上看,风平浪静,就好像根本没发生过此事一样,要说这里面没问题,鬼都不信啊!

    还有那万母蛛后,堂堂一个六级仙兽,竟然对自己和绿芽儿二个素昧平生的修仙者如此之好,甚至有一种刻意巴结的感觉,真的能只用缘分来形容嘛?项杨又不是三岁小儿。。。

    况且那玉后又去了哪里。。。小凤乌和小山巨的族群为何又好像调转了心思,让二个小家伙和自己接触了。。。

    一时间思绪纷飞,这一切的真相好像都笼罩在一层迷雾之中,也不知何时才能雾散云开,得见天日。

    白山黑宫之中,老龙头仔仔细细的观看着手中的玉简,也是一脸肃穆。

    玉简中,详细的记录了这段时间万母蛛后的一举一动,包括了前几日邀请仙兽前去参加所谓义女订婚之礼的动静,就连再之前,另外二位末法神蛛五级仙兽的去向也全数在内。

    看似简单的情报往往能分析出不少东西,譬如,原本末法神蛛一脉和凰乌一族关系并不贴切,可为何这次却是第一个邀请?只是为了那小家伙收的宠物嘛?

    还有魔眼山巨一族,素来不太喜欢和别人打交道,这次为何也热心的很,二位五级仙兽全部参加。。。

    至于凰后的出场更是让他疑虑重重,两人在一起的年份已得用元年计数,他又怎会不知凰后的脾性?这个看似大大咧咧的家伙其实也颇有心机,莫名其妙去参加这样的一个订婚礼,要说没有一些猫腻,打死他都不信。

    自己的布置是真的泄露了嘛?是否要重做打算,找凰后好好谈谈。。。可透露多少才能即勾起她的兴趣又不至于多出一个争夺的对手呢?毕竟最大的机缘只有一份啊!

    白山黑宫之下,巨大的空间中,除了那些侏儒之外,不知何时又多出了不少金属傀儡,宛如蚁群一般忙碌着,那巨大的法阵正慢慢成型,正当中,一块小山般的巨大元气石已然矗立,被一圈圈繁复的阵纹包围在内。

    在另外一个角落,轩龙羽田所在的那个石棺静静的躺着,一道道黑色的流光将其笼罩在内,时不时的,其中会发出几声声嘶力竭的嘶叫声,宛如兽吼一般。。。

    此时,离方丈仙会传道之日还有三月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