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二十三章:强行送礼
    第一百二十三章:强行送礼

    不多时,内外之地的仙兽们已然聚齐,黑宫那高达百丈的大门发出了‘嗡’的一声巨响,缓缓打开。

    和那些雕塑一样,大门上也有着繁复的花纹,可项杨看了半天也没记住那是啥,那些仙兽们好像早已习惯,根本都不带多看一眼的,老老实实排着队鱼贯而入。

    看着这场面,项杨心中总感觉有些不对劲,这些仙兽放在山海大陆上,每一个都是可以掀起狂风巨浪的主,可在这里却好像是一只只被圈养了无数年的家畜,完全失去了该有的锐气,唯有几头六级仙兽还保持着几分霸气,在众兽之中显得额外鹤立鸡群。

    步入大门后,这黑宫的神奇才真正展现了出来,仿佛穿越了一个世界,出现在面前的竟然是一片如画的景象。

    再也看不见任何人为的建筑,有的只是山清水秀的如画美丽,众人出现在一座高山之巅,旁边游云朵朵,下方则是一望无际的青翠山林。

    前方,有二个高台,高台上二个庞大的身影巍然而坐,远远看去,一道道云气在他们身前缭绕,根本看不清模样。

    在他们下方,则有几十个人影,一个个面无表情的肃立在那,目不斜视,看上去倒像是一尊尊的雕塑。

    恍恍惚惚间只看见上方的一个身影伸手一挥,一排排玉几凭空而现,上面摆放着一盘盘仙果珍馐,随后那个曾经听过的威严声音再次响起。

    “诸位入座,方丈仙会,启!”

    那几十个身影这才好似活了过来一般,上前引着众仙兽入席,原来都是一些侍从。

    看了看在自己身前引路的这位,万母蛛后的脸色有些难看,变得有些心事重重起来,带着项杨等人在前方一排坐下。

    末法神蛛在这中央之地实力不弱,安排的位置自然也不会差,乃是最靠前方的一排。

    但就算已经到了近前,项杨依旧看不清高台上二个身影的真实面目,正在那张望着,隐隐中,他似乎觉得自己的识海中,有什么东西被拨动了一下。。。随后,那身影旁的云气忽然散乱了一下,很快便恢复了正常,但就是那一瞬间,项杨似乎看见了一对炯炯有神的眸子正紧紧的盯着自己,让他有些毛骨悚然。

    和入山门时的绝地求生不同,整个方丈仙会举办的不温不火,除了那一场场仙兽、灵兽之间的切磋还有些看头外,并无太大的波折。

    果不其然,这次参会者中,元婴期以下以及低级灵兽级别的只有项杨和绿芽儿再加上二个小家伙,这还有啥好说的?二个小家伙认主项杨,而绿芽儿是怎么都不会和项杨争夺第一的,自然是他兵不血刃的便夺了第一。

    奖励项杨见过。。。

    竟然是一瓶龙凰仙丹。。。这次是真正的一瓶,整整八颗。。。

    项杨都有种古怪的感觉,这二位霸主难道和自己是亲戚嘛?这摆明了是硬找理由给自己送礼啊。。。

    要知道,仙兽和灵兽切磋第一的奖励也不过是一颗仙丹而已。。。

    最关键的是,那位开口的霸主竟然还直接宣布这切磋获得的奖励归得奖者所有,任何人不得抢夺,违者诛杀。

    在这中央之地,二位霸主所言便是金口玉言,绝无人敢反抗,哪怕是六级仙兽也不例外,他这轻飘飘几个字,直接便给项杨贴上了个附身符。

    方丈仙会便这么不咸不淡的结束了,还有一次讲道,放在了六个月后,临走,那位霸主还让侍从给项杨送上了一份玉简,里面竟然是一门名叫‘一元祖龙诀’的功法以及龙凰仙丹的服用方法。

    霸主出手,岂有凡物?

    回到万母蛛后的洞府,项杨直接进了密室,将那玉简拿了出来,越看越是心喜,越看也越是惊慌。

    这位素未谋面的霸主究竟打的什么主意?为何如此大方。。。

    这绝不能用自己气运滔天来解释了,如果气运之力真能了得到这种地步,那自己还修什么仙,躺在床上等着飞升便是。。。

    一元祖龙诀和项杨以前接触到的所有功法都不同,它根本不讲经脉也不讲境界,这部功法在人体内辟出了十二万九千六百个节点,正好一元之数。

    据说点亮了所有节点之后,便能获得祖龙之力,能与神魔争锋,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神魔是什么概念?传说中那是比仙人还要高贵的存在,当然了,以项杨如今的阅历自然是分不清的,不过听起来就很牛掰的样子啊。。。

    不过虽然这功法看起来很牛,项杨却并不敢轻易修炼,他行事素来小心,搞不清那霸主的目的之前还是谨慎为上,就连那龙凰仙丹,他都不准备直接服用,想了想,直接拿出二颗分装在了二个玉瓶中,而后在密室中央的一个阵法上轻叩了一下。

    不多时,光门闪动,万母蛛后的身影悄然出现,项杨也不废话,笑吟吟的将那二个玉瓶递了上去。

    “前辈,多蒙照顾,这颗仙丹还望收下,也算晚辈孝敬您的。。。还一颗,麻烦您帮我转赠与玉后姐姐。。。”

    万母蛛后一愣,这龙凰仙丹可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对她这个级别的仙兽来说都有极大的诱惑力,要的不是其中的元气,而是二位霸主炼制仙丹时的大道感悟。

    如若是别的东西,她定然不会占一个小辈的便宜,但既然是这种宝贝她也愿不推辞,直接伸手接过,笑道:“那我便代玉珠儿谢过你了。。。”

    将玉瓶在手中转动了会,她略有犹豫,最终还是轻轻的一拂手,再伸出来时,手中多了一个洁白的丝茧。。。

    “我也不能占了你的便宜,此物就当是我的回礼吧。。。好生待它。。。”

    说着话,她又取出了一枚玉简,在上面用神识留言之后一共递了过去,随后便转身而去,留下一句轻淡的叹息声,也不知究竟想起了什么。。。

    项杨执着玉简,另一手的掌心中,那丝茧轻轻的跳动着,似乎有个生命正在孕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