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一十八章:意外的结局
    第一百一十八章:意外的结局

    对仙级丹药的渴望最终战胜了一切,但那些仙兽毕竟都是修行了万年的老鸟,就算一些天生智力不高的种族数万年时光下来也都成了经验丰富的老鸟,就连看似愚笨的巨魔其实也谨慎的很,到最后全部派出了手下参加,而自己却并不准备上场。

    豪豸肥肥笑吟吟的等待着他们安排妥当,这才伸手在巨树的树干上随意一按,也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攀天树全身泛起了青色的莹光,那一块块巨大的树皮竟然如松子一般层层剥开,变幻成了一级级台阶,盘旋而上,百余丈宽的树干,合围总有数百丈,这样的阶梯共有百十条之多。

    豪豸肥肥看了看那些被挑选出来的灵兽,指着那阶梯,说道:“从这里往上,到达光门便能进入,仙级丹药便在其中。。。第一个到达的便能获得,后面的也有其他奖励,开始吧!”

    不少早已跃跃欲试的灵兽闻言一拥而上,项杨却并未着急,而是抬头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那光门所在已经接近千丈,这台阶分为三个阶段,每一个阶段共有九百九十九级,而后会有一个平台,看来是让人休憩所用,第三个平台上便是光门了。

    按这胖子接引使所言,这获得奖励的考验定然极不简单,否则怎么可能会有仙级丹药可得?所以并不用急于一时。

    他的天地福瑞万灵诀的突破并未多久,想要再次突破估计不太可能,但前头灵觉曾经枯竭,如今虽然已有所恢复但却还未满盈,还需休憩一下。

    这么想着,他索性直接背靠着巨树盘膝坐下,进入了混沌观想之中,不过这次他可不敢再去看那青铜古剑上的花纹了,而是直接用来恢复灵觉。

    灵觉的恢复较慢,期间他完全沉浸其中,万事充耳不闻,这一坐便是二天,这才回到了鼎盛的状态,这还是在背后的攀天树一直输送着那种冰凉的能量的情况下。

    等到他睁开眼,先迎来的是绿芽儿关切的目光,二天时间,她身体也基本复原了,但是毕竟骨骼受创,如今行动无碍,但是隐患仍在,仍需调养。

    项杨报以温暖的一笑,随后在绿芽儿羞涩的目光中,张开了双臂,直接将她拥在了怀里,二人皆是那种随性的脾气,既然都已认定了对方,根本不管旁边那些诸多仙兽、灵兽的存在,自顾自的耳鬓厮磨着。

    从进入传承之地开始到现在,几年时间,项杨一直在生死之间徘徊,哪里有过真正放松的时刻?

    如此放开身心的一拥,让他心中那纠集已久的一股子郁气一扫而空,心灵从未如此平静过,绿芽儿也是如此。。。

    在这一瞬间,二人之间忽然有了种心灵相通的感觉,只觉得互相之间原本就应该这般亲昵无比,识海中,那鸿蒙枝轻轻一挥,一股子青雾腾起,而绿芽儿额头的印记也悄然闪现。。。

    就在同时,项杨背后的攀天树忽然剧烈的颤动了起来,那些已然攀上数百级阶梯的灵兽被这变故搞的一惊,有几头甚至直接摔了下来,而且只要掉下来的,均会被攀天树送上一股推力,抛向重力区,几声惨呼过后,全数成了肉泥。。。

    剧烈的颤动来的快去的也快,没几下便平息了下来,看着那几位倒霉蛋留在下方草地上的血痕,那些稳住了身体的灵兽刚松了口气,却骇然的发现自己落脚处忽然一空,攀天树竟然消失了。。。

    所有的灵兽顿时如下雨一般噼里啪啦的掉落,不过这次还算走运,都落在了安全区内,包括豪豸肥肥在内,一双双眼睛全部透露着不可思议的神色,看着那空空如也的空间。。。

    几百丈合围、数万丈高低的一棵庞然大物竟然在刹那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一片树叶都未留下。。。

    一头仙兽揉了揉眼睛,似乎感觉面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影。。。

    场内静寂无声。。。也不知过了多久,豪豸肥肥哭嚎了一声,朝着巨树所在的方向奔了过去,东兜西转了半天却没发现半点端倪。。。

    “这他娘的叫我如何交代?”如果在这世界也有某种生物的话,豪豸肥肥心中估计已有千万只羊驼奔过,直接将他肥大的心脏踩成了肉泥。

    他可是花了大代价才接到了这个肥差,但如今竟然搞的攀天树都消失了,这回头可如何交差才好?

    和那些仙兽不同,他对这入山门的情况可是知晓的,九十九关入山门,三十三关为一级,难度各有上下,每一级只有最后三关有奖励,而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三关的奖励最为丰厚也最难获取。

    这攀天树一关乃是第九十七关,其实并非难在前面的重力区,而是在这获得奖励的攀天树试炼上。

    据说,自有方丈仙山开始,除了那二位霸主之外,这攀天树至今为止只有六人攀上,这六人无一不是中央之地内的翘楚之辈,而豪豸肥肥的一位祖辈也是其一。

    据他所说,攀天树乃是中央之地的顶尖异宝之一,自有方丈仙山之时便存在,只是被大能下了封印故此不能修炼成精而已,否则的话估计早已也是霸主级的存在。

    如今攀天树一失踪,这九十七关自然也就没了。。。从此以后,九十九关入三门就变成了九十八关。。。

    豪豸肥肥越想越心塞,如果二位霸主因此而怒,豪豸一族的那位先祖也保不住自己。

    可这事真心怪不得自己,鬼知道这攀天树为何会在突然之间莫名其妙失踪啊。。。

    他红着眼,在那空无一物的地方团团转着,而后又将视线投在了那些掉落下来的灵兽身上,这事情和它们肯定脱不了干系!

    况且,就算没有关系!也一定要有关系!这里几乎聚集了所有中央之地那些高级仙兽的后辈,只有把他们都拖下水了,自己才能减轻干系!

    而此时,项杨正骇然的观察着自己的识海,手掌紧紧攥着,不敢松开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