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一十二章:舍我为他
    第一百一十二章:舍我为他

    在中央之地,黑白二山乃是圣地,也是整个方丈仙山的中枢。

    在白山黑宫之中,二位鹤发高冠的老人正端坐在宝座之上,其中一个老人手指一圈,面前便有涟漪荡起,化为一面水镜,随后巨树旁的景象便出现在其中。

    那圈出水镜的老人面容苍老,一层层的皱纹堆在脸上,看上去倒像个缩水的桔子,但他身材高大挺拔,双目炯炯有神,身着滚金龙袍,往那一坐,不怒自威、气势昂然,让人一眼之下根本不会去注意他的长相,心中有的只是敬仰。

    老人一旁,则是一个戴着凤羽珠钗的老妇人,面色红润、皮肤紧致,如若不是那一头雪白的头发,看上去倒似个四十许的中年妇女,她身着锦衣,浑身上下珠光闪耀,也不知缀了多少珠宝在上,每一件都有充沛的元气波动,显然都是极其珍贵的法宝。

    老妇人正盈盈的笑着,指着那水镜说道:“老龙头,这娃有几分你们龙族血脉啊。。。你还不放放水?”

    被叫做老龙头的老人不满的瞥了她一眼:“凰后,凤乌和凰乌二族不也有你们凤凰一族的血脉,这么多年了,我怎么也没见你照顾过?”

    凰后咯咯的笑了:“你怎么知道我没照顾的?瞧见那只小凤乌了没?如若不是我。。。”

    她话还没说完,忽然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连忙把嘴闭了起来,斜着眼偷偷的看了身旁的老龙头一眼,看那模样倒好像是一个偷吃了糖被抓住的小女孩。

    老龙头已是脸若寒霜,厉声问道:“你和那几个家伙做交易了?”

    凰后紧紧闭着嘴,拼命摇头。

    “休得哄我。。。上次我便发现分光神镜被动用过,这里只有你我二人,如若不是你,难道还会是我不成?”

    看来是瞒不过去了,凰后马上变了颜色,恶狠狠的瞪着他:“就是你!就是你!你还倒打一耙!”

    老龙头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直接无语,半晌之后才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你这臭脾气还是半点没改。。。”

    “怎么臭了?我香的很!”凰后故意掀动了一下鼻子,装出一副深吸了一口,空气如此芬芳的模样。

    老龙头无奈之下,只能温声说道:“你就别扯开话题了。。。你应该也知道,我们和他们不同,他们只是器灵而已,就算是度过了仙劫的器灵,那也是器灵,而我们呢?乃是神兽血脉,何等尊贵。。。”

    他也不去管凰后的脸色,自顾自悠悠的说着:“如今既然主人已经不在了,那这方丈仙山就是咱们做主,又何必再去找一个枷锁套在自己脖子上?只要这混元道宫在,我们两个联手,就算他们本体前来我们也是无惧,又能把我们怎样?况且我们也并未违背主人的意愿啊。。。九十九关入山门的考核中原本就有这一项可选,又有何错?”

    凰后在一旁嘀咕了一句:“是可以选,但那最后三关是来了九转期试炼者才用得上的考核。。。那二个小家伙可才结丹期。。。”

    “那又如何,规矩中又没有说不可以用,每一关都有生路可寻,主人选的传人定然是气运无双的,如果他死了,那也只怪他气运还不够,我们可没做错什么。。。”

    “老龙头,反正要真出了事,到时你自己担着便是。。。”凰后朝那水镜中看了看,无奈的叹了口气,指了指小凤乌的方向:“万一那小子真的丧命于此,你得出手把这小家伙救了。。。”

    “解除认主嘛?包在我身上便是。。。”

    他们并未注意,在极深的地底深处,那位巨人眼睛缓缓睁开,一双耳朵微微颤动了几下,而后嘟哝了一句什么。

    他的体型实在太过庞大,只是这轻轻的一声,就让地底深处的空间内回荡起了阵阵雷声,根本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幸好上面有厚厚的岩层阻隔,这才没有造成更大的动荡。

    不过看他的嘴唇,似乎说的是,小家伙。。。真。。。自。。。倒霉。。。

    而他的额头,有一点五彩毫光闪动。。。

    草地上,项杨已经接近四百丈,离中央的巨树还有区区百丈的距离,但这百丈却如咫尺天涯,过了三百丈后,他肉体的造血已经比不上血液流失的速度,昏厥感渐渐袭来。

    此后的每一步都如同行走在地狱中,肉体已经痛的麻木,但那空虚而又无力的感觉却愈发沉重,项杨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而后一张嘴便是一道血箭射出,里面还带着小小的肉块,剧痛让他精神一振,再次往前踏出了一步,正好踏入了四百丈的距离内。

    一千倍重力!

    这次他真的支撑不住了,就连眼球似乎都被这重力压迫的凸了出来,整个人直挺挺的栽倒了下去,落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

    一千倍重力之下,他这小小的体型已然有了数十万斤的重量,堪比一座小山丘,如若不是这草地下方的地方有古怪的话,只怕直接会被他砸出一个大坑来。。。

    玉后一皱眉,抢前了几步,这里的重力让她都有些吃力,她浑身黄芒一闪,用上了土系之力,而后刚想伸手去将项杨扶起,又愣了一愣,慢慢的收回了手,随后带着自己的属下,越过了项杨,往前而去。

    绿芽儿的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朦朦胧胧的看着项杨倒在血泊中的身躯,发出了二声嘶哑的呢喃,一时间,整个天地都失去了颜色,心若死灰。

    巨魔朝着项杨看了看,又看了眼小山巨,开口说道:“它没事!他没事。。。”

    二个他一个指的是小山巨一个是项杨,二人是认主的关系,如若项杨死去,小山巨绝不会还是如今的模样。

    他的声音嗡嗡作响,绿芽儿在迷迷糊糊中听见,就好似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般,努力抬着被泪水沾花了的俏脸,满脸期盼的看着巨魔。

    巨魔摇了摇头,指了指身边的属下,示意他已没有能力照顾更多人,但眼神就一直未曾离开绿芽儿。

    冰雪聪明的女孩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连忙点头,硬撑着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这位前辈,只要你能救他,就把我放下吧!”

    也不知为何,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绿芽儿没有半点对自己生命的依恋,反而觉得轻松无比。

    舍我为他,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