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一十一章:倔强的项杨
    第一百一十一章:倔强的项杨

    “这次方丈仙会怎会搞出个如此险恶入山门考核来?难道是要将咱们一网打尽嘛。。。”

    一旁,二头仙兽聚在了一起,协力护卫着身旁的属下,其中一头真身为半虫半牛的仙兽低声埋怨了句。

    它身边,一头浑身冒着青光的穿山甲朝着前方的巨树看了看:“哞隐,谨言慎行些,那二位的心思可不是我们可以揣度的。。。”

    “入地老哥,再下去,我的这些孩儿可就真的顶不住了。。。”

    哞隐朝着身边看了看,叹了口气,就算它自己,没有这位好友的帮助估计都很难熬到头,更别说那些属下了。

    入地也朝着它身边看了几眼,低声传音过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不行也就只能先放弃它们了,这地方也没啥补充,到时它们正好能让我们进补一二。。。”

    哞隐心头一跳,这位好友的意思是要让自己放弃那些属下,甚至还要吃了它们作为体力的补充。。。那如果真到了它也扛不住的时候,自己又会是什么下场?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不少仙兽都已起了放弃属下的念头,就连仙凰姐妹也已将所有的精力放在了小凤乌身上。

    她们虽然带来了远古祖先所蜕兽身上的一支神羽,但毕竟自身也只是一级仙兽,还无法完全催动,比起小凤乌的重要性来,其他的后辈也只能任其自生自灭了!

    身为高级灵兽,自然对祸福都有了些感应,眼见着那种马上就要命不保夕的感觉越来越浓,一时间,草地上弥漫起了一股绝望的气息。。。

    项杨根本没有精力去关注场内的躁动局面,他依旧一步步的往前走着。

    他体内,骨骼上的金光已经越来越浓,他在短时间内得到了老蛟和轩龙羽田的血脉精华,其实根本没有来得及吸收,有一大半还隐藏在身体内部,如今的压力虽大,却也正好帮他进行着锤炼。

    但再前行百丈,重力增至八百倍,他虽然依旧没有倒下,但皮肤却有些顶不住了,直接被巨大的压力撕裂出了一个个小口,幸好强悍的恢复力再次起了作用,迅速的修补着,但就算如此,只是几步下去,他全身已然被鲜血染红,成了一个血人。。。

    玉后在一旁心头一紧,刚想出手,却见他艰难的提起手摆了摆:“玉后姐姐,先不用,我还顶得住!”

    身处这种局面,此时的项杨并非假意客套,而是真的觉得这样的环境对自己有益,这是一种来自本能的呼唤,让他自己坚持下去。

    他直直的往前走着,鲜血被重力带着,滴落在地的时候都发出了噗通噗通的声响,体内,骨骼上的金光已经连成了一片,而他的额头上第八片鳞片也已钻出了一个小角。。。

    小山巨的臂弯中,绿芽儿已经悠悠醒来,一睁眼,便急急的寻找着项杨的踪迹,随后便看见了那个全身是血的身影,再看看自己所在之处的黄色光罩和感受了一下那并不过分的压力,聪明如她又怎会不明白定然又是项杨所做的安排,呜咽着便想爬起。

    可方才她前头受创过重,虽然服用了项杨的血液,但骨骼却并未愈合,哪里又动弹得了。

    小山巨见她醒来,憨笑着将大手紧了紧,翘起手指朝项杨所在之处指了指,示意‘是主人叫我保护你的’,绿芽儿无力的躺在它臂弯处,泪如泉涌,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坚毅而又倔强的身影艰难的朝前行去,身后,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项杨走的不快,但很稳,慢慢的反而超过了大部分灵兽所在的位置,一时间竟然成了全场的焦点。

    毕竟区区一个结丹期的修仙者,这里在场的每一位都能轻松愉快的将其蹂躏,哪怕是小山巨和小凤乌也一样有着元婴期的实力,非如今的项杨可比。但是,就是这么一个渺小的人物,竟然走在了最前方,而且看似还能继续坚持。。。

    “这小家伙哪里冒出来的?”

    “好像是末法神蛛的玉后带来的。。。”

    “了不得。。。一个人类竟然有这种体魄。。。这岂不是要比咱们妖兽更强?”

    “啧啧啧,这种重力,他还能顶得住,确实了不起。。。”

    场内,那些灵兽是没啥精力再寒暄了,仙兽之间却起了一阵喧哗,就连豪豸肥肥也不由得多看了项杨一眼,眼神中充满了好奇的神色。

    仙凰姐妹之间,小凤乌踩在那支长羽上,扑扇着翅膀,兴奋的叽叽直叫,它可不会去管项杨能否坚持到底,小脑瓜简单的很,主人多牛啊,我也有面子。。。

    玉后松了口气,但依旧亦步亦趋的跟在了项杨身后,她还要分心去照顾一下身边的属下,速度反而更慢了,不过她有第一代末法蛛后的凡骨在身,对这次的考核并不在意,唯一需要肉疼的是,说不定最后那二滴本命精元也得耗费在这了。

    从草地边缘到巨树处共有五百丈,各路仙兽带着属下从四面八方朝当中汇聚而去,但接近的距离是相等的,如今都已过半。

    三百丈后,重力九百倍,项杨终于有些支撑不住,每一步都走的晃晃悠悠的,好像随时就会倒下,身上时不时会飚射出一股股的小血柱,也幸好他肉体的造血功能实在强大,否则的话估计早已成了人干。。。

    但此时,他骨子里的倔强也体现的淋漓尽致,再次拒绝了玉后的帮助,双眼已然血红,依然顽强的扛着压力前行。

    只走了十余丈,他腮帮处传来了咯嘣咯嘣的声音,牙齿都已咬断了几根,急促的喘息着,嘴角也有鲜血滚滚而下。

    这个时候,他脑海里万物皆散、心无旁骛,留下的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坚持。。。

    他已然把这当成了对自己的考验,也是从一个孩子开始,真正踏入成年的试炼!

    哪怕要用生命去做赌注,也绝不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