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零七章:巨树
    第一百零七章:巨树

    树林中央,已有不少仙兽和一些肉体强悍的九级巅峰灵兽抵达,就算光凭肉身,它们的实力也不是如今的项杨可比拟的,就算他九重神龙经修到巅峰,估计依旧会有不少差距。

    这部功法是用来激发神龙血脉的,但并不是说修炼到九重之后就真的有神龙之力了,其实到那时能激发的血脉也最多只有万分之一而已,后面的道路还是要自己一步步的去走。

    所以在项杨和绿芽儿看来甚是辛苦的路途对那些仙兽来说却是轻松无比,早早的便赶到了中央。

    这里是一片数千丈方圆的草地,草地中央孤零零的矗立着一株巨如山岳的参天大树,光是树干便有百丈来宽,抬头望去,浓密的树盖将整个草地全部遮掩了起来,不见天日。

    所有抵达的仙兽、灵兽此时都正聚在那草地外,再前方则已变成了一片血淋淋的屠宰场,数头灵兽正在那哀嚎惨嘶着,方才项杨听到的声音便来自于此。

    看那模样,它们是从里往外爬着,但只是相隔了数丈的距离,对它们来说却恍如天涯,地上已经拖出了长长的血痕,每一头灵兽全身上下都好似被一座山岳压过,整个身体都扁了许多,而且身上还在不断的发出咔嚓咔嚓的骨骼断裂声。

    “仙凰,你来的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后来的仙兽赶到,皱着眉看着前方那些灵兽,问道。

    仙凰扭头一看,施礼道:“原来是咸羊夫前辈,这前面应该便是考核之地了,似乎有点古怪,先进去的几位如今都成了这般模样。”

    她素手轻抬,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您看,就连那丑鸟也快顶不住了。。。”

    咸羊夫乃是二级仙兽,在内围之地也是赫赫有名之辈,咸羊一族僻居一偶,平日里极少出现,不过实力却是不俗,故此仙凰对他很是客气。

    “丑鸟?”咸羊夫闻言朝着仙凰所指的方向看去,却看见在最里面的位置,有一个身影正趴在地上努力的往前挪动着,再仔细看看,不由得哑然失笑。

    也怪不得仙凰叫人家丑鸟了,同为禽鸟之类,凤乌和凰乌二族和这号称盗贼鸟的狩鸦原本关系便恶劣的很,此时见着那位狩鸦一族的仙兽出丑,自然高兴的很。

    那头狩鸦已经化出了真身,不过前面这片空间看来有些古怪,无论是仙兽还是灵兽,也无论是原先的真身有多庞大,最终化出的体型都不会太大,那头狩鸦如今也就只有半丈大小,要知道,它原先可是翼展数十丈的庞然大物。

    此时被仙凰称之为丑鸟的狩鸦全身血淋淋的,一身黑黝黝的羽毛被血液黏在了一起,东一团西一团的难看之极,原本一对威风凛凛的羽翼如今用作在地上推进所用,后头的长羽都折断了不少,看上去好生凄惨。

    最关键的是,它头前脚后的往前挪着,一个红彤彤的屁股正对着外面,一使劲屁股上便鼓起一个大包,放松后又消失。。。如此反复,实在滑稽的很。

    咸羊夫毕竟见多识广,朝着草地上仔细的看了半晌,而后琢磨了一下便明白了过来。

    “这里的重力估计要在千倍之上了吧。。。也不知那里头通向哪里!”

    他说的里头乃是那巨树树干上方的一个孔洞,里面隐隐有莹光闪动,应该也是类似于传送门一类的物事。

    这孔洞离地大约有千丈高低,但和那巨树昂然万丈的高度比起来,根本连树腰都未到,只是在树根稍稍往上一些的部位而已。

    仙凰笑道:“先让那只丑鸟去探探路也好,不过看它那样子,估计连树根都摸不到吧。。。”

    狩鸦原本就不是以肉体见长的仙兽,如今离树根处还有百余丈已然是那副惨样,看来还真的难以挨到了。

    但它如今标准是进退二难,回头吧,往后也有千丈的距离,而且刚才试了试,退后时压力会倍增,这里只要进入一定范围,就逼着你只能向前了,那些灵兽是因为进去的浅,只走了几步便顶不住了,才想着后退,但看现在的样子,估计多半也是逃不出去的。。。

    没多久,草地旁边的仙兽、灵兽越聚越多,基本上所有的仙兽都已就位,灵兽也来了大半。

    场内狩鸦的前进也快接近尾声,它整个身体已经被巨大的压力炸裂了一半,连那红彤彤的屁股都已化作了一堆烂肉,每次一用力,便会飚出一道血柱,不愧是仙兽,它这一路上流出的鲜血几乎都能汇聚出一个小水潭了。。。

    就在此时,虚空中忽然传来了轰隆隆的雷声,所有的仙兽全部面色大变,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从他们身后传来,他们的感觉敏锐的太多,直到一炷香之后,那些灵兽才有了同样的感应。

    树林中,项杨同样也感受到了那股极其危险的气息,他骇然的朝后看去,随后往后撤了几步,一把拽住了绿芽儿的手,便往前奔了起来。

    但是灌木实在太过密集,才走了几步,绿芽儿便低低的惊呼了一声,却是身上的衣裳被尖刺勾住,嗞啦一声扯破了老大一个口子。

    “芽儿姐,冒犯了!”项杨无奈,轻声说了一声,直接伸手一提,将绿芽儿扛在了背上,随后便宛如一头豹子一样,朝着前方直冲而去,任凭那根根尖刺将自己划的遍体鳞伤也绝不停步。

    他对自己的感觉很是自信,身后传来的,那是一种大恐怖,似乎只要沾上,便会万劫不复!

    最为关键的是,那种恐怖的感觉正在步步逼近!

    如果站在上空看去,整个树林纵横千里,此时,在四周,有一股黑雾卷起,黑雾到处,一切灰飞烟灭,就连下方的沃土都有几十丈变了颜色。

    黑雾顺着树林的边缘往内收去,不缓不急,但也无可阻挡,在树林边缘处,有几头灵兽还未入内,被黑雾一卷,刹那间便成了一副光溜溜的骨架,再过些许时候,那骨架也被侵蚀,无声无息的化为了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