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一百零五章:十倍重力
    第一百零五章:十倍重力

    项杨大手握过来的时候,绿芽儿原本其实可以避开的,但不知为何,偏偏鬼使神差般的没有动弹,如今真个被他握住了,心头却又一乱,连忙挣扎了起来。

    但如若不比修为,她的力气又怎能和项杨这种九重神龙经七重的怪胎相比?项杨一开始也有些慌乱,但很快便定下了心来,直接就拖着半推半就的绿芽儿踏入了光门。

    随着年龄的增大,项杨也愈发成熟起来,他的脾气性格原本就是那种直爽的很的,原先因为修为离绿芽儿太远,在她面前总是有些放不开,如今自己也已是结丹期,似乎一下子便拉近了距离,也没有那么患得患失了。

    光影闪动过后,项杨惊讶的发现自己依旧在原处,脚下是细洁的沙滩,前方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回头一看,光门却已不见,前头进来的队伍也不知去了哪里,但绿芽儿倒是还在他身边,估计是因为两人手牵手的缘故。

    绿芽儿总算回过了神,涨红着脸挣扎起来,项杨也没有继续坚持,任由她将手挣脱。

    原本还想等着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提示,可半天之后却毫无动静,项杨皱着眉头转身问道:“芽儿姐,这入山门你们宗门可有记载?芽儿姐。。。”

    绿芽儿似乎有些发愣,直到项杨又呼唤了一声才醒过神来,柔柔的回道:“别说是入山门了,就连中央之地的记载也就寥寥几句。。。”

    “这样啊。。。”项杨摸着下巴四处观察着,同样是所谓的考核,在试炼中每一关都有提示,虽然难但至少有个方向可寻,这里又该如何通过呢?

    正踌躇间,他忽然心头一动,双耳微微一颤,九重神龙经七重之后,他和身体有关的一切都被强化了无数倍,听力自然也是其一,那一声声极遥远处传来的哀嚎声就连绿芽儿都未曾听见,他却听的一清二楚。

    那是来自前方,树林深处的方向。

    项杨心念一转,对着绿芽儿招呼了一声,直接朝林深处而去,却没料到,刚刚踏足其内,身体猛的一沉,人顺着去势往前一扑,差点没摔个倒栽葱,连忙运力与足往前一蹬,随着一声闷闷的跺地声,方圆几丈的土地都颤动了一下,这才堪堪稳住了身体。

    还未搞清楚怎么回事,耳边就听见一声娇呼,却是绿芽儿也中了招。

    都是结丹期修仙者,修为孰高孰低还不好说,但比起身体素质来,绿芽儿可比项杨弱了不少,一进林子,直接便被那突如其来的重力压的踉跄前扑,正好趴在了项杨背上。

    “芽儿姐,你没事吧?”

    那软绵绵的娇躯一触,项杨心头一热,差点便回手一巴掌拍了上去,幸好此时精神原本就高度紧张,这才硬忍了下来,但就算如此,宽厚的背脊依旧不由自主的朝后蹭了蹭。

    绿芽儿面红耳赤的伸手推了他一把,用尽了全力才将二人的距离推开了尺许,这地方古怪的很,感觉中,整个人忽然重了十倍,一时间整个身体都不协调了起来。

    项杨没得到回答,只能又讪讪的自言自语了句:“估计这便是所谓的考核了,芽儿姐,你要支撑不住便与我说。。。”

    半晌,背后的绿芽儿才轻声回复了一个字:“嗯。。。”

    就一个字,却让项杨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似乎感觉这听似恐怖的考核也轻松了起来,放慢了脚步,携着绿芽儿顺着那惨呼传来的方向便朝前而去。

    虽然这里重力是外面的十倍,但相对项杨如今的身体来说根本不成问题。

    而万法仙宗这样的门派,所有弟子都修过炼体功法,虽然和九重神龙经比不了,但这种情况还是难不倒绿芽儿的。之前只是猝不及防才中了招,如今适应了会后也已无事。

    这树林浓荫遮日,里面阴暗的很,和外界不同,这里的空气却清新之极,没有丝毫腐叶、烂枝带来的霉味,项杨仔细观察了一下,除了那一棵棵造型千奇百怪的树木和矮小的灌木及草丛外,这里没有任何动物,就连虫豸也没有一只。

    地上的黑泥看上去极为松软肥沃,似乎踩一脚便会冒出油来,但实际上却极为坚硬,刚才他用尽全力的一跺也就踩出了一个浅坑而已,而后似乎这里的地面有弹性,没多久便慢慢回复了。

    项杨行事极为小心,带着绿芽儿,不紧不慢的往前走着,这里有种长满了倒刺的灌木,让二人的行动迟缓了不少,原本想拿出件法宝来开路,灵觉朝着须弥腰带一探,却骇然的发现竟然毫无反应。

    原先豪豸肥肥就说过,中央之地禁空,却没料到这地方竟然连法宝都不可使用。。。

    项杨无奈,只能走在前头,帮绿芽儿趟出条道来,可没料到的是,这里灌木的尖刺分外锐利。

    如今项杨的肉身已经强悍到一定地步,皮肤的柔韧性也是一样,就算普通的法器也很难划破,可在这尖刺面前依旧不太够看,没多久,身体裸露之处便出现了一道道血痕,幸好他的恢复力同样变态的很,这血痕很快又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绿芽儿在他身后看着,见他为了给自己开路竟然搞的遍体鳞伤,心中又是一荡,不由得又想起在末法殿时他挡在自己面前时的景象,一时间有些痴了,但再走了几步,抬头一看,她忽然又是一阵羞愤。。。

    抬着头往前,在灌木丛里趟了不到千丈,项杨便觉得有些不对,低头一看,顿时傻了眼,围在腰间的兽皮短裤不知何时已成了一条条的碎片,怪不得老觉得裆部有些凉飕飕的感觉。。。

    一回头,却看见绿芽儿不知何时已经落在了几十丈外,低着头一步步往前挪着,以项杨变态的眼力可以看得出她面纱下粉嫩的脖颈都红透了。。。

    “真他娘的丢人!”项杨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地洞可钻,如今法宝又用不了,也没其他衣服可穿,无奈之下只能撅着屁股找到几张树叶,而后用那被扯成一条条的兽皮穿起来挂在了腰间。

    等忙活完,这才腆着脸喊了句:“芽儿姐,快些过来,我估计得赶到这树林中央才能有所发现,还远着呢!”

    绿芽儿微微抬头,用余光迅速的瞟了眼,见他总算遮挡了些,这才加快了脚步,但一张俏脸已然红的好似要滴出血来。。。

    (重力这个词太现代了,但表述起来会比较清楚,诸位看官请勿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