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九十三章:寒极雪崩
    第九十三章:寒极雪崩

    龙宫寒潭上方数千丈,玉后悬空而立,足下便是那高耸入云的雪山之巅。

    此时,她已化为了原形,乃是一只身达十数丈的白玉蜘蛛,和普通的蜘蛛不同,她身体纤细、晶莹剔透,身旁的长足也是修长光滑,不似普通蜘蛛那般毛茸茸的让人作呕,而是有着一种别样的美感。

    如若你仔细看去,她身下,一道道透明的丝线随风而舞,一根根长的无穷无尽,竟然将数千丈宽的雪山之巅都包了起来。

    随后,她清啸一声,往上一拔一拨,整个雪山之巅顿时剧烈的颤动了起来,一块块磨盘大的雪块朝着山下直滚而下,随后,带着万年不化的冰雪宛如巨龙一般朝下冲去,去势越来越急,声势越来越大,到最后,整个雪山全部巨颤了起来,远远看去,就好像是整座山都垮了下来一般。

    雪山之下,那些聚集在一起的水族先是探出水面茫然的抬头看着,随后顿时炸了窝,能飞的直接窜出了水面,不能飞的直恨爹娘为何少生了几条尾巴,一个个惊慌失措的四散而去。

    这雪山上的积雪也不知究竟堆积了多少年月,如今全部垮了下来,这声势实在是惊人之极。

    老蛟唤雨而成的水域原本就不深,如今整个雪山倾倒下来,只怕方圆百里都会被全部覆盖,再加上其中夹杂的巨大冰块,从数千丈的高处坠下,那种力量,就算有了薄薄一层水面减缓,也一样骇人之极,就算是灵兽也抵御不住。

    雪山陡峭,雪崩的声势越来越浩大,瞬间便到了半山腰处,一块块磨盘大的冰块飞溅而起,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速度可比那些正四处逃窜的水族快的多了。

    盏茶时间后,老蛟带着一帮子半步仙兽冲出了龙宫。

    整个龙宫寒潭周遭几十里地的上空已经完全被白茫茫的冰雪覆盖,老蛟刚朝上方看了几眼,一块小山丘般的巨大冰块便迎面砸了上来。

    “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龙宫寒潭四方皆是狼狈逃窜的水族,不少冰块已经砸入了水面,一朵朵血花泛起,哀嚎声此起彼伏,老蛟气急败坏的大吼了一声,单掌一探,一朵青白色的光云闪过,那块巨大的冰块便化为了粉末,四散飘扬而去。

    “龙王大人,这。。。这只怕是雪崩了。。。”他身边,那个尖头尖脑的鱼精朝天空看了一眼,抖抖索索的说道,老蛟看似云淡风轻,其实刚才出招后身体可是有了那么一丝颤动的,以他一级巅峰仙兽的修为竟然也有如此反应,它一个不以肉体见长的半步仙兽只怕更要吃亏。

    老蛟一脚踹去,怒吼道:“梭魔,你个王八蛋!老子难道不知道这是雪崩嘛?我是问,怎么会突然雪崩了!老子在这龙宫待了上万年了,从未听说这寒极眼处发生过雪崩的!”

    毕竟是手下的八大半步仙兽之一,骂归骂,其实老蛟并未用力,但梭魔还是恰到好处的惨叫了一声,顺势被踹飞了数十丈,一块磨盘大的冰块正好砸下,将它直接砸进了水里,半晌之后才爬了出来,一个尖尖的脑袋顶部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鼓包。

    脑袋刚探出水面,它便急急的叫到:“大王息怒啊!以我所见,必然是有人作祟!只怕。。。只怕就是那玉后所为!”

    老蛟朝它瞟了一眼,怒哼了一声:“你们散开,能救多少算多少!我去看看!”

    言罢,他直接化出了原形,百丈长的身躯微微一抖,便迎着上方铺天盖地而来的雪潮而去,转瞬间便已消失不见。

    他身边,那一个个半步仙兽互视了一眼,也纷纷化作了原形,一人选择一个方位四散而开,这雪崩虽然声势巨大,但对半步仙兽级别的九级巅峰灵兽来说还造成不了太大的威胁,特别是那些甲壳类的灵兽,直接便能用肉体扛住一块块巨冰。

    它们体型又大,纵横挪移之下往往一个便能护住数千丈方圆的水域,不多时,因为雪崩引起的骚动已经平息了许多,但从水面上不时泛起的一朵朵血花来看,损失仍是不小。

    长眼柳七其实是一头冉遗,但在老蛟面前它却从不敢将真身全部展现,它很清楚自己的血脉对老蛟会有怎样的吸引力。

    如今便是如此,原本应该蛇首鱼身、有些狭长的体型被它刻意扭成了麻花,六根修长有力的下肢蜷缩起了四根,身上还皆是大大小小、坑坑洼洼的麻包,看上去丑陋的很。

    作为山海奇兽卷中有记载的上古血脉,冉遗天生便有高级妖兽的实力,但也正是因为血脉太过强大,到了灵兽境界后再要提升极为困难,其实长眼柳七的寿元比老蛟只大不小,但修至九级之后,数千年来依旧是卡在半步仙兽而无寸进。

    那蛛后比自己年轻了那么多,据说都已度了仙劫成了仙兽了,而自己呢?想起这烦心事,长眼柳七叹了口气,用力的挥动了一下尾巴,将二块巨冰扫到了一边。

    这段时间这头老淫蛟看自己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对,这次事后,看来是时候带着同族和属下换个洞府了,据说万悬河下游有一个广沃如海的大湖,那里应该可以找到容身之地。。。

    对它这种原本就以肉体见长的上古奇兽来说,雪崩带来的巨冰威胁并不算大,加上原本它也就是敷衍一下,一面琢磨着一面随意的在身边扫开几块应付着差事,至于再远些,那些低阶的灵兽和妖兽的死活,又与它何干?

    化回真身后,它一直刻意和老蛟拉开着距离,所以走的也是最远,如今已快到了唤雨而出的那片水域边缘,这里受到雪潮的影响也较小,更是轻松。

    它正在那敷衍了事的应付着,偶尔抬起头看看依旧不断坠落的巨冰和后方一片白茫茫的雪潮,老蛟已经完全没入了雪潮之中,那轰隆隆的声响震耳欲聋,也不知上方发生了些什么。

    忽然间,眼前一道道莹光闪动,整个空间忽然凝固了一下,就连下方的水域都停止了波动,上方坠下的巨冰也静止了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