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九十章:水晶骸骨
    第九十章:水晶骸骨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声长长的龙吟声在玉室中回荡了起来。

    玉后笑吟吟的直起了身子,纤指一抹,在粉色的唇瓣上刮下了一滴粘稠的液体,随后探入了樱唇之中吸吮了几下,粉嫩的俏靥上浮现了一丝满足之意。

    项杨面红耳赤的坐在玉床边缘,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过去后,一阵疲累随之袭来,不一会,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这一觉直接睡了三天三夜,醒来后只觉得识海一片清明,就连丹田中的元丹似乎都活泼了一些,转动的快了一丝。

    若是好好计算一下,他已有多久未曾入眠过了?自从习得了天地福瑞万灵诀之后,似乎就忘记了睡眠是何物了。

    虽然在混沌观想中一样可以恢复精力,但是那并不是真正的放松。

    视线顺着强健的胸肌往下,大腿上的伤口也已消失,一条兽皮短裤穿的好好的,他松了口气的同时隐隐约约又有些失望,一愣之后,轻轻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无论皮相多么靓丽,那也是头蜘蛛仙兽啊。。。

    想起玉后吸食时的疯狂,项杨很不明白自己的血液怎么会对她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不过幸好她倒是没有涸泽而渔,没把自己直接吸成人干。

    是的,那一晚项杨的‘贞洁’可算是保住了,但玉后足足吸走了他一小半的血液。。。而奇怪的是,那种血液连着生气一同倾泻而出的时候,偏偏会给人带来一种奇怪的快感。。。

    项杨的恢复能力也确实惊人,也不知玉后给他喂食了什么灵丹妙药,醒来时,口中还齿有余香,这一觉下来,失去的那些血液已然补充的七七八八。

    这次玉后没有第一时间过来,让项杨也松了口气,这个身材妖媚之极偏生还长了一副清纯无双脸蛋的妖女诱惑力实在太大,总不能每次见她都直接给自己下刀子吧?

    况且项杨觉得自己的意志力毕竟有限,而九重神龙经带来的淫劫也实在太过厉害,他都不敢想突破六重之后自己该怎么克制了。。。

    绿芽儿和轩龙羽田这几个月过的倒是不错,玉后也没为难他们,反倒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这方丈仙山随随便便的蔬果皆是灵物,他们一路行来光顾着逃命奔波了,哪里有空去收集享用了,如今倒是饭来张口、享受的很。

    那么多灵气充足的食材下肚,轩龙羽田的伤早已痊愈,唯一让他犯愁的是绿芽儿,在之前,他以为必死之时,曾在言语上冒犯过这位万法仙宗大师姐,如今二人共处一室,还真担心会被其狠狠修理一顿。

    幸好绿芽儿似乎忘了这茬,这几个月安安稳稳,虽然从未正眼看过他,倒也没出手教训,每日里除了打坐修炼外便是愣愣的发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其实就连绿芽儿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

    那天项杨遍体鳞伤也要挡在自己面前的画面时时浮现,让她在修炼之时也无法彻底静下心来,这几个月,虽然每日里吃好喝好,修为却一直停滞不前。

    作为千年难遇的妖孽天才,绿芽儿在万法仙宗集万千宠爱与一身,地位超然,门内的师兄弟见她都是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亵渎,她师傅又有怪癖,只收女性弟子,故此平日里根本未和年轻男子有过太多接触。

    这次与项杨同行,一路上在他身上发生了太多的离奇事情,让绿芽儿对他的好奇心与日俱增。

    俗话说,好奇是好感的开始,也不知何时,绿芽儿心中已隐隐约约有了项杨的影子,其中,鸿蒙枝残片和她极品木系仙胚之间那种冥冥之间的感应是其一,但更多的也是基于二人之间在生死路上培养出的默契。

    前段时间,项杨对她屡有冒犯,绿芽儿虽然心中羞恼,但以她的博闻强记自然也知道轩龙王朝的淫劫之事,只是脸皮薄不好意思说出口而已,对项杨本人的观感倒是并无太大改观。

    这次在末法神蛛的巢穴中,眼见自己就要被那令人作呕的黑袍仙兽羞辱,项杨却挺身而出,那个场面对绿芽儿的冲击实在太大,也将少年不屈的身躯深深的印在了她心底。

    二人分坐石室二端,各有心思,在这里无日无夜,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忽然间,耳边隐隐传来了一声轰隆隆的响声,整个石室晃动了一下,随后几只磨盘大的蜘蛛急匆匆的闯了进来,将二人一绑,朝外拖去。

    这种普通妖兽级别的蜘蛛其实对绿芽儿并无多大威胁,但是既然知道自己身处末法神蛛巢穴,而且根据记载,这些蜘蛛和蛛后心神相通,却也不敢反抗,任由它们把自己拖拽了出去。

    在离他们数千丈外,末法神蛛巢穴最深处的一个玉室中,项杨被那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吓了一跳,而后便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玉璧直接倒下,轰隆隆的声响中,似乎整座山脉都随之颤动了起来。。。

    玉璧后,竟然出现了一个不大的空间,空间的正中,端坐着一副晶莹剔透的人类骸骨。

    身旁,那个光门再次出现,玉后半个身子已经从光门中探了出来,朝那骸骨看了几眼,再盯着项杨看去,小嘴微张、秀目滚圆,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这个。。。姐姐,我不是故意的,随手一推它便倒了。。。”

    项杨搓了搓手、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倒不是他故意托辞,醒来后,项杨觉得浑身精力充沛,有一种急需发泄的冲动,随手朝身旁的玉璧上砸了几拳,结果就搞出了这么大动静来。

    玉后看着他,半晌才‘噗嗤’一笑:“我总算知道那。。。”

    她话说了一半,似乎又想起了些什么,指了指骸骨,转而言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嘛?”

    项杨看了几眼,摇了摇头。

    那骸骨的模样就是一普普通通的人类骨架,只是浑身晶莹剔透,看上去倒像是用晶石雕琢而成,它身上的骨骼都是半透明的乳白色,只有头骨正中隐隐透着五色光芒,很是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