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八十九章:难熬的劫
    (第四次修改,编辑大人,真心没啥低俗了啊!麻烦高抬贵手了!)

    第八十九章:难熬的劫

    项杨如今所在之处是一个莹白色的空间,百十来丈方圆,身下是一个圆圆的玉床,桌椅、玉几一应俱全,一角还有一个梳妆台,看上去倒像是女子的闺房。

    不过奇怪的是,此处无门无窗,用灵觉扫过,墙壁、屋顶和地面根本连一丝缝隙都没有,也不知主人是如何出进的。

    身体还是被一层丝茧围着,项杨想了想,直接伸手向前撕去,没料到的是,原本坚韧、滑不受力的丝茧这次竟然被他直接撕扯开了,也不知是否九重神龙经突破了的缘故。

    刚踏出丝茧,面前一道光影闪动,先是一条修长的美腿从一个光门内探了出来,随后便是一声娇笑,一个身着薄纱的女子从光门内走了出来。

    “哟,小弟弟,你可算醒了啊。。。”

    在末法殿时,项杨还未进门便已晕了过去,等醒来后又直接和鬼鬃干了起来,其实对周遭的环境和发生的事情并不清楚,但这女子他却是记得的,正是她拦住了鬼鬃最后一击,那一滴本命精元也是出自她手。

    项杨虽然阅历不深,但自小是孤儿,靠着百家饭长大,一张嘴早已抹过蜜了,既然知道是她救了自己,马上便奉上了一个甜甜的笑容,拱手笑道:“多谢这位姐姐相救。。。。”

    话还未落地,他鼻端闻到了一丝馥郁的幽香,而后再看了看玉后那娇媚的模样和性感之极的身体,整个人忽然不受控制的往前走了几步,双手一伸,便想要将她搂入怀中。

    玉后看着他的动作满脸讶异,以她仙兽级别的实力,只怕弹弹指头便能将项杨击飞,可她偏却纹丝不动,甚至还配合了一下,反而探了探身,看上去倒像是故意送上去一般。

    项杨脸色大变,心中暗暗叫苦,连忙灵觉一动,手一招已经握住了一把黑色的短刃,在玉后古怪的眼神中直接便手起刀落,在自己大腿上来了一刀。

    绿芽儿给的这把碎骨刀果然刀如其名,这一刀下去,整条腿骨似乎都被粉碎了一般,痛彻心扉,原先那一丝因玉后而起的欲望顿时消弭了大半,嘶嘶的闷哼了几声,又往后退了几步,这才完全按捺住了。

    玉后看到他那张间杂了痛苦、欲望、克制、难耐种种表情的脸,不由得捧腹大笑起来,这一笑,媚眼如丝,竟是把大腿上的痛楚都又压下去了几分,连忙非礼勿视,挪开了视线,看着旁边莹白的石壁暗暗叫苦。

    九重神龙经第五重后,这所谓的某种劫数似乎也更猛烈了啊!

    他正在这尴尬,玉后却似乎见到了一件可心的玩具,大笑了一通后便袅袅前行,走到项杨身边,俯身在他耳边轻吹了一口,调笑道:“小弟弟,奴家还不知道你姓甚名谁呢。。。嗯。。。”

    他心知不对,咬着牙硬是用另一手举起了碎骨刀,再次狠狠刺下,这次下手更狠,一刀下去,直接将大腿刺了个对穿,那股剧烈到无以言表的痛楚再次传来,咯嘣一声,竟是牙根都被他咬碎了半截。

    这种肉身上的痛楚其实根本比不上灵觉分化时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剧痛,但是在灵觉分化时,他的意识往往处在现实和虚幻之间,肉体的反应并没有这么剧烈。

    注意力分散之后,他这才硬生生的将手收了回来,只是指尖处那一份柔腻的触感却有些挥之不去。

    但是在项杨心头却一直有着一丝警觉,觉得绝不该就此放纵自己,这种警觉来自本能,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如此,但却让他拿定了主意,绝不能和面前这位女子发生什么!

    其实,项杨早已猜到了这女子的身份,定然是绿芽儿说的那头蛛后无疑,这是一头至少九级巅峰的灵兽,甚至有可能是仙兽,哪怕她幻化出来的人形再美艳,但骨子里却是一只蜘蛛啊!

    自己一个人类,和兽类发生一些不可描述之事,无论如何项杨都闯不过自己心里的关口,这么一想,如若如今面前的是绿芽儿,他是否还克制得住?这问题似乎有些无解。。。

    其实话又说回来,仙兽化形之后,其实除了可以化回本体外,平时的肉体和人类其实并无半点区别。

    在山海大陆上,也有几种在初级灵兽阶段便可化形的兽类,比如天女白狐、苍耳兔,都是高阶修仙者最喜欢的豢养对象,据说双修之后对修仙者还颇有益处。

    但是对目前的项杨来说,他一个妥妥的小处男,第一次竟然是和兽类。。。哪怕是仙兽,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小弟弟,你这是怎么了?”

    见他如此,玉后脸上的笑容愈发妩媚了,索性将整个人都贴到了项杨后背上。

    修炼九重神龙经后,项杨原本还有些稚嫩的身躯如今已经完全长成,身高八尺有余,肩宽体健,玉后的身体依偎上去显得还有些娇小。

    但玉后的丰满却异于常人,她那纱衣原本就薄如蝉翼,项杨刚刚修炼结束又是光着膀子,这一贴之下,项杨浑身顿时一颤,背后传来的那种充实和弹性让他根本舍不得离开。

    他心头的欲火再次被点燃,但实在闹不明白这堂堂的仙兽为何非要挑逗自己,强忍着将手中的碎骨刀转动了一下,咬着牙关苦笑道:“这位姐姐。。。你还是离我远些吧,我这真有些克制不住了,只怕会冒犯了姐姐。。。”

    “那让姐姐冒犯一下你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