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八十六章:小情人
    第八十六章:小情人

    鬼鬃将骨鞭召回,桀桀怪笑了一声,一鞭朝着项杨的肩窝直抽而去,这次他用足了全力,就连空气都被这一鞭抽出了道道波纹,只要抽中,项杨的手臂绝无幸理。

    然而,变故再次发生,项杨身前忽然出现了一张张洁白的蛛网,每一张都将骨鞭的去势消弭了几分,等到落到项杨身上,已变成不痛不痒的一下,甚至连血痕都未曾抽出一道。

    “玉后!你这又是何意?”接二连三的变故让鬼鬃火冒三丈,转身回头朝着依旧端坐在高台上的玉后吼道。

    玉后的脸色很怪异,似乎有着几分好奇又有着几分忌惮,但更多的是兴奋,轻轻摆了摆手,微笑着说道:“鬼鬃大哥,此人你动不得!”

    她说着话,迈步下了高台,只是一步,便出现在了项杨身旁,俯首看了他几眼,踌躇了一下之后,指尖忽然冒出了一点晶莹的乳白色液体,朝着项杨的额头滴落了下去,轻轻一触,便消失不见。

    “你。。。你你,为了这么一个蝼蚁般的小家伙,竟然舍得用你的本命精元?”鬼鬃通红的眼睛瞪的滚圆,就连仙凰等三人都露出了讶色。

    本命精元乃是仙兽最珍贵的东西之一,最大的作用体现在仙劫之时,在油尽灯枯之时,一滴本命精元便可让仙兽恢复一成的战力。

    对于仙兽来说,仙劫乃是最大的劫难,每一次能度劫都是在与天争命,而本命精元则是它们渡劫最大的助力之一,其珍贵之处由此可见。

    对仙兽来说这本命精元每一滴都来之不易,非得苦修百年加上无数天材地宝方能造就,如今玉后竟舍了一滴用在这炼精期的修仙者身上,顿时让鬼鬃等人吃惊不已。

    玉后淡然一笑,双手挥舞间,一道道银丝从指间直泻而出,化成丝茧将项杨完全包裹了起来,而后又是一个。。。

    等到她罢手,项杨体外已不知套上了几层。。。

    玉后这才罢手,回身笑道:“此人和我有缘,诸位给我个面子,放过他罢。”

    说着话,她又朝着一旁笑了笑:“鬼鬃大哥,一个小小的练精期修士而已,不会这点面子都不给小妹吧?嗯,要不这样,这次的酬劳,我再多给你三成可好?”

    鬼鬃罩布下的脸已经涨的通红,他哪里好意思说自己前头吃了大亏,被一个练精期的家伙斩去了一成的神识。。。

    这事要被人得知,他日后怎抬得起头?一时间也只能闷声不吭,咽下了这个暗亏。

    仙凰在一旁嗤嗤笑道:“有缘?玉后妹子,你不会是看上这小家伙了吧?叫我看,要说长相,还是旁边这个更好些呢。。。不过要说身体健壮的话,这小家伙确实不错。。。”

    玉后莞尔一笑:“仙凰姐姐果然好眼光,我还真是看上他了呢!嗯,等他养好伤,我就准备招他入赘了,到时再摆酒席,仙凰姐姐一定要来啊!”

    仙凰脸上笑容不变,眼神中却多了几分玩味之意,欣然应诺后,挥了挥衣袖,招呼了一声:“那便说好了,玉后妹子已然渡劫成功,我们留此也已无事,就此告别吧。”

    她又朝着鬼鬃看了看,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随后便携着身边的那位女子一同离去,身后跟着一群禽类的灵兽,连坐在石台上的都有几位。

    还未到门口,小凤乌却拼命的挣扎了起来,仙凰脸色略微一变,手指凌空虚描,结出一个极其复杂的咒印,随后额头的火苗一闪,带着咒印落在了小凤乌身上,小家伙又挣扎了几下便沉沉睡去。

    仙凰踌躇了一下,转身笑道:“玉后妹子,我家这小东西和你那小情人之间的关系总得了结一下,这事你看。。。”

    玉后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静静的看着她,不发一言。

    仙凰看着她那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樱唇轻咬,眉头越皱越紧,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拂袖一挥,一枚金光灿灿的令牌飞出,落到了玉后身前:“我姐妹俩共得了二块,这块给你,到了地头,一起求那位出手解除可好?”

    玉后这才展颜一笑,伸手将那令牌捉在了手中,前前后后的翻看了几遍,随之收起:“既然仙凰姐姐开口了,小妹又怎能不应?二位姐姐走好!不送了!”

    巨魔远远看着,等仙凰姐妹走后才竖起了一根粗大的指头,瓮声瓮气的说道:“我,一块!酬劳不要!”

    说完,他化出了百丈原型,拖着小山巨便走,见它挣扎不休,直接一拳砸在独眼上,也不知用了什么巧劲,小山巨直接便被他一拳砸晕了,而后便被巨魔扛在了肩头,一步步朝外而去。

    也幸亏玉后这巢穴无论是通道还是大厅都宽敞无比,他只要稍微弯下腰便能通行无碍。

    巨魔身后,同样跟上了一群灵兽,看那样子,大多都是些土木精怪。

    此时大厅中的灵兽已经十去其六,鬼鬃左右看了看,而后指着绿芽儿说道:“玉后,这女娃儿总和你无缘了吧?让我带走如何?”

    玉后笑着挥了挥手:“鬼鬃大哥,你随意便是。。。嗯,些许报酬,不成敬意,你收好。”

    她在那笑着,衣袖中飞出了一点晶芒,是一个碧玉扳指,应该是个须弥戒指。

    鬼鬃看着那扳指缓缓飞到了自己身前,忽然间觉得有些心神不宁,有种莫名的危机感让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还未等他找到这感觉来自何方,却看见面前的戒指忽然化作了一道利芒,朝着他额头疾飞而去。

    “玉后!尔敢!”他顿时一惊,大喝了一声,双掌一合,掌心处忽然传来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随后便有一道炫目的光辉从指缝中闪起。

    鬼鬃连忙松手不迭,但已是不及,轰然一声巨响,他十指连着半个手掌全部被炸的粉碎,随后身前身后皆有一道道晶莹的蛛丝升起,朝着他直扑而去。

    一声凄厉的啸声响起,鬼鬃整个人化作了一团黑雾,等黑雾散去,一头数丈长的蜈蚣现出了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