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八十五章:斩神识
    第八十五章:斩神识

    鬼鬃的本体乃是一头万足鬼蜈。

    就算在珍禽异兽遍地的方丈仙山中,鬼蜈的毒性都可以排进前十,到了仙兽级别后,更是能呵气成毒,一般的兽类只要闻到一丝便会化为脓血。

    原本来说,他这种浑身皆毒的家伙,项杨这种练精期的修仙者只要沾上一点便难逃死劫,可偏偏项杨修炼的乃是九重神龙经,身上又已有了神龙血脉,对这种虫豸类的毒素抗性极佳,刚才一撞之后,只是略微昏厥了一下便已化解。

    其实以鬼鬃的修为,随随便便就能秒杀项杨,但他觉得自己被这么一个蝼蚁都不如的家伙羞辱了一下,又怎肯让他痛痛快快便死?

    这支骨鞭乃是大有来头之物,是他用自己晋级仙兽时褪下的甲壳所铸,不仅仅坚韧无比更能增幅鬼鬃的天赋异法,最是歹毒不过。

    这种叫鬼影迷魂的异法能让对手在不知不觉中陷入梦寐之中,历经千百种酷刑方得醒转,虽是梦境却能让人宛如身受,就算挨过去了,醒来也成了疯子。

    这一鞭来的极快,而且出鞭时项杨便已被鬼鬃锁定,身旁的空气都似乎凝固了起来,根本无法躲闪,但就算能躲,他也不会动弹。

    因为,绿芽儿就在他身后。

    啪的一声脆响,骨鞭狠狠的抽落,幸好万藤盾自动护体,一道青芒浮起,将这一击之力卸去了大半,但是却依旧阻挡不住骨鞭的去势。

    就算是九重神龙经第四重的肉体也抵挡不住仙兽随意一击,血花四溅中,项杨直接被击飞数丈,从胸口至腹部皮开肉绽。

    他天生便有一股狠劲,竟是硬生生又爬了起来,怒吼了一声,朝着鬼鬃直冲而去。

    黑色罩布下,鬼鬃眉头一皱,他的鬼影迷魂专对识海,就算元婴期的修仙者中了也难逃毒手,这小子中招后竟然无事?

    他犹疑了一下,手中的骨鞭再次一转,将冲到半路的项杨绑了个严严实实,骨鞭上倒刺林立,根根有寸许长短,扎入项杨肉体之中后还拖动了几下,瞬间就将他割成了一个血人。

    项杨呵呵惨呼了几声,虽然如今已是遍体鳞伤,身上还绑着一根粗大的骨鞭,但他依旧借着冲势,努力的扭动着身体,向前拱去,在地上拖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直到又挡在了绿芽儿面前这才停下。

    绿芽儿在他身后,秀目中泪花滚滚,想要朝着项杨扑去,可不知何时已中了鬼鬃的招,浑身上下已经僵直,竟是半点动弹不得。

    鬼鬃这才探出了神识,朝着项杨识海探去,二人之间修为差距实在太大,项杨的修为又怎能逃得脱他的探查,一个练精期的小子竟然能挡得住自己的鬼影迷魂,难道说这家伙有什么可以防护识海的异宝不成?

    丹凤当年破掉雷光上人的囚神印后曾重新给项杨下过一个,但遇到鬼鬃这样的高手,摧毁这种封印不费吹灰之力,随后神识便长驱而入。

    再无阻隔之下,鬼鬃的神识进入了一片灰蒙蒙的空间,正是项杨的识海,可还未等他看清四周的状况,一把锈迹斑斑的青铜古剑悠然浮现,轻轻一挥一斩,鬼鬃的那一缕神识便已灰飞烟灭。

    而项杨的灵觉似乎吸收到了什么养分,忽然间又壮大了一丝,随后那青铜古剑再次一斩,一阵连灵魂都被撕裂、无与伦比的剧痛过后,天地福瑞万灵诀直接晋级五重。

    鬼鬃一声惨叫,神识受创可比肉体受伤更为严重,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一份神识便莫名其妙的被斩断了联系,就此消失。

    他露在黑色幕布外的双眼顿时一片通红,好似要滴出血来一般,骇然的看着项杨,仿佛见到了鬼。

    堂堂一个仙兽级别的高手,竟然被一个练精期的小家伙斩去了神识,这事情任谁都接受不了。

    那一份神识足有他全部神识十分之一的强度,虽然仙兽一级一仙劫,每次度仙劫的时候都能增强神识强度,但这种损失依旧无从弥补,也就是说这十分之一神识的消失是永久的。

    短短的惊骇过后,他顿时怒不可遏,尖啸了一声,项杨身上的骨鞭骤然收紧,一声声难听之极的骨骼摩擦声传来,项杨整个人都被勒的变形,九重神龙经激发的神龙血脉也阻挡不住仙兽之威,眼见他便要被大卸八块。

    就在此时,一旁的巨魔忽然出手,大步冲了过去,大手一握便将那骨鞭扯住,双臂上肌肉一块块隆起,竟是凭着蛮力便将骨鞭朝二边扯了开来。

    “巨魔!你什么意思!”眼见那小子便要被绞成肉泥却忽然出了变故,鬼鬃一愣之下顿时怒发冲冠,大声吼道。

    巨魔一声不吭,双手的动作却半点没停,那骨鞭被全部扯开后,小山巨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将项杨拖出,抱在了怀里,小凤乌长鸣了一声,也从仙凰手中飞起,落在了项杨身上,随后抬着头叽叽叽叽的鸣叫着。

    仙凰脸上的媚笑已经有些僵硬,和身旁的姐妹互相看了一眼,摇了摇头,一同向前几步,挡在了项杨和鬼鬃之间。

    “鬼鬃,这小家伙你动不得!”

    鬼鬃朝三人看了看,再看了看项杨身旁的二个小家伙,忽然明白了些什么,指着它们说道:“你们这二个后辈难道已经认主?”

    仙凰苦笑着点了点头:“正是如此,你既然猜到了,那也就不用我们再多费口舌了,这小家伙死不得!”

    “你们。。。”

    鬼鬃盯着她看了半晌,最终还是服了软,这仙凰姐妹俩虽然和他一样都是一级仙兽,但是作为火系异兽,并不太畏惧他的奇毒,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巨魔,自己的毒对这个石头疙瘩根本无效,如今一对三,怎么算都讨不到好。

    但想了想,嘴角又露出了一丝狞笑:“我卖你们的面子,不过只要不弄死他,你们的后辈也就无碍了。。。让我先把他五肢都斩了,做成个人球吧!也好先消消我心头之恨!”

    仙凰松了口气,挥手将小凤乌召回了手中,身子往一旁让了让:“只要不取他性命,随你处置。”

    巨魔看了看他们,走过去一把将小山巨拉开,双指一合,将项杨从它怀里捻起,放在了地上,同样表明了态度。

    只有绿芽儿,看着项杨的惨样,心中即痛又奇,为何是五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