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八十三章:末法神蛛
    第八十三章:末法神蛛

    “末法神蛛?几级的灵兽?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项杨听着愈发不安,名头中能带个‘神’字的想必有些来头。

    “这是上古异种,岂能用等级来划分。。。就算是普通的仙兽,如若落到了末法神蛛的巢穴中也绝对讨不了好。如果一定要说等级,神蛛的母体一般是六到九级。”

    “仙兽都讨不了好?”

    项杨心中一阵恶寒,这岂不是说自己等人基本就是人家毡板上的肉,差不多只能等死了?

    丝茧中,绿芽儿叹了口气:“如果九级的末法神蛛确实不怕仙兽,这是极少几种在灵兽阶段便能化形的兽类,突破到九级巅峰后,便能化为人形,不过那时候已经不叫神蛛了,叫蛛后。”

    “那这一头呢?”项杨惴惴不安的问道。

    绿芽儿没好气的回道:“我哪知道,这末法神蛛的记载少的可怜,但应该没到九级巅峰吧。。。”

    说话间,几枚丝茧已经被拖入了山洞,虽然三人都被困在茧内,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的蛛丝遮挡了所有的视线,但幸好神识和灵觉倒是无碍。

    项杨的天地福瑞万灵诀如今马上就要突破第四重,灵觉合一后强度惊人,光凭灵觉探查也能到达数十丈的距离,故此对所处的环境倒是清楚的很。

    与其说这是一个天然的山洞还不如说这是一条外力开辟出来的甬道,光滑的地面,洞壁上有着一个个均匀的孔洞,就连前进的方向都是笔直的。

    在那些孔洞中,有着一个个拳头大小的丝茧,有些已经破碎,一只只小蜘蛛正在那欢快的啃食着茧体,时不时发出‘吱吱’的叫声。

    随着不断的深入,地面有了一个明显的转折,呈现了一个向下的坡度,估算了一下,差不多已经到了山腹深处,可那些拖曳着蛛丝的蜘蛛们依旧还在不断的前行,项杨忍不住问道:“芽儿姐,这些家伙要把我们带到哪去?”

    “还能到哪去?和蜂群一样,这些蜘蛛也是群居生物,而末法神蛛相当于峰皇,这些小的是把我们当成了猎物,前去上供呢!”

    项杨奇道:“那为何昨晚不去?”

    他们被蛛网捕获至今都过了一天了,难道这些蜘蛛上供还要挑良辰吉日不成?

    绿芽儿沉默了会,还没说话,旁边一个丝茧中轩龙羽田倒是接了句:“说不定是觉得咱们属于稀罕的玩意,万法仙宗的这位师姐又是这般细皮嫩肉,想来可口的很,所以这神蛛准备请客,所以得等客人来齐再上菜啊。。。”

    这家伙伤刚好便一起落到了蛛网中,估摸着这次怎么都逃不脱了,反正都得一起死,也就没了忌惮,说起话来怪声怪气的。

    项杨听着别扭,心头原本也不痛快,也没打算再和他好好说话,刚想骂上二句,灵觉忽然一动,整个人顿时就愣住了。

    前方隐隐传来了一阵阵喧哗之声,其中竟然间杂着不少熟悉的声音。

    那明明是有不少人在聊天啊。。。

    这里竟然会有人?

    又被拖行了近千丈,那喧哗声越来越清晰,而项杨脸上的神情也越来越古怪。

    人言、兽鸣、鸟语,掺杂在了一起,形成了一股吵杂的嗡嗡声,宛如前方是一个集市一般,到底是什么地方?

    没多久,那些蜘蛛终于停止了前行,项杨灵觉一探,前方有一扇厚重的石门正缓缓滑开,刚露出一丝缝隙,那吵杂声便轰然响起,已是到了地头。

    实在太过好奇,还未等石门全部打开,项杨便已将灵觉凝聚成一股,远远的探了进去,但没料到的是,刚探入几丈,几股强大无匹的神识便迎了上来,和他的灵觉迎面相撞。

    项杨一声惨嘶,识海巨震,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所有意识。

    他的灵觉虽强,但和那几股神识比起来却宛如萤火,如此面对面的相碰,又怎会不吃亏?

    不过临到失去意识前,他分明听到了几声古怪的声音,充满了好奇的意味。

    那是一个宽达千丈、高有百丈的大厅,大厅内,下方是一只只形态各异的灵兽,如今正一堆堆聚在一起,用兽类专有的方式聊着天,时不时的还会发生些争执,甚至还有直接干起来的。

    只不过这大厅似乎也有些奇怪的功效,它们之间的战斗引起的动静要小的多,一些天赋的法术根本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到了最后往往就成了肉搏。

    大厅正前方,则有十来个高台,高台上摆着一张张宽大的椅子,上面的灵兽几乎都已化出了一些人形,有的是人首兽身,有的是兽首人身,也有的看上去已经和普通的人类并无太大区别,只不过是某些细节的部位还有着兽类的特征。

    在最当中的位置,坐着五人,也是所有灵兽中化形最为彻底的。

    最左边是一个满脸虬须的壮汉,他身高数丈,肩膀宽阔,全身就在腰间围了一块兽皮,身上的一块块肌肉似乎都有着生命一般,时不时的便会跳动几下,额头有一道竖痕,正啃着一根长长的腿骨。

    在他身边的则是一个干瘪瘦小的老头,蜷缩在椅子上,整个人看上去还没身边这个壮汉一条小腿粗,一身黑衣将他从头到脚包了个严严实实,就连脸上都蒙着一块黑布。

    右侧的二位却是二个长的有几分相似的女子,披着同样的红色轻纱,长的也一般的娇媚性感,额头也都有一个小巧的红色火焰标记,二人唯一的区别在于神态。

    最右侧一位嘴唇稍薄、脸若冰霜,低着头,从身前石几上的玉盘中摘拾了一颗艳红的果子,自顾自的捏在手中把玩着,似乎身边任何人任何事都引不起她半点兴趣。

    而她身边的那位则完全不同,手中端着一个玉杯,里面有着乳白色的酒浆,她时不时的伸出小指蘸取些许,屈指一弹便有几滴酒浆飞起落下,她所在的高台下,已经围了一群灵兽,每当此时总会有不少因为抢夺这几滴酒浆而争执起来,最终化作了互殴。

    这女子坐在高台上妖媚的笑着,时不时的还鼓动几句,一副兴致高昂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