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七十三章:清体重水
    第七十三章:清体重水

    在那个空间中,一胖一瘦二个身影依旧站在那看着面前的景象,对他们来说,心情并不比项杨他们轻松多少。

    十数万年的孤寂,就连他们这种生灵都有些承受不住,如今希望就在眼前,心情激荡也在情理之中。

    当项杨和绿芽儿推倒那石笋收取了金之本源后,两人明显的紧张了起来,半晌之后见并非发生意料之中的动静这才松了口气。

    老笔头有些狐疑的看了胖子一眼:“你有没有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唔。。。”胖子摸着下巴上的肥肉思索了一下:“好像有些。。。似乎是那位的气息。。。但是又有些不像。”

    老笔头朝着景象上那巨如山岳的庞大身躯指了指:“除了那位,还有谁能让这个老怪物都忌惮成那样的。。。”

    “那只怕就是了,不过他既然回来了,为何不来找我们?”

    老笔头摇了摇头,怪声怪气的说道:“他行事素来如此怪异,当年主人还在时不也这般。”

    胖子紧张的朝四周看了看:“嘘。。。可别让他听见了,到时他撒起泼来我可不敢帮你。”

    老笔头顿时打了个激灵,脑袋一缩,长长的倒毛晃悠了二下,马上闭上了嘴。

    胖子笑了笑,又说道:“真要是那位也进去了倒也是好事,中央之地连我们都照顾不到,有他在,至少可保无恙。。。”

    说着话,他看着景象中的项杨,叹道:“这小家伙的气运还真是无敌了,这一路行来我们可没给他什么照顾,结果最好的东西几乎都落在了他手里。。。只盼在中央之地别出什么疏漏。。。”

    项杨可不知道自己又逃过了一劫,将战利品打扫干净后,稍事休息了会便又向前行去。

    出了山谷,又行了几百里,没了魔眼山巨带路,更是小心翼翼,这点距离足足走了二天。

    第三天清晨,刚前行没多远,穿过一片密林后,前方出现了一片丘陵地带,郁郁葱葱的树木环绕着一座座不高的土丘,一个个碧蓝的湖泊点缀其中,煞是美丽。

    项杨带着魔眼山巨走在最前方,绿芽儿抱着小凤乌离他几步之遥,轩龙羽田则是满脸哀怨、一瘸一拐的跟在了后头,一头乌发如今已经成了鸡窝,乱哄哄的朝上竖着。

    走到一片湖泊旁,项杨停住了脚步,碧蓝的水面寂静无波,往深处看去,水色变深,黑幽幽的也不知深有几许。

    朝四周看了看,发现这一片极为宁静,风景如此秀美,草木丰盛,水源也丰富,却连鸟叫虫鸣都无一声,很是怪异。

    事有反常必是妖,他迅速的往后退了几步,差点和身后的绿芽儿撞了个满怀。

    见他紧张兮兮的样子,绿芽儿颇有些快意,似乎很乐意见到他吃瘪的样子,都没注意方才那一瞬间,项杨曲起的手肘离她的丰盈之地只有数寸,放在仙宗之时,她和男子之间最近的接触也在半丈开外,如此接近,还是首次。

    轻抚了一下怀中的小凤乌,绿芽儿轻笑了一声,说道:“如果宗门记载无误的话,这里是千碧湖,整个内围之地最安全的所在,何必如此胆小。”

    “最安全?这是为何。。。不是说内围之地处处危机的嘛?”项杨这才放松了下来,左右看了看,好奇的问道。

    “你没觉得这里的水有问题嘛?”

    “水有问题?有毒嘛?”项杨又走到湖边,取出一件普通的道器,小心翼翼的沾了点湖水看着。

    湖水清澈无比,也无异味,不过许多毒物原本就是无色无味的。

    绿芽儿轻笑着走到他身边,蹲下身子,直接伸出芊芊素手挽了一捧湖水,再看着它淅沥沥的从指缝中流走:“这湖水只要不服下便没事。。。”

    “此乃清体重水,为世间最为纯净的天然之水,服之不。。不孕。。。”说道不孕二字,她俏脸微红。

    “大至灵兽小至蝼蚁,皆是如此,所以此处除了植物之外,不会有任何其他生物。”

    说着话,她拿出了一个玉瓶取起了水,巴掌大的瓶子竟然灌了许久方才收满,显然也是一件须弥法宝。

    将玉瓶收起后,她仰首问道:“你不收点嘛?这清体重水也是一种辅材,可做万金淬炼之用。”

    项杨摇了摇头:“我可没你那样的瓶子,还是算了。。。”

    绿芽儿不再多言,朝着四周看了看,指了个方向说道:“这里千里之内不会有什么危险,我们先用法宝前行,靠近边缘了再下来便是。”

    项杨点头,取出了踏风宝绸,绿芽儿则驾起了一朵白云,两人离地数丈,朝前直射而去。

    轩龙羽田刚走到湖边,掏出了器皿也想取点湖水,抬头一看,哪里还顾得上,嘴里低低的咒骂了二句,连忙也驾起一件飞行宝物,跟在了后头。

    这片千碧湖占地极广,三人飞行了一个时辰,那青丘和碧水的结合才稀疏了起来,远远望去,前方有淡淡的虚影,应该是一座巍峨的高山。

    绿芽儿招呼了一声,和项杨二人降下,随后一回首,冷着脸说道:“你还跟着我们作甚?”

    轩龙羽田讪讪的退后了二步,朝着绿芽儿作了个揖:“芽儿姑娘,这试炼之地中只怕就我们三人了,正该守望相助才对。。。本人不才,也有几分薄力,日后遇到险事,互相也能照应一二。。。”

    绿芽儿丝毫情面都不给他留,直接叱道:“当年仙宗万年庆典之时,你们轩龙王朝之主也曾来过,见到我师傅也得执晚辈之礼,你什么身份,这芽儿二字是你叫的嘛?毫无规矩!”

    轩龙羽田脸色一黑,但又哪里敢翻脸,只能低着头腆着脸应道:“是是是,仙子说的是!”

    半天未曾等到绿芽儿回话,抬头一看,却看见两人已经并肩走远,不由得大怒,如若不是连续二次陷入绝境,让他实在有些后怕,早已拂袖而去,心里暗骂不休,但也只能又垂头丧气的跟在了后头。

    说来也怪,绿芽儿从未给他过好脸色看,而项杨对他却一直客客气气的,但在心中,他对项杨的愤恨反而更多些。。。

    人心叵测,不外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