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六十一章:懵懂少年
    第六十一章:懵懂少年

    二头九级巅峰灵兽之间的战斗竟然能可怕到这样的地步,那一点余波就让绿芽儿这样的结丹期修仙者差点当场送命。

    虽然已脱离险境,但想起那一条条飞溅的金线、一声声震撼人心的巨吼,绿芽儿却仍是心有余悸。

    挨了那金线一下,她受伤颇重,身前那一道横穿了双乳的伤痕也就罢了,就连丹田处的金丹都有些黯淡无光,但万法仙宗之内自然不会缺少上好的疗伤丹药,取出一瓶地级百草逢春膏,仔仔细细的涂抹在了伤口之上。

    女子皆有爱美之心,比起内伤来,这些可能会留下疤痕的伤势才最值得关注。

    处理完伤口之后,绿芽儿才重新披上青幻霓裳,盘膝坐下,服用了一颗蕴灵丹之后入定修炼了起来。

    这地方的竹子长的如此秀美茂密,想来木系元气不少,正合她修炼疗伤所用。

    然而,过了小半个时辰,以她结丹期的修为竟然没有吸收到半点元气,绿芽儿睁眼,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她在这方丈仙山已然待了六年有余,自然知道这里的元气究竟有多充足,就算是外围,随便一个角落都能媲美山海大陆的那些洞天福地,怎么发生这种情况?

    如此一想,她顿时警戒了起来,轻叱一声,一道翠绿的玉环已然执在手中,轻轻一挥,一道道绿色的箭芒朝着四周激射而去。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过后,旁边顿时一地断枝残叶,但绿芽儿反而更为紧张了起来,她手头这件碧玉仙环乃是中阶宝器,全力一击之下,竟然只清空了身旁一丈的竹林,绝对不合常理!这里,应该是个阵法!也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解释为何自己汲取不了半点元气!

    但灵兽不会布阵,能布阵的自然只有修仙者了!又或者自己一个小挪移符竟然到了中央之地?无论是哪样,目前的状况都不太妙!

    果然没过多久,面前便是一阵光影流动,那一圈竹林又恢复了原样,绿芽儿再次出手,操控着碧玉仙环对准了一个方位猛冲而去,然而,半个时辰过去,身边依旧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没有任何别的变化。

    她毕竟才结丹初期,用这种中阶宝器消耗极大,这点时间下来,金丹上的光亮更为黯淡了,如若真将其中的元气耗尽,那金丹崩坏、境界倒退也有可能。

    无奈之下,她只能收手,撩了撩额前散落的秀发,对着竹林施了一礼,轻声问道:“可是哪位前辈在场?万法仙宗绿芽儿在此有礼了!”

    项杨对绿芽儿的动作自然一清二楚,如今他也有些头疼,这六道迷竹阵确实了得,但这消耗也同样巨大,被绿芽儿这一顿胡劈乱砍,搞得他连用元气石补足储存都来不及。

    毕竟最合用的中阶元气石已然告罄,上阶的又舍不得,而低阶元气石在这种玄器级别的法宝面前实在有些不够看了。

    他踌躇了半天也没做好打算,结果见那女子服用了几颗丹药之后调息了会,竟然又开始破坏了起来,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将梵谷木灵杖收了起来。

    裂山罡已然恢复到最佳状态,就算那女子对自己有恶意想来也伤不到自己。

    更何况,自己又不是故意布阵困住她的,是她自己掉进来的啊,那么好看的女孩肯定也通情达理的很!

    可怜的少男并不知道,往往越好看的姑娘就越是不讲理。。。

    “这。。。这是六道迷竹阵。。。”

    随着一个清朗的男声响起,光影一片错乱,竹林缓缓消失不见,一个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绿芽儿面前,正是项杨。

    他穿着一身土黄色的长袍,手执一根木杖,一张算不上多俊俏的脸涨的通红,一出现后便愣愣的看着绿芽儿,说话都有些磕巴,心中来来去去只有一句话‘这女子真的好美。。。’

    其实真要说五官长相,绿芽儿绝对算不得真正的美女。

    鹅蛋脸,嘴唇稍显丰厚,眉色略淡,显得过于秀气了些,五官之中,只有一双眼睛最为出色,双瞳剪水、顾盼生辉。

    但不知为何,项杨就是觉得她好看!就是觉得说书先生口中的仙子也不如她!

    那是一种情窦初开的少男情怀,可见方才那一幕背影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

    绿芽儿平日里对人对事皆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从不见怒也从不多喜,但此时心中却是波涛翻滚,羞恼之极。

    自己竟然入了别人阵法而不自知?想起方才自己几乎不着寸缕的模样,她更是羞怒,洁白的脸颊上飞起了一道红霞,努力的装出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恶狠狠的问道:“很好看嘛!”

    “你真好看。。。”项杨愣愣的看着面前这个仙女一般的女子,不由自主的回了一句。

    绿芽儿顿时被气乐了,以她结丹期的境界自然可以看出这少年的修为最多只有炼精,但布下的阵法竟然连她都无从破除,看来定然是法宝或者阵盘之力了。

    随之,她的目光落在了少年腰间的那一根白玉腰带上,心中恍然。

    她曾在第六石台上见过这根腰带,以她的聪慧自然能判断出这腰带之中会有些什么,那许多修仙者的宝物中有一件高级的阵盘也在情理之中。

    其实绿芽儿完全可以拿走这根腰带,但是让她去解一个男子的腰带,这种事她确实做不到,哪怕那只是一具没有了生机的尸首,如今看来倒是便宜这可恶的小子了!

    其实照理来说,自己用小挪移符之后掉进了阵法之内,这事真心怪不得别人,但是关键并不在此,这可恶的家伙有可能自己看光了啊!

    想到这里,绿芽儿便气不打一处来,气鼓鼓的说道:“好看也不是给你看的!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这么凶?项杨吓了一跳,但又有些心虚,毕竟方才自己可差不多把人看光了啊,还没回话,却听见那女孩又恶狠狠的问了句。

    “说,刚才看见什么了?”

    “没有没有!”项杨连忙摆手:“什么都没看见!我。。我刚才在打坐,刚醒。。。”他努力的解释着,但那躲闪的眼神却已把他出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