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六十章:少年的觉醒
    第六十章:少年的觉醒

    轰隆隆的声响中,草原沼泽翻滚不休,宛如地下囚禁着一头即将脱身而出的巨龙。

    二天后,一道黑色的液体喷薄而出,化作了一股股漆黑的雾气蒸腾而起,数百里的草原全部枯黄,正中处则变成了一个黝黑的泥潭,最接近的地方,就连空气似乎都被腐蚀出了一道道扭曲的波纹,一道黄芒从雾气中冲天而起,朝着远方直射而去。

    这次再无什么变故,几个时辰后,项杨落在了一座巍峨的高山脚下。

    他左右看了看,找了块平坦之地,直接取出了梵谷木灵杖,拼着耗费点元气储存布下了六道迷竹阵。

    连续吃了二次亏,他可不愿意再来第三次了。。。

    那怪兽究竟是什么他至今未知,但是在那怪兽腹中的二天实在是难熬至极,那怪兽也不知是吃什么长起来的,浑身都充满了无所不在的恶臭。

    项杨从那肉壁上劈开的口子中进入了怪兽的血管之中,但就连血液也粘稠发黑,臭的熏人。怪兽的体型又实在太过庞大,项杨顺着血管,足足花了一天多的时间才找到了它的要害部位。

    那是一个几十丈高低的巨型心脏,但是普通的攻击对它根本无用,输出的伤害甚至不如它的修补速度,最终还是靠着裂山罡自带的法术龙破裂山击才得手。

    但就这么一下,裂山罡的元气储存就下降了一小半,项杨将所有的中阶元气石都用上才堪堪补足。

    也幸好他先补足了裂山罡的元气储存,否则他还真有可能被一只死去的怪兽活活阴死。

    怪兽倒下后不久,不知从哪里冲来了一股股的黑色液体,只要沾到的部位,全部被融化成了一滩黑水,项杨原本还抱着侥幸心理,掏出了一件防御性的宝器,结果也被直接融毁,幸好有裂山罡的混元天地罡保护才逃过一劫。

    但是就算如此,等到项杨顺着那黑色液体腐化出来的通路冲出去的时候,裂山罡的元气储存却只剩下了极少的一丝。。。

    不过收获还是有的,在那黑色的液体中,竟然生活着一条条银色的怪鱼,半尺长短,牛首鱼身,腹生六爪,爪有五指,指上生着一个个吸盘,项杨试着用万蛊钵收取,结果出乎意料的顺利,这一路过来,最少收取了几百条。

    小凤乌对着怪鱼似乎极感兴趣,从项杨收取之时到现在一直在他耳边叽叽的叫着,吃了那株万年星火参之后,这小家伙恢复了不少,身上也长出了一些细细的绒毛,但看起来却更丑了。。。

    项杨将它从肩膀上抱下放在了地上,从万蛊钵中取出了一条怪鱼放在了它面前,却没料到小凤乌根本就不吃,而是和那怪鱼大眼瞪小眼的怼在了一起。。。

    项杨摇首一笑,不再去管它,如今最重要的是先把裂山罡的元气补满。

    如今中阶元气石已然告罄,高阶的又舍不得用,只能用那些低阶的了,但是这些元气石数量虽大,但含量实在太小,足足花了上千块,才将裂山罡的元气储备重新补满。

    这一忙活就是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小凤乌似乎和那怪鱼瞪累了,索性一啄,就在其脑袋上二个犄角正中的部位开了个洞,叼出了一颗指甲盖大小的珠子吞了下去,随后便失去了兴趣,垂头丧气的扑闪着翅膀想要飞回项杨的肩膀上去。

    可那只长了几根绒毛的翅膀实在不给力,最多也就蹦跶起二三尺便告无力,它不快的叽叽叫着,不停的啄着项杨的脚面。

    将裂山罡重新穿上,项杨将小家伙抱了起来,又取出了一瓶鎏金皇浆,在掌心中倒了些许,小凤乌乃是标准的吃货,一下子便又兴高采烈起来。

    项杨乐呵呵的看着它,正想在须弥腰带中再翻找一下,看看有什么合用的火系丹药给它服用,忽然间,空中有道白芒闪过,六道迷竹阵上方出现了一个白色的气旋,气旋之中,一条洁白细滑的玉腿伸了出来,随后便是一声闷哼,从里面掉出了一个人来,正好落在阵法之内。

    那人从其上爬起,背对着项杨所在方位左右张望,光看背影,那应该是一个窈窕的女子。

    可这空中怎么会掉下一个女人来?还未等项杨从惊诧中醒来,却看见那女子竟然脱起了衣服,露出了一具羊脂白玉般的美妙躯体,虽有轻纱相罩,但那纱衣薄若蝉翼,若隐若现间,反而更添诱惑。。。

    绿芽儿惊魂未定的看着四周,身边静悄悄的,入目皆是密密麻麻的翠竹。

    总算逃脱了嘛?等了半晌,依旧没有别的动静,她这才松了口气。

    那便是传说中的九级巅峰灵兽?只是战斗的余波,就将她逼到了如此地步。

    绿芽儿至今还有些心疼,那一张小挪移符乃是万法宗门上古流传下来的宝物,绘制方法如今早已失传,用一张少一张,整个宗门现存也不过数张而已。

    她在宗门地位超然,出来历练时宗主担心其安危,这才得了一张,乃是她压箱底的保命之物,没想到还没到达中央之地便已用掉了。。。

    她叹了口气,有用神识探查了一遍,确定四处无人,这才将身上的那件青幻霓裳褪下,只留了一件轻纱罩衣,掏出了一瓶灵药,开始处理起身上的累累伤痕来。

    屡次受挫,让她这样的天之骄女都有些颓然,这第七关,究竟该如何度过?

    在这试炼之地待了几年,如今的项杨已经从一个懵懂的孩童成长为了一个少年,此时忽然看见了如此美妙的景象,他顿时傻了眼。。。

    轻纱下,那浑圆的臀部、盈盈一握的腰肢隐约可见,完美的形成了一道浑然天成的曲线,乌黑的秀发散落在洁白细腻的背部,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对比之下,那肌肤更是白的耀眼。。。

    心中似乎有一层隔膜被捅破,他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心中想着非礼勿视,可偏又挪不开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隐隐中心底还升起了另外一个念头。。。

    要是。。。要是她能转过来,那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