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五十九章:地底巨兽
    第五十九章:地底巨兽

    随着那震动的加剧,一股莫大的危机感随之而来。

    项杨的直觉顿时发挥了作用,甚至连那玉盘都来不及收起,直接足尖一点便跃了起来,手一扬,踏风宝绸化作一股清风将他托起,笔直往空中飞去。

    低头看去,那原本平静的草原竟在刹那间变了个模样,以他所在为中心,一道道波纹状的起伏宛如潮水般涌动而去,咔嚓一声,地上的玉盘四分五裂,随之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出现,将它吞没。

    “这是什么鬼东西!”项杨骇然一惊,催动着法宝全力而遁,方才掠出没多远,他肩膀上,小凤乌忽然间毛发俱张,振翅而起,发出了一声嘹亮的尖啼,化作一道火影,直接朝那黑洞冲去。

    “回来。。。”项杨措手不及,低喝了一声,小凤乌这次却恍如未闻,只是刹那间便没入了黑洞之中。

    项杨眉头一皱,立马顿住了身形,这么长时间陪伴下来,他和小凤乌感情已深,如今小家伙竟然抛下他而去,他怎舍得?但下方传来的危机却也是实实在在的,一时间让他有些踌躇。

    愣了一愣之后,他还是咬了咬牙,将梵谷木灵杖取了出来,也掉头朝那洞口冲了过去。

    有二件玄器在手,就算是那种可怕的蝠翼怪物,相信也有一拼之力!

    刚刚接近洞口,便是一股无可阻挡的吸力传来,就连踏风宝绸这样的宝器都抵挡不住,直接便给拖拽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幽深的空间,一股股腥臭味扑鼻而来,项杨顿时觉得脑袋一沉,就连灵觉都似乎有了刹那间的凝滞,连忙掏出颗清瘴丹含在了嘴里,他所有的丹药中,解毒避瘴的也就这一种最为有效了。

    幸好这种地级丹药似乎效用不错,一股清凉的气息将那腥臭味带来的昏涨感觉冲淡不少,这才松了口气。

    上方的洞口不知何时已经闭拢,洞穴之中只有前方有一点红芒闪动,其他的地方完全是伸手不见五指。

    那红芒处应该便是小凤乌所在。

    项杨索性放弃了所有抵抗,借助那往下的吸力朝着深处直坠而去。

    也不知究竟下落了多深,那一点红芒已然化成了拳头大小的火焰,在深处纵横来去,似乎小凤乌在和什么东西搏斗着。

    再过了盏茶时间,已经能听到小凤乌那叽叽的鸣叫声,顺着火焰散发出来的光芒看去,前方的洞壁上竟然长出了密密麻麻的肉鞭,而它正是和这肉鞭纠缠在了一起。

    小凤乌进入成长期后,身上的火焰虽然还不如三昧真火那般恐怖,但威力也早已非一般的火焰可比。

    此时它啼叫着在那些肉鞭中穿梭,一朵朵火焰四溅而出,那些肉鞭纷纷着起,顿时成了一支支火柱,无声无息的扭动着,一会功夫便成了焦炭。

    但是这肉鞭实在太多,而且往往焦糊后便会直接断落,随后原处便会又冒出一根,好似无穷无尽一般。

    小凤乌愈加愤怒,忽然长啼了一声,浑身的火羽根根炸开,化作了一团熊熊烈火,朝着四面八方直射而去,这一击的威力比方才不知要大了多少,轰隆隆的炸响声中,四周的洞壁都被炸开了一个个巨大的豁口,一股股腥臭扑鼻的液体慢慢渗出,不一会儿便汇成了一道小小的瀑布,朝着洞穴下方泄去。

    项杨此时已经快落到上方,却被小凤乌的这一招攻击弄了个手忙脚乱,幸好裂山罡实在强悍无敌,被那烈火撞上之后顿时一阵黄芒闪耀,也就稍稍减缓了一下下坠之势,并无大碍。

    等那火焰散去,洞壁上的肉鞭已经寥寥无几,但小凤乌也已如一只被扒光了毛的秃鸡,原本漂亮的羽毛已然一根不剩,它徒劳的扇动着光溜溜的翅膀,却再也支撑不住,侧着头朝项杨瞟了一眼,就往深处坠落而去。

    项杨又好气又好笑,顺着那吸力催动了踏风宝绸,借着最后一点火焰的余光,宛如利箭一般朝着小凤乌直射而去,眼见便要将它抓住,整个洞穴忽然急剧的颤动起来。

    他连忙一抄手,将小家伙搂在了怀中,随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浑身上下不知道经受了多少次的撞击,这才掉在了一块软绵绵的物事之上。

    在须弥腰带中翻找了一下,从一堆材料中掏出了一颗夜光珠,在青蒙蒙的光亮映照下,他打量起如今的处境来。

    方才小凤乌那一击之后,洞壁之上竟然渗出了腥臭的液体,那时项杨便已有所醒悟,自己此时只怕是落到了某个巨大怪物的腹中了,此时一看,更是肯定。

    前方依旧是那深不见底的洞穴,而足下和背后则是一层软绵绵、湿漉漉的肉壁,还时不时的颤动着,似乎是自己正好掉到了一个凸起的器官之上。

    此时已到了深处,那股浓厚的腥臭味道就连清瘴丹都无法完全消除,不过似乎毒性已解,身体并无异样,也就随他去了。

    小凤乌似乎对这种毒素免疫,正可怜兮兮的蜷缩在他怀中,晃着脑袋看着自己的身体,灵巧的眼睛中流露出满满的沮丧之意。

    项杨笑着摸了摸它脑袋,掏出了几颗育灵丹放在它面前,想了想又在那几株天材地宝中掏出了一株万年星火参,小凤乌这才来了精神,立马放下了育灵丹,叽叽欢叫着将那株万年星火参叼在了嘴里。

    见它无恙,项杨这才放下了心,举起夜光珠往后走去,前面的深穴估计不会是什么好去处,好不容易落在了这里,自然得找别的出路了。

    这块地方不大,也就丈许来宽,项杨左看右看没有别的通道,索性又将那把劈砍蜂巢时所用的法宝拿了出来,灌足了元气狠狠的朝那肉壁上劈去!

    肉壁的强度和蜂巢差不多,但是带着一种弹力,消弭了不少力度,一剑下去,只劈开了半丈左右的豁口,项杨毫不停歇,连续几剑下去,随着一声难听的撕裂声,面前一空,他连忙朝里挤去,半个身体刚刚入内,那剧烈的震动便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