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五十七章:可怜的鲶蛟大王
    第五十七章:可怜的鲶蛟大王

    这一群鎏金蜂应该是附近一带的霸主,其他怪兽都避其锋芒,这凹谷也就成了禁地一般的存在,这一宿过去安然无事。

    这森林之中看来还真没什么厉害的怪物,项杨在其内整整行进了二天,依旧没有遇到什么高级的妖兽,一进来便遇见了那蝠翼马身的可怕怪兽,他早已提高了警惕,一路小心翼翼,绝不冒失。

    要知道,这关既然是战斗试炼,依前几关的情况来看,说不定哪里就已挖好了坑等着呢!又怎能掉以轻心。

    等到第二天傍晚,面前终于豁然开朗,出现了一条奔腾的大河,对过则是一片碧绿的草原,再远处则能看见连绵不断的青山。

    河宽有数千丈,水流湍急,河水昏黄浑浊,水面上时不时有残枝败叶飘过,倒像是上游发生了山洪一般。

    项杨仔细的左右看了看,还拿出了几块森林中收集的血食,劈了块木板搁了上去,木板流着血水在河水中飘荡而去,好远后才被冲翻,但也没有什么别的动静。

    他这才放心,驾起踏风宝绸,离河面丈许来高,朝着对岸直射而去。

    以踏风宝绸的速度,全力驱使之下,这数千丈的距离也就盏茶时间便能度过,眼见对岸越来越近,忽然间,前方那浑浊的河水一阵激荡,一道红影直射而出,随后,轰隆隆的巨响传来,河面上掀起了数丈高的巨浪,铺天盖地的朝着项杨卷去。

    这一路飞来,项杨从未放松警惕,在那红影射出的一刹那,他便已反应了过来,刚想避开,却又遇上了四面而来的巨浪,无奈之下也只能向上而行了。

    但没料到的是,那红影的速度竟然比踏风宝绸还快,一伸一卷之下竟是直接缠住了项杨的脚踝,随之便是一股巨力传来,将他朝着河水之中拖去。

    红影并非攻击而是拖拽,就连裂山罡也没反应。

    项杨这才看清那红影的真面目,乃是一条长满了细细倒钩的长舌,但还未曾等他看仔细了,旁边的河水便轰然盖下,将他整个人拍进了河中。

    鲶蛟大王很郁闷,它在这万悬河中大小也算个土霸王,可这短短二天,就连吃了二次大亏。

    鲶蛟大王是它自己取的号,其实它如今的本质还只是一条妖鱼,只有等那二支蛟角全部长成之后再历劫成功,方能真正化蛟,但是就算如此,它也已是九级巅峰妖兽,只差那么一步就将跨入灵兽级别。

    兽类的修行和修仙者的级别划分不同,一到九级全是妖兽,突破九级之后便是灵兽,同样九级,九级灵兽之上便是传说中的仙兽了。

    在方丈仙山外围,灵兽极其罕见,在这万悬河中也只有上游龙宫中的那几个老妖怪才是灵兽级。

    昨天,它睡的好好的,结果也不知哪来了一个家伙,直接一喝断流,把它从洞府中拘了出来,幸好它已然有了一丝蛟类血脉,和那家伙有点远亲的关系,又奉上了数千年收刮的宝贝,这才逃过一劫。

    你说说,它招谁惹谁了?这外围之地千年都见不着一次的九级灵兽都能让他撞上。。。

    其他损失也就罢了,可它那些宝贝中有一株龙血草啊,那是它化蛟的依仗,当时正因为发现了这株龙血草,他才特地在此处盖了这个洞府,日夜守护了上百年,眼见就要成熟了,却被那灵兽嗅到了味道,最终落了一场空。

    鲶蛟大王这份郁闷就别提了,整整一天都在这万悬河中兴风作浪,原本清澈的河水被它搅的浑浊不堪,河中的鱼儿更是被它吞食了无数。

    今日,原本暴怒未平的它又被人狠狠的羞辱了一番。

    那是一个没见过的妖兽,好像是传说中的人类,浑身上下加起来还没它一只眼珠大,原本鲶蛟大王也就是见他离河面不远,想顺口吞吃了,却没想到却又踢到了石板。。。

    那小子太狠了啊!一身土黄色的甲壳硬的不像话,直接将鲶蛟大王引以为傲的利齿崩断了大半,而后竟然还带了一个同伴,竟然也它娘的是个灵兽。。。

    虽然还未长成,但这种天生灵兽可比那些后天修炼而成的更强,一现真身,光是威压就让鲶蛟大王差点没炸鳞。。。

    你说你好好一只灵兽你装什么犊子。。。谁能想到一只巴掌大的小鸟、吹口气就没的小家伙竟然会是只灵兽啊!简直是欺鱼太甚!

    这个时候鲶蛟大王却已忘记了自取的封号,老子还没化蛟那就还是一条鱼而已。。。你们都是高高在上的灵兽,却来踩咱这种小角色的脸,天理何在。。。

    不过幸好那二个家伙都不怎么识水性,鲶鱼大王这才舍掉了自己额头上的假丹逃了一命,它已经决定了,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去万悬河最深处窝着,不到化蛟绝不出山!

    项杨可感受不到鲶蛟大王的痛苦,如今他已上岸,正拿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看着。

    方才幸好有裂山罡护体,又不知道那怪鱼发了什么癔症,只咬了自己一口便扔下了这颗珠子跑了,否则估计自己现在已成了别人的腹中之物,这方丈仙山果然还是步步危机啊。

    小凤乌原本对这珠子挺好奇,但凑近闻了闻,却又立马失去了兴趣,无精打采的缩在了项杨肩头,直到他拿出了一颗育灵丹来才又开心了起来。

    左看右看也没看出这颗从那条怪鱼额头夺下的珠子究竟是什么玩意,项杨随手将它收了起来,朝着远方看去。

    以对岸所见,这面是片空旷的大草原,但到了此处才发现,这地方的草最矮的都有半人高低,地上则是泥泞的湿土,看上去倒似一个被密草覆盖的巨大沼泽。

    这地方实在空旷不过,万一真遇到厉害的怪物连躲都没地方躲去。

    刚被偷袭了一次,项杨更小心了些,索性将灵觉全部放出,在自己四周布下了层层警戒,这才向前而去。

    这里无遮无挡,就算离地不高,踏风宝绸的速度也可发挥到极致,那青山虽远,但最多花费个几个时辰便可到达,不知怎滴,项杨总觉得这沼泽草原中有什么东西对自己有着深深的恶意。

    这种感觉虚无缥缈,但是发生了那么多奇妙的事情后,对如今的他来说,这样的直觉比自己亲眼所见还要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