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五十一章:修为大涨
    第五十一章:修为大涨

    面对着面前的三条通道,项杨深吸了口气,如果按照自己的设想,这应该是最后一条了。

    依旧是二死一生的选择,但一次次的磨练下来,他如今对自己的气运已经有了足够的信心,如果按比例来说,前五个通道千许人中才能有一个通过,如今自己还能活生生的站在这里就已经是最好的证明了。

    这一次试炼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必死之路,但对于他来说,却是提升修为的绝佳之处,此时的项杨信心无比坚定!

    依旧是随意而行,踏入了最后一个通道,不出所料,面前的出现了一片绿海,空荡荡的通道内充满了一股生机勃勃的味道。

    就在此时,他识海中那个古怪的意识再次传来,很明显,那是一种愉悦之感,随后,‘咕’的一声宛如嫩芽初暴般轻响过后,一道虚影摇曳而起,轻轻一挥,项杨便被一片汪洋般的绿意淹没,直接陷入了一种似想非想的境界之中。。。

    似乎空间转换,在那一刹那,项杨似乎来到了一个古怪的地方,这里是一片寂静的森林,除了一株株参天巨木外,没有任何别的生物,甚至连一株小草又或者一块苔藓都没有。

    他正站在森林的正中,一株最为高大的巨木之下,这株巨木的庞大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树身宽如山脉,高抵苍穹,最低的枝桠都已有万丈之高,穷极项杨的目力也只能看见一个影子而已。

    也不知何时,也不知何处,传来了‘咔’的一声轻响,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一枝大如山丘的枝桠从空中坠下,奇妙的是,如此庞大的东西却在下坠的过程中急剧的缩小着,到了项杨头顶时,已只有数寸长短,最终化为一道虚影,投入了他识海之中。

    就在此时,天空突然被撕裂,一道道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一只巨大的手掌从撕裂处伸出,狠狠的朝那巨木抓去。。。

    随之,项杨的识海忽然一震,一阵剧烈到无以言表的痛楚传来,将他活生生的从那种境界中逼出,随之,又是一阵冰凉而又惬意的感觉传来,似乎有一种力量在帮他抚平痛楚。

    睁开眼,整个通道已经变了个模样,如玉的甬壁化成了普普通通的顽石,那片绿海也已消失不见,项杨刚准备动用灵觉看一下自己的丹田,忽然愣住了。

    灵觉已然化成了十六支,而起每一支都要超过原先的强度。

    想来想去也只可能是自己识海中的那位‘客人’给自己带来的好处,他深吸了口气,继续往自己的丹田探去,更是欣喜。

    整个丹田已经被一股淡青色的元液填满,原先五种元液只占了正中十分之一不到的地盘,而且感觉中,最当中的乳白色元液似乎比原先要粘稠了许多。。。

    这是要直接向结丹期突破的节奏嘛?

    整个通道被一扫而空,项杨再不停留,大步向前走去。。。

    那个空间之中,老笔头哭丧着脸晃悠着手中一个空空荡荡的青翠玉瓶,欲哭无泪的嚷道:“老伙计,这下我可亏大了啊!这可是我十几万年的积蓄啊。。。”

    胖子笑眯眯的站在一旁,看着面前的景象,指了指项杨说道:“老笔头,我越来越确定这小家伙就是咱们要等的传承者了。。。如果真是他,那也不亏啊,主人留下来的东西原本不都是他的?包括我们。。。”

    老笔头将那玉瓶翻过来倒过去的看着,不满的嘟哝着:“你说的倒轻松,我存点乙木青气容易嘛。。。一百年才这么一滴啊。。。怎么不见你把自己的三昧火精都给他啊。。。”

    胖子呵呵的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迟早要给他的,只是他还没得到天火之源,承受不住火精的威力。”

    老笔头哀声叹气的将那玉瓶收了回去,也朝着那景象看去,皱着眉头说道:“按这小家伙如今的修为,第七关怎么办?这么多年下来,那些家伙可是越来越不老实了呢。。。”

    胖子眼中寒光一闪:“我们把话带到,如果他们还是桀骜不驯,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这次的传承不容有误!磨练是必须的,但是绝对不能危及他性命,这是底线!”

    出了试炼空间之后,项杨朝着身边看去,第六石台上只有寥寥几十具尸首,如今前方只有第七石台还有一人了,他心思又活泛了起来,说不定那人进来的早,这石台上还有宝贝没搜刮掉呢?

    但兜了一圈,所有的尸首手上依旧都是干干净净的空无一物,他不由得有些失望,叹了口气刚想坐下调息一下,却总感觉有些不对,不过却怎么也找不到这种感觉的由来。

    既然静不下心,他索性又站了起来,围着那些尸首看了半天,忽然灵光一闪,这些尸首有一大半都已是枯骨,只有几具是保存完好的,而这些完好的之中又只有一具看上去皮肤仍有弹性。

    他不由得笑了起来,自己毕竟涉世不深,有时候脑子还转不过弯来,根据这些尸首的情况就能分辨出他们来此的时间,后来者肯定也收刮过一遍,自己只要从保存最好的那具搜起就可以了,哪有必要一具具的去看啊。

    认定了那具皮肤仍有弹性的尸首,他仔仔细细的搜寻起来,这次用上了灵觉。

    此人生前应该是个大门派的弟子,长相异于常人,斜眉如剑、鸱目虎吻,看上去有些阴深深的凶恶气势。

    原先项杨光顾着注意他们的手指了,却没仔细打量过,如今细细一瞧,除了没有须弥戒之外,这家伙全身上下好东西不少啊。

    他穿着一身光亮如新的长袍,质地考究,黑底银纹,绣的花团锦簇,还散发着淡淡元气,应该是件防御性的道器,头上的发簪雕工精美,竟然也是一件中阶的道器,腰间束着一根白色的玉带。。。

    项杨灵觉扫过,刚才的感觉又来了,他总觉得有些不协调,但一时间又想不起究竟哪里出了问题,再仔仔细细的探查了一遍,那种感觉愈发浓厚,半晌之后他一拍脑袋,兴冲冲的将那根腰带解了下来。

    此人全身上下所有的东西都是那种精美异常的,唯有这根玉带白板一根,丝毫不加雕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