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四十六章:三昧焚天诀
    第四十六章:三昧焚天诀

    拿出一块中级元气石实验了几次,这具寒冰火鸦确实不错,攻击威力大,速度快,除了需要中级元气石启动这点有些奢侈外,比他手中的绝大部分道器都要强上几分。

    不过被这试炼玩过几次,项杨将它放上玉牌时还是有些忐忑,是死是活也就看这一遭了!

    随之而来的提示顿时让他心都凉了大半截。

    “普通级高级道器寒冰火鸦,本关要求无瑕级高级道器,试炼未完成。”

    果然有坑,那图纸上根本就没标注道器的品质要求。。。

    算算时间,再炼制一模一样的第二件都来不及了,还要求无瑕级高级道器。。。

    难道就这么等死嘛?

    但很快,又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根据试炼者修为,延长六个月试炼时间。”

    恍惚中,项杨觉得二个声音似乎有些不同,第二个听上去柔和了许多,甚至带上了一点鼓励的感觉,就差最后没加上努力二字了。

    不过就算再给六个月又有何用?

    道器的炼制和制符完全不同,复杂程度是符咒的几十倍。根据无瑕级的要求来看,所有的符纹和必须丝毫无差,几种主材和十几种辅材之间的搭配和位置也极其严苛。

    他毕竟是新手,炼制道器又耗时耗力,根本不可能给他太多练手的机会去寻找错失,又怎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做到?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那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完全是指导了:“二个回元阵的绘制上有些问题,第七道符纹和第八道符纹之间的接转之处有些偏移。恒火阵应该用硬笔绘制,聚元阵和惰金箔之间的距离太近。。。”

    没多少功夫,那声音便指出了十来处错失,最后还提点了一句,让他把那块含有冰髓的三阴玄冰晶用上。

    项杨静心闭目,聚精会神的听着,根据声音的指导,手指在空中不停的虚画,等那声音淡去了许久,这才长吐了一口气,睁开了双眼。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的炼制熟练了许多,炼制过程中,那声音还时不时的出来指点一二,让项杨受益匪浅,不过这次他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去熟悉法阵,几乎将手头的符纸用了个精光,所以到了第五个月,才完成了第二件寒冰火鸦。

    项杨隐隐觉得,就算有了那声音的指点,但他毕竟是新手,这件道器似乎也并不完美,但不知道是由于那块带有冰髓的三阴玄冰晶的加成还是别的缘故,这次竟然一次通过,无瑕级高阶道器!

    不过这次可能是由于超时的原因,并无奖励,连一次询问的机会都没有。

    离开试炼后,他惊讶的发现轩龙羽田已经到了第五个石台,想了想,原地调整了几天将自己的状态恢复到最佳后便也朝着第五石台而去。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第五关的试炼竟然是炼丹!

    那是一个宛如仙境的山谷,遍地皆是奇花异草,就连灵泉石乳之类的宝贝都有。

    要求炼制的是一种名叫八芷藏心丹的中阶地级丹药,丹药和道符一样,除了凡、人、地、天、仙的级别之外,品质上也有普通、精良、无瑕、完美之分,这次倒不坑爹,直接告知了要求,精良级。

    精良级吗?看到这个要求,项杨不由得松了口气,但是当他真正上手后才知道,炼丹比制符和炼器难了太多太多。

    这山谷中药材众多,几十里方圆只怕有数万种之多,许多药材外表极其相似,想要从中挑出所需之物已经是件难事。

    不过幸好和前几关一样,这里有一支玉简,项杨只需要先熟悉八芷藏心丹所需的那几种即可,下面就是水磨功夫,在谷内一寸一寸的寻找。

    一共八种主材,十三种辅材,花费了三个月时间,总算收集齐备,主要的时间都浪费了在一种名叫秋鸣草的材料上,这东西虽然名字中带个草字,其实竟然是种昆虫,身体细小,会随着环境而变形变色,喜欢攀附在其他植物上,冒充枝叶,如若不是偶尔听见了它的鸣叫声,根本找不到。

    随后便是药材的提炼了,谷内有药鼎,项杨又修过寂灭火,原本以为不难,但等到真正去提炼的时候才发现不然。

    和炼器所用的金属材料不同,这些药材极易损毁,而每种药材都有自己独特的习性,温度低了无法提炼,温度稍高又直接化为灰烬。

    项杨虽然能使出寂灭火来,但是对这种火焰的掌控其实也才刚入门,加上他得到的原本就是残篇,缺了控制之法,一连数天,材料毁了无数,竟然只提炼成功了二样,还是最容易提炼的佛地黄和轻烟砂,这二种材料与其说是药材不如说是矿物,对温度也没有那么敏感。

    正无奈间,忽然心神一动,随后便有篇篇法诀和图像接踵而来,竟是有人直接将一篇功法刻印在了那里,三昧焚天诀。

    在他识海中,那五个红光大作的篆字翻转不休,有点点赤红的火苗从中落下,只是片刻,他仙胚上的火系部分便更鲜艳了些许,过了许久,那五个篆字方才黯淡了下去。

    他肩膀上,小凤乌原本在地火眼处吸足了火系元气正在消化,这段时间一直有些昏昏欲睡的样子,但此时却忽然来了精神,翅膀一振,第一次飞起,围绕着项杨上下飞舞着,嘴里叽叽喳喳的叫着,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那空间内,胖子的双眼中的红芒刚熄,那个一头倒毛的老笔头就怪叫了起来:“老伙计!你竟然传了他一丝三昧火种?”

    胖子笑眯眯的说道:“有何不可?我把三昧焚天诀都传他了呢!老笔头,如果你听我的,把你的乙木参天诀和乙木青气也传他吧!你没发现他如今的仙胚只有火金二系吗?虽然得了鸿蒙枝残片,但没有你的乙木青气催发毕竟作用不大,如今他没有木系加成,培丹之时恐怕力有未逮呢!”

    老笔头撇了撇嘴:“你是认定了他了,我可未必,依我看,他还不如这小姑娘呢。。。至少是极品木系仙胚。。。”

    面前的景象一转,出现的竟然是孤零零一人的第七石台,上面站着的是一个风姿卓越的少女,穿着一身翠绿纱袍,面容谈不上有多秀美,但是看上去却有种别样的风情。

    她五官平平淡淡,但如果你看的仔细了,便会觉得她就有如一株沾着露水的小草,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

    她额头的绶带中央有一块色深如海的碧玉,不时的散发着一股子充满了盎然生机的轻雾,淡淡的,几不可见,蕴绕在她身体四周,随着她轻微的呼吸宛如波浪般荡漾着。。。

    是的,呼吸,和前方几个平台上的尸首不同,她,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