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四十三章:绝路
    第四十三章:绝路

    轩龙羽田愣愣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家伙,似乎根本没听见项杨的问话。

    能从引气期直接突破到炼精期,这种事情他听都未曾听说过,再加上方才的那个似幻似真的感觉,让他愈发感觉有些看不透他了。

    原本他觉得这小家伙对自己根本没什么威胁,完全是将他作为一个试探的棋子来利用,但现在他却不得不正视起事实来。

    和自己一样都通过了第三次试炼,如今也有了炼精期的修为,看上去气运不比自己差,甚至犹有过之,这些加起来足以让轩龙羽田敲响警钟了。

    毕竟谁都不知道这试炼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只有一个人能获得传承呢?如今项杨一直比他先走一步,那岂不是说最后自己很可能落个鸡飞蛋打的下场?

    想到这里,他眉头紧锁,哪里还顾得上回答项杨的问话,起身头也不回的便朝第四石台走去。

    他并不是没想过直接出手将项杨控制住,但是这么长的时间,他们俩个早就有过比较近的接触,那个提示轩龙羽田也早已知晓。

    在这一刻,他才真正将项杨视作了自己的对手,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悔,怎么会给项杨那么多法术玉简?

    但他毕竟乃是轩龙王朝的王子,虽然在一众兄弟姐妹中地位垫底,但那与生俱来的傲气却半点不缺,自然也不会再去讨回,但还要让他和以前那样和项杨虚与委蛇,这却也做不到了。

    见他忽然对自己换了个态度,项杨一愣之后马上便回过了神,他虽然阅历不深,但在看人识人上乃是强项,略一琢磨,便将轩龙羽田所想摸了个八九不离十,自然也不会再去自讨没趣,但依旧在他背后提点了一句:“羽田哥,下一关乃是炼器!”

    轩龙羽田的脚步微微一顿,但很快便恢复了节奏,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

    炼器?那也是自己的强项啊!

    项杨却并不着急,他还有四个月的时间可以修整,在这期间,他要尽量恢复灵觉的强度,只可惜他如今手头也没有什么这方面的丹药,至于天材地宝,肩膀上的这只小凤乌算一样,但自己舍得这可爱的小东西嘛?况且它还只是雏鸟呢。。。

    这四个月,他将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混沌观想上,这种神奇的法门果然效用极佳,当四个月后,他踏上第四石台的时候,四股灵觉已然都恢复了原先八成的强度。

    四个月了,轩龙羽田并未从试炼中醒来,看来这第四关并不好过,但无论如何,项杨依旧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一来,如今他的实力已经被刚进试炼时强大了太多太多,二来,经过这几次试炼,他对自己的气运也充满了信心。

    随着那声音的提示,又是熟悉的光暗转换,这次出现在面前的就不是原先的书房了,而是一个热气腾腾的空间。

    不过等项杨将这数千丈方圆的空间整个打量了一遍后,发现用热气腾腾这四个字来形容其实并不贴切。

    他所在之处不远有一个地火眼,火焰喷出半丈来高,一股股热浪扑面而来,火眼四周有不少溪流经过,导致了水汽蒸蒸。但是再往远处,则有一片亮晃晃平原,看那晶莹剔透的青白色地面,应该是一片冰原,此时也有一缕缕烟云升起,但那应该是寒气所结。

    这数千丈的空间,竟然被分为了二种截然不同的环境,而且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丝毫不显突兀,这实在让项杨有些叹为观止了。

    抬头看去,上空是一层云气,散发着青蒙蒙的光亮,将整个空间照的通明。

    空间的四周则是平整如镜的玉璧,直入上空的云气之中,也不知高有几许,反正以项杨的目力是看不见尽头的。

    他面前如今有一块半丈来宽的石板,石板上静静的躺着二支玉简,另外便是一套炼器的工具和那块熟悉的玉牌了。

    项杨深吸了一口气,将玉简拿了起来,这二支玉简中应该有一支乃是炼器教学所用,那么也就是说,这一关只需要炼制一件法宝即可,但越是如此,他就越觉得这次的试炼不会简单。

    如他所想,果然如此。

    他大略的先把那炼器教学的玉简浏览了一遍,而后打开了另外一支,将心神沉浸了进去。

    没多久,他又将那玉简放了下来,眉头紧皱!

    这玉简中记载的乃是一种名叫寒冰火鸦的高阶道器图纸,对于品质倒是没什么要求,不过按项杨的估计,这里面肯定有坑。

    既然是高阶道器,那制作步骤之繁琐自然不用多说,光是法阵就有十来个,阵纹上千条,但最关键的并非这个,而是它需要的材料去哪找呢?

    面前除了这二支玉简和炼器工具外可是别无他物了,而玉简中的介绍写的很清楚,这寒冰火鸦需要的主材便有三种,辅材更是多达十数种,虽然每种都有不少其他材料可替代,但是如今他的须弥戒中辅材倒还能找出几样来,可主材却是一件都没有啊。。。

    项杨朝着四周看去,但是观察了许久,除了那片冰原和火眼也就只有那几条清澈见底的小溪了,连块矿石都没看见。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依旧冷静的观察着,绝不信真的会遇到无解的问题,既然给了这个任务,总不可能还要求试炼者随身正好带着这些材料吧?这种概率微乎其微,如果这试炼的主人真的这么安排了,那纯粹是不想让任何人通过了。

    肯定是自己忽略了什么!

    花了整整二天时间,他将这个空间逛了个遍,就差没趴在地上一寸寸的搜寻了,但是依旧一无所获。

    第三天、第四天一直到第七天,他用上了灵觉重新搜寻,甚至踏着浮云板将四周的玉璧都仔仔细细的搜寻了一遍,最终还是失望,这空间内绝对没有任何合用的材料。

    七天时间,他不眠不休,整个人仿佛疯魔了一般,过度的使用灵觉,使得他的意识都有些混乱了,第八天,他终于倒下。

    趴伏在潮湿炎热的泥土里,项杨直接进入了混沌观想之中,足足过了三天三夜才悠悠醒来。

    他茫然的看着四周,难道真的到绝路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