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二十七章:怎么离开?
    第二十七章:怎么离开?

    当那个拄着骨杖的老妇人迈步朝他走来的时候,项杨明显感觉自己的识海似乎被一种古怪的力量侵入了,随后便感到一阵昏沉的睡意袭来。

    但他如今仙苗已有二尺多,灵觉要比普通的引气期修士强大无数倍,只是眩晕了一下,便清醒了过来,甚至由于这种挑衅,识海中的仙苗还有了一丝微微的颤动,指挥着灵觉主动的还击了一下,这已经类似于神识的攻击了,只是他无法自控而已。

    那老妇人的脚步明显一滞,随后脸色一片惨白,强笑着走到了项杨身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幽族大祭司幽丹姆拜见贵客!”

    就算吃了个暗亏,她也并不承认项杨是什么神仙,这个光着膀子的少年,怎么看都没有那种传说中的仙风道骨。

    项杨对这个上来就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的老妇人没什么好感,根本连笑容都欠奉,冷冷的说道:“幽昙说她父亲生病了,带我去看看吧!当然了,我也不保证我肯定能救!”

    幽丹姆能感觉到他的怒气,但毕竟是自己试探在先,而且踢到铁板后对项杨也有所顾忌,不敢多言,直接侧身让在了一边。

    幽昙在石屋门口朝着项杨招着手,她是看见过项杨发威的情形的,对他的信心甚至比项杨自己还要足些。

    石屋内没有任何的装饰物,只在最里面铺着一块植物编织的草席,草席上躺着一个体型壮硕的中年男子,浑身绑着一根根拇指粗的兽筋,正剧烈的挣扎着,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嘶哑的吼声。

    看见项杨和幽昙进去,他身子躬起,浑身的关节都不自然的扭曲着,朝着二人露出了惨白的牙齿,看上去倒像只随时准备暴起噬人的野兽。

    他脸色苍白,浮动着一股不正常的黑气,眼睛通红,眼神浑浊,额头上青筋暴起,嘴角有涎水流出,一看便是失去了理智的样子。

    项杨皱着眉头走近了些,结果刚走到他身前,他便努力的躬着身子,张开嘴咬了下去。

    项杨轻轻一退,从须弥戒中取出了一颗清心丸,直接从他张开的大嘴里弹了进去。

    这清心丸是他那么多收获中少数几种治疗类的丹药,瓶子外的玉片上记载的很清楚‘静心降魔,破毒还清’,也正是听幽昙说她父亲得的是癫狂症,而正好他又有这种丹药,项杨这才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前来,如今就看这药效对不对路了。

    不愧是修仙者炼制的丹药,用在凡人身上药效更是非凡,没多久,中年男子脸上的黑气便褪了下去,眼睛中的血色也淡了不少,那声嘶力竭的嘶吼也慢慢的停下了,喉咙口发出了嗬嗬的响声,不多时,脑袋一歪便不再动弹了。

    幽昙一急,刚想说话,项杨已经摆了摆手:“你父王是这段时间精力透支过度,昏睡过去了。”

    说着话,又掏出了一颗清心丸递了过去:“用水泡开,等他醒来,每天喝点,把余毒散尽就好了。”

    听到石屋内的吼叫停歇了,那老妇人此时也已走了进来,蹲在中年男子身旁,搭了搭脉,面露喜色,对着幽昙说道:“昙儿,你父亲应该没事了。。。真是万幸。。。这位。。。”

    她一时间不知该怎么称呼项杨了,叫仙长?可就算他救了族王也不代表他真的是神仙啊,问名字?似乎又不太恭敬。

    项杨摆了摆手:“叫我项杨便好,我也没准备长待,不知道你们知道不知道如何离开这里?”

    “离开?这恐怕。。。”幽丹姆露出了一丝苦笑:“我们幽族在这里已经繁衍了数千年,从未有人离开过这里。”

    项杨心底一寒:“这里没有通往地面的道路吗?”

    幽丹姆点了点头:“在我们幽族的记载中,我们的祖先也是从地上世界而来,但数千年来再未有人回去过,否则我们也不会沦落到任凭冥刺屠戮的地步了。”

    项杨眉头紧锁,他是顺着地下暗河而后从瀑布上方坠落至此的,那也就是说,那暗河肯定是通往外部的,怎么会没有通路呢?想来想去,大概是因为被峭壁和深渊之类的天堑给挡住了去路,这才无法寻找到吧。

    他来时也注意过,这地下世界最少已经深入地下数千丈,而且旁边的峭壁几乎都是直上直下的,普通人就算炼体有成也绝对攀爬不上,只有修仙者利用飞行法宝或者道术才有离开的可能。

    但是他所有的道器中只有丹凤的那件属于飞行法宝,偏偏又是高级的法器,只有到了分神期用神识祭炼了才可以使用,而道术之中的飞行之术也要化神期后才可以学会,这倒是让他有些头疼了。

    难道说叫他在这地下修到化神期?以他如今的丹田情况,身上的丹药吃光后又怎办?靠自己吸收天地元气?别搞笑了,这样做只怕修到寿限耗尽也未必能筑基!更别说化神了。

    他苦恼了半天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叹了口气,让幽丹姆给自己安排了个石屋先落脚,一进去就在门口摆下了个阵盘,以他的如今的修为也只有这种最简单的五行幻阵能用了,只需要一些元气石便能驱动。

    虽然这里都是凡人,但那老妇人上来便用那种古怪的手段迷惑自己的心神,这里又是别人的地盘,不可不防。

    石屋中也有张草席,随意一坐后项杨有些吃惊,这看似普通的草席上竟有一股凉意传来,似乎灵觉都灵敏了些许,虽然很微弱,但项杨的灵觉何其敏锐,仍是一下子便感应到了。

    这草席难道还是什么宝物不成?他讶然的低头看了看,却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就是普普通通的植物茎叶编织而成,青黑色,编织手法也粗糙的很,但方才的感觉应该无差。

    把此事抛在一旁,他将须弥戒中的道器和玉简全部取了出来,一件件的翻看着,三十多件道器中确实没有任何一件是带飞行功能的,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又翻看了一遍玉简,果然,最低级的浮空术也要炼精期的修为,而且浮空术作用有限,最多也就几丈高低,还不能随意来去,是标准的鸡肋。

    这可怎么办才好?要真说在这里待下去其实也无妨,唯一的危险便是那冥刺了,不过凭着敛息术他就算不敌这传说的很可怕的怪物,但躲起来还是没问题的。

    可是那宝贝石头在外面啊!虽然那石窟隐蔽的很,那石头又不起眼,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真要有了闪失,项杨得悔死。

    将自己如今所有的资源都仔细盘算了一下,他忽然心中一动,取出了一支玉简,用灵觉一探,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好像有点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