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二十六章:幽族和冥刺
    第二十六章:幽族和冥刺

    这一路行来,项杨才知道这地下世界的广大,光是这一条峡谷,就花费了一天的时间。

    出了这个峡谷之后,是一个宽大的谷地,里面长着许多模样古怪的树木,无论什么品种,叶片都很肥大,但却又都不高,最高的也就几丈上下。

    这谷地中水源丰富,一条条小溪将整个谷地划成了一块块小格,黑黝黝的土地踩上去软绵绵的,黝黑发亮的泥土份外肥沃,到处都是一丛丛散发着蓝光的野草和一片片生长在溪水里的水生植物。

    在谷地正中有一座低矮的山丘,山丘顶部,有一个不大的火山口,炽热通红的岩浆不住的往下翻滚着,高温将旁边的水流蒸发成了一片片雾气,弥漫开后,被那些野草发出的蓝光一照,就好像整个谷地都蒙上了一层发光的蓝纱,美的如梦如幻。

    一起走了那么久,身边的幽霍和幽刚又是二个喜欢说话的家伙,不用项杨故意引导,便大概摸清了这地下世界的情况。

    这地下世界究竟有多大,连他们这些土著都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曾有几位勇士朝着四面八方走了百汐,最终都遇到了一条深不见底的深渊后只能返回,但是在深渊对过,应该还有广遨的空间。

    汐是地下世界计时的方法,在这里,有汹涌的暗河也有溪水,土著根据水面涨落的时间来计时,一次为一汐,根据项杨自己的判断,应该和外面世界的一天差不多长短。

    在这地下世界中,大大小小共有几十个族群,而幽族乃是其中最大的一支,因此幽族的王也就是地下世界的王。

    当然了,这些族群规模都并不算大,就连幽族也只有千许的人口,其他的小族多至数百少至几十,全部加起来估计不足一万。

    这倒并不是由于这地下物资贫庸的缘故,相反,在这里气候温湿,可供食用的东西很多,比如那些水中的植物,大部分都是不错的食材,在暗河中更有捕不尽的鱼类,完全不用担心食物匮乏。

    但是,在这地下世界,土著们是有着天敌的。

    在这里,每九百汐就会有一次大汐,大汐之时暗河水位会下降到平时的一半,而此时,就会有一头怪物来袭。

    那是一头会飞的怪蛇,龙首蛇身蝠翼,巨大无比,土著们叫它冥刺。

    在幽族的典籍中,冥刺是和幽族同时出现在这地下世界中的。

    照理来说,以土著们的实力,根本无法阻挡冥刺对他们的猎食,但很奇怪,每次冥刺来袭,都不会赶尽杀绝,而是吃掉一定数量的人类后便会离去,平时也不知道它待在哪里,一直到下个大汐之时才会再次出现。

    久而久之,土著们也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当冥刺来袭的时候,都已懒得抵抗,甚至都会有一些年老体弱的主动前去送死,也好以此保住族内壮年的生命,隐隐中,他们成了冥刺圈养的食物。

    除了冥刺外,在这地下世界还有许多古怪之处,就比如捕捉来的鱼类,明明一模一样的二条,一条吃了没事,可另一条说不定就是剧毒。那些看似普通的水生植物也是一样,时不时就会有人因此中毒而亡。

    当然,这种比例并不高,成千上万中才有可能有一例,但时不时就有死神跟在身旁的感觉何其可怕?经常就会有土著承受不住这种压力自杀身亡的。

    种种因素,导致了在这地下世界中,人类的繁衍并不迅速,数千年传承下来,也就这点人口。

    也正是因此,在这里,几乎所有的正常人对生死都看的极淡,如果放在外面,再凶恶的亡命之徒不会有他们这种完全不在意生命的疯狂。

    幽族人不懂得修仙,但是每个都是炼体高手,以项杨的眼光,几乎人人都有银身境以上的境界,就连那位和他年纪差不多的殿下也是一样。

    这位殿下名叫幽昙,乃是幽族族王幽胜的独女,前段时间,族王忽然中了毒,虽不致命,但却成了疯子,族内的大祭司说这是癫狂之症,只有服用一种叫文鳐的鸟儿的血液才能治愈,幽昙便带着人出来寻找,但没料到,文鳐没找到,反而遇到个神仙。。。

    又花费了一天的时间,一群人才穿过了谷地,又进入了一片峡谷,往前走了几十里地,一条几十丈宽的暗河将峡谷截成了二段,暗河上方有一条天然的石桥,宽有数丈,过了石桥后则是一片笋状的石林,幽族的族地就在石林后方。

    那是一片用一块块石头垒成的石屋,沿着二边的峭壁搭成,在中央,一座最高大的石屋外,站着一群土著,此时都忧心忡忡的朝里面看着,石屋里传来了一阵阵嘶吼声,完全不似人声,而像是里面有一头野兽在咆哮。

    “丹姆,我阿爸怎么样了!嗯?”一听到那声音,幽昙便急匆匆的跑了过去,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妇人侧身看去,满脸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而后叹了口气:“族王的癫狂症越来越严重了,嗯,昙儿,你找到文鳐了没?”

    幽昙摇了摇头:“没有呢,幽霍说在千丈潭那看见过,可我们去了那里只引出了一只怪物,幽义和幽奇都被怪物吃了。。。”

    丹姆叹了口气:“唉,文鳐好多年都没人见过了,找不到也正常。。。但是族王的病看来是拖不下去了。。。”

    幽昙握着她的手晃了晃,而后朝着项杨的方向指了指:“丹姆,我找到个神仙哥哥呢!他能帮父王治病!”

    “神仙?”丹姆回头一看,脸上的皱纹古怪的抽动了一下,脸上满是惊讶,项杨身上穿着的也是兽皮所制,原来自己做了件兽皮背心也在暗河中被冲走了,此时倒和土著一样都光着膀子,唯一的区别只是兽皮的裤子比他们长了些而已,看上去哪里像个神仙了?

    “丹姆,神仙哥哥可厉害了,那么大的一只怪兽啊,被他几下就宰掉了。那么那么大一只。。。”幽昙努力的伸开了手臂比划着,但似乎感觉无论如何都形容不出那只怪兽的庞大,有些沮丧。

    “是嘛?”和蛮古祭一样,丹姆手中也执着一根骨杖,但是毫无元气波动,显然并不是什么法宝,只是骨杖的材质很特殊,散发着一种幽暗的绿色,看上去倒像是用什么宝石制成的,她拄着骨杖,缓缓的朝项杨走去,嘴里叽里咕噜发出了一阵古怪的声音,眼睛和那骨杖一样,散发出了绿油油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