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二十五章:你是神仙?
    第二十五章:你是神仙?

    那些土著和怪物的速度都极快,没多久,那中年妇女便拉着小女孩奔到了项杨身前不远处,而那些土著男子则落后了二十来丈,再后头五六丈便是那怪兽了。

    项杨眉头紧锁,靠着敛息术,自己只要避开那怪兽前进的路线,应该不会被盯上,但如果按这个趋势,这些人肯定跑不脱,救还是不救?

    他如今法术是学了不少,手头也有道器,但是还从未和这么大的怪兽正面交锋过,心头不免有些没底。

    这一犹豫,最后方又有一个土著男子被那怪兽拖进了嘴里,在他的惨叫声中,项杨叹了口气,从须弥戒中拿出了一把赤铜色的小锤。

    那中年妇女和小女孩正好奔过他身前,却看见旁边的岩石阴影忽然晃动了一下,随后一道赤色的光芒闪起,朝着那怪物直冲而去。

    这件撼山锤乃是蛮兽堂蛮横山的武器,标准的顶级道器,无论是材质还是威力都非同小可,不过消耗也是极大。

    项杨只觉得自己的元气被它疯狂的抽取着,这种速度,别说引气期了,估计连普通的筑基期也顶不住,但是威力也确实非同小可。

    随着元气的灌入,那赤铜色的小锤随风而涨,到最后锤头足有三尺方圆,‘嗡’的直飞而去,一锤下去,竟然将那怪物的脑袋砸出了一个血坑。

    项杨这才松了口气,似乎这怪物也没他想象的那么凶悍啊。。。

    他却不想,自己虽然只是引气期的境界,但又有几个引气期的弟子能有这种高阶的道器可用?

    那怪物毕竟只是血肉之躯,个子又大,根本躲避不过这种蛮横的攻击,几锤下去便血肉飞溅,哀嚎着朝后退去,项杨此时哪里还会让它逃脱,一面操纵着撼山锤继续攻击,一面又取出了一把金灿灿的小剑,一挥手,一剑化三,对着怪物脑袋上的眼睛便是一顿猛刺。

    这小剑虽然不是什么顶级道器,但锋锐异常,灌注元气后不仅可以一化为三,每柄的体长也有二尺上下,项杨的灵觉强大,虽然是第一次用,但很快便得心应手起来,一开始还只是随手乱刺,到后来,每一剑下去,怪兽额头的红芒便会熄灭一盏。

    一群土著人此时已停下脚步,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忽然出现的奇景,一个巨大的赤铜色大锤一锤一锤的将那怪物砸的血肉横飞,三把金灿灿的小剑凌空穿梭,怪物扭头想跑,但它身体太过庞大,要掉头也是个难事,想要往前,又被那大锤砸的连连倒退,只能在一声声婴儿啼哭般的哀嚎声中徒劳的挣扎着,没多久便轰然倒下,躺在了血泊之中。

    项杨这才从阴影中走出,伸手召回了二件法器,感受了一下丹田内的元气,只是这么短短的一会,几个月的积累便已消耗了一小半。

    他眉头紧锁,每次服用丹药,丹田中的元气增加都极为有限,而出手时消耗又如此之大,如果按这种情况,岂不是绝大部分的修仙者出一次手就得恢复几个月?

    随手取出了一颗补元丹服了下去,但奇怪的是,原本最多增加一丝元气的丹药,这次却额外有效,大部分的元气都被丹田吸收了进去,方才的消耗很快就补充满了。

    这种出乎意料之外的情况更让项杨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修行至今,入门全靠自己琢磨玉简中的功法,从未有人系统的指点过他,许多常识都懵懂不知,看来这次找回了宝贝石头,一定要静下心来好好的跟着那位丹凤姐学习学习了。

    他还在那发愣,身后传来一声软软的呼唤:“你。。。你是谁。。。?”

    项杨闻言转身,那小女孩躲在中年妇女身后,探出了一张小脸,正好奇的看着他,看了看那一脸惊诧的中年女子,微笑着说道:“在下项杨,误入此地,正好看见恶兽作怪,出手晚了,勿怪。”

    女孩扑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畏惧的看着那头怪兽,伸出了小指轻轻的点了点项杨:“你是神仙嘛。。。嗯?”

    项杨哑然失笑,不过想起自己在小渔村的时候,第一次看见刘古的时候何尝不是如此,不由得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吧。。。”

    对凡俗之人来说,修仙者可不就是神仙嘛?

    女孩闻言,小嘴微张,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些,她自小便是族内的宠儿,在这地下世界地位超然,自然也看过不少族内流传下来的典籍,看见项杨方才对付怪兽的威势,自然而然的就把他和传说中的神仙联系在了一起,但传说毕竟是传说,此时听到肯定的答复,依旧有些不可置信的感觉。

    “那。。。那你能帮我父王治病嘛。。我父王得了癫狂症呢。。。”不过她神经似乎很大条,短短的惊诧过后便又怯生生的问了一句,随后小嘴瘪了瘪,伤心的说道:“大祭司说只有文鳐血才能治好我父王,可我没用,怎么都找不到。。。”

    此时旁边的土著们也都清醒了过来,听到小女孩的问话,一个个满眼炽热的看着项杨。

    方才项杨的出手让他们都震惊莫名,这个人如果真是传说中的神仙,那族王的病就有救了!

    “治病?”项杨迟疑了一下,他可不懂什么医术,但是须弥戒中倒是有不少丹药,只是不知道对症不对症,但是看着那女孩伤心的表情,拒绝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先去看看吧。。。”

    小女孩欢呼了一声,从那中年女子身后跑了出来,欢快的拉住了项杨的手,指着来时的方向说道:“那我们快走!我们族地离这还很远呢!要走二汐才能到!”

    女孩的手柔若无骨,项杨虽然还是一个孩子也不由得心中一荡,他长这么大还从未和一个年岁和自己差不多的女孩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不由得脸颊都有些发烫,也幸好这地下峡谷中光线幽暗,倒是没人发觉。

    虽然折了二个族人,但这地下世界的人似乎对这种事情已经见惯不怪,只是对着那怪兽做了一些古怪的祷告后便行离开。

    项杨原本想去解剖一下怪兽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但这家伙刚活吞了二个人,想起来便有些恶心,也就罢了,反正这怪兽的战斗力如此低下,也就是长了个好身胚,体内应该没啥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