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二十四章:公主殿下
    第二十四章:公主殿下

    三块长满了苔藓的巨石搭起了一个迷你的拱桥,项杨侧着身从那个狭窄的空间中挤了过去,远处那轰隆隆的水声已经变的若有若无,这里离开瀑布估计已有数里的距离,地面上也稍微干燥了些。

    他在丹穴山得到的那些道器之中只有一件飞行法宝,是从丹凤须弥戒中找到的,那是一件法器,需要神识祭炼才能使用,如今也只能靠着二条腿行动了。

    旁边不远处有条丈许的小溪,里面皆是一颗颗光滑的鹅卵石,鹅卵石上长满了滑腻的绿藻,加上湍急的水流,行走起来很是吃力。

    想着顺着溪水说不定可以找到出去的道路,项杨也就顺着岸边不停的走着,这阴暗的地下峡谷也没有道路,那瀑布的水汽弥漫在空气中,到处都是湿滑的岩石。

    又走了会,他忽然停了下来,侧耳倾听了会,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如果说这时候冒出几头怪物倒也可以接受,可前方竟然传来了说话的声音,让他有些莫名的惊讶,这地下峡谷中竟然有人?

    往二旁看了看,旁边有块凸起的岩石,下方有着一个半人高的裂缝,他直接钻了进去,给自己加了个敛息术,一阵雾蒙蒙的烟气升起,随后他的身影便在阴影中和那岩石化作了一团。

    不多时,几条身影出现在了视线之中,果然是人类,等走的近了些,项杨更是惊讶了起来。

    他如今炼体已是金身境,身体的柔韧性和协调性要比普通人强上太多,但就算如此,在这阴暗潮湿的地下峡谷中,他走起路依旧份外吃力。

    但前方的六七个身影,他们就在溪水处逆流而行,踩在那腻滑的鹅卵石上丝毫不觉得滑脚,近处没有露出水面的石头时,他们便在溪边的岩石上借力,就这么跳跃来去,甚至都不用低头看路,一路行来轻松无比。

    有二个男的走在最前头,还大声说着话,后面隐隐约约还有几个跟着,但这地下峡谷中实在太过幽暗,离得远了,数目不清。

    离的近了,项杨也能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了。

    他们似乎是在讨论一种名叫文鳐的东西,有一个男的说曾在那座瀑布处发现过它的踪迹,而另一个男的则说那地方他早就搜寻过无数次,不可能有文鳐存在,而那女的则不发一言走在最前方。

    他们的口音很古怪,每句话后面都会拖个重重的鼻音,但用的语言还是山海大陆通用的那种。

    “幽霍,鬼火瀑这里怎么可能有文鳐?嗯?”

    “我真的看见了!长着翅膀的鱼,肯定是文鳐!哼!”

    “你肯定看错了。嗯?”

    “怎么可能,族里谁不知道我幽霍是有名的千里眼?嗯!”

    “哈,那你怎么会输给幽真?哼哼!”

    “。。。。。。”

    他们二个就这么一路走一路说着,时不时的还互相用肩膀撞几下,二人的身体几乎赤裸,就背后斜背着一个鼓囊囊的皮袋,裆部围着一块兽皮,腰间缠着一根带子,带子上挂着一根根细细的石棍,互相撞击着发出着叮叮当当声响,清脆悦耳。

    项杨皱着眉头看着他们从自己身前走过,在二个男子后是一个看上去和他年岁差不多的小女孩,那女孩上身多了二块贝壳类的物事,遮挡着胸部,胸口挂着一串亮晶晶的宝石,雪白的胳膊上则套着二个银环。

    女孩后面还跟着一个中年妇女,一面急急的奔走,一面大呼小叫着:“殿下,你走慢些走慢些。。。幽霍!你们二个也慢些!看好殿下!”

    “殿下?”万物卷中对凡俗的国家也有介绍,好像只有一国之主的孩子才能用这个称呼,难道在这地下竟然还有个国家不成?

    一群人都过去后,项杨想了想,掉头跟在了他们后面,这些人虽然身手敏捷,但是应该不是修仙者,也就代表着对自己没有什么威胁,如果能想办法接触一下,有这些地头蛇指路,说不定可以找到出去的方法。

    不过他还要掩饰身形,行动要比他们迟缓许多,很快便被甩开了。但是项杨也不着急,这地下峡谷二面皆是陡峭的岩壁,只有前后二个方向,而且听他们所言,应该就是去那瀑布边,不会跟丢。

    一个多时辰后,耳边的水声已然震天,前方不远处便是瀑布落下的那个深潭了。

    项杨停住了脚步,那些人此时正站在水边的一块岩石上,那女孩站在潭边,低着头朝里面张望着,那中年妇女站在女孩身边,嘴巴不停的动着,轰隆隆的水声将声音全部掩盖了,也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原先走在前头的二人正解下背后的皮袋,往潭水中倒着些什么,远远的,项杨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他们是在用兽血引什么东西出现嘛?”百丈外,项杨静静的看着,他也很好奇,他们究竟是在找什么,那所谓的文鳐又是什么。

    但是过了很久,那二人手中的皮袋都干瘪了,潭水却没有任何异状,而后二人又指手画脚的互相说着些什么,那小女孩则是一脸失望的样子。

    又等待了会,一群人开始往回走来,项杨刚想再找个隐蔽点的地方躲一下,却看见他们身后忽然迸射出了一支粗粗的水柱,随后一个黑黝黝的身影浮上了水面。

    那是一个巨大的头颅,额头上有着一排眼睛似的东西,散发着红色的光芒,它一出现,便张开了嘴,嘴里没有牙齿而是层层叠叠的腔道,腔道里射出了一根深红色的长舌。走在最后的一个土著刚听见背后的动静,还没来得及回头,便被那长舌卷住了腰间,直接拽了回去,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被那怪物一口吞了下去。

    从那怪物出现到活吞了一个人,只是刹那间的事情,等到那声惨叫响起,其他人才反应了过来,那个中年妇女回头一看,脸色大变,拽着那小女孩就往前狂奔,剩下的几个男子则半转身,一面退着一面防备。

    怪物吃了一个人,似乎感觉滋味不错,再看看前方还有猎物索性从那水潭里爬了出来,项杨这才看清了它的全貌。

    那是一个身长足有十丈的庞大怪兽,四足长尾,脑袋圆滚滚的,嘴巴合拢时呈扁平状,脑袋上密密麻麻也不知道有几只眼睛,身上沾满了粘糊糊的粘液。

    一上岸,怪兽便朝着前方的土著直扑而去,虽然和庞大的身体相比,它的四条腿显的很短,但是却份外的灵活,身体一扭,爪子往前一撑,便是几丈。

    眼见逃不脱,落在最后的几个土著男子索性停住了脚步,纷纷从腰带上解下了那一支支的石棍,凑在嘴边,一点点乌黑的针芒朝着那怪物的眼睛直射而去。

    随后便是一声宛如婴儿啼哭般的鸣叫,那细小的针芒似乎有着别的功效,那庞大的怪兽好像遭受到了极大的痛苦,一面鸣叫着一面拼命扭摆着身体,粗大的尾巴撞击着旁边的巨石,竟是把那些半丈方圆的石头都扇的到处乱滚。

    但是它的身体实在太过庞大,那针芒虽然有效,但也无法给它造成致命的伤害,没多久,它便恢复了过来,只是脑袋上散发着红芒的眼睛看来受伤不轻,已经有不少闭合了起来。

    由于受创,它似乎进入了一种狂暴的状态,根本不管前方是什么,低着头便朝着那些土著男子猛冲了过去。

    一时间巨石翻飞,那几个土著男子虽然身手矫健,但在这狂暴怪物的追击下,已然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