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十九章:逃之夭夭
    第十九章:逃之夭夭

    等了半天也不见那宝贝石头回来,项杨回到了密林边,又加了个鹰眼术往那看去,那重重的树木幻影正在慢慢淡去,面对自己这一侧已经能看见一些里面的景象。

    原先的巨石已经不见,所在之处已化作了火红的岩浆,炽热的气息将空气都烧的有些扭曲,远远看去,通红的浆液似乎还在翻滚着。

    岩浆旁不远处躺着一个雪白如玉的躯体,再旁边还有一个身影一动不动的躺在那,身旁竖着一根骨杖,应该是一开始便在场的那位蛮兽堂的老头。

    其他的人呢?怎么一个都不见了?

    正奇怪时,他感到有一阵熟悉的气息朝着自己飞来,只是转瞬间,那块宝贝石头便已浮在了他身前,不仅一闪一闪的,还时不时的上下浮动着。

    “这都是你搞出来的?”项杨指着几里外的场景。

    石头闪的更急促了些,甚至还在空中转起了圈来。就算不能说话,但项杨依旧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家伙似乎是在邀功,得意洋洋。

    “好吧!你真厉害!”

    项杨伸出了手,石头乖巧的落在了他手心之中,它身上的那道金纹忽然清晰了许多,而那火红色的花纹更是鲜艳如血,那火鸟似乎都要活过来了一般。

    一入手,项杨甚至出现了一丝幻觉,似乎这石头里有个声音忽然传到了他识海之中,那是一声低低的呢喃,娇柔无力。。。

    项杨一怔,摊开手左看右看了半天却又没看出什么端倪来,刚想把石头收起来,它又浮了起来,朝前射出了几丈,而后悬空停在那,似乎在等他跟上。

    项杨奇道:“你让我跟着你?”

    石头上下跳动了几下,似乎是点头的意思,项杨举步跟上,没多久便被它带回了丹穴山旁。

    “让我来这里干嘛?”项杨紧张的朝着四周看了看,地上满是灰烬和血水,数百丈方圆,只有在原先巨石位置的岩浆旁躺着二具完整的躯体,但看那模样也是死人了,就算其中一具乃是美艳绝伦的美女,但项杨才十一岁,还没到感兴趣的时候。

    石头引着他朝前方而去,而后落在了地面一尺处轻轻颤动着,项杨跟过去低头一看,一个青蒙蒙的扳指正静静的躺着一堆灰烬之中。

    “须弥戒?”项杨差点没跳起来,紧张的左右张望了一下,伸手将它捡起紧紧的握在了手中。

    正是苍柏的那只须弥戒,如今主人已死,神识已散,项杨轻轻松松的就用自己的灵觉打上了烙印,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一个元婴期高手的身家有多少?

    十丈左右的空间整理的整整齐齐,先是一摞摞的符钱,其中还有几摞是大钱,旁边则是一个个瓷瓶,最少有百十来瓶丹药。丹药旁边则是一扎扎的符咒,符咒旁摆着几十件法宝,能被苍柏收在须弥戒里的,最少也是中级的道器了,其中还有几样乃是阵盘一类的东西,这可比普通的道器珍贵多了。

    在空间的最深处,还摆着几个一尺来宽的玉盒,但项杨此时却没什么时间去打开了,这里出了这么大变故,等阵法全部消失后,估计很快便会有人过来。

    在石头的带领下,只用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他便将整个战场打扫了一遍,一共收获了十一个须弥戒,还有杂七杂八的一些法宝道器,还在地上挖掘出了几十块青色的元气石。

    马上阵法就要全部消散,项杨一把将石头攥在了手里,随便找了个方向便狂奔而去,这次真的是跑的越远越好了,估计没多久,这里发生的事情就会传遍整个浮玉宗,他可不想被牵扯进去。

    至于那原来的目标蕴雷草,只能等日后事情平息了再说了,反正那雷击木林也不会插上翅膀飞了去。

    整个浮玉宗果然震动了!

    五神堂的二位尊者长老在一座荒山同归于尽,连带着二个堂口的几位结丹高手没一个留下活口的。

    这种事情在浮玉宗数千年的历史上还从未发生过。

    蛮兽堂几乎全军覆没,只余下刚入门的小猫二三只,青丘堂还算幸运,丹凤只带了玄丘雾薇一人前去。

    但是这种幸运也是短暂的,很快,火神堂和青木堂联手,将玄丘雾薇的二个姐姐全部带走,究竟是拿去拷问了还是怎样就不得而知了,只是这二位结丹期的高手从此就未再露过面。

    调查下来,唯一确切消息是从一个青丘堂的弟子那得知的,她是一开始便去丹穴山侦探情况的弟子中的一位。

    从她的描述中,得到的情报只是丹穴山疑似出现了一块巨大的元磁石,而后的事情她便一无所知了。

    立马有人推断出可能会有元磁晶的存在,这样的话,二位元婴期高手出现在丹穴山的原因便可以找到了,但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为何二位高手会同归于尽?元磁晶又去了哪里?

    毫无线索!

    对于青木堂来说,苍柏虽然是元婴期高手,但是毕竟寿限将至,这损失还可以承受,但是在火神堂,丹凤的地位可不一般,虽然只是元婴初期,但她乃是最有希望突破九转的妖孽天才。

    一时间,火神堂和青木堂之间剑拔弩张,连带着整个浮玉宗泛起了一丝风雨将来的紧张气氛。

    三个月后,在浮玉宗最外围的一处深山中,项杨躲在一片茂密的荆棘背后,紧紧的盯着前方一头四尺来长的怪兽。

    那怪兽浑身长着密密麻麻的倒刺,看上去像只放大了无数倍的刺猬,但是头部又有点像猪,肥肥大大的脑袋上布满了鳞片,正中顶着一支粗大的犄角。

    此时那怪兽正用那犄角顶着一株倒在地上的朽木,从里面挑出了一个马蜂窝。

    老家被抄,一群拇指大的马蜂顿时蜂拥而出,围着它飞舞了起来,但这怪兽皮厚肉糙,身上除了尖刺外便是鳞片,就连脑袋和耳朵上都覆盖了厚厚的一层,竟是怡然不惧,自顾自的舔着马蜂窝内流下的蜂蜜,时不时的摇摇头,用二扇蒲扇似的耳朵驱赶着马蜂。

    荆棘背后,项杨的双手挥动,一支支散发着寒光的冰锥直射而去,马蜂的嗡嗡声完全遮住了冰锥发出的呼啸声,让那怪物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便化作了冰雕。

    项杨这才一个狂风术将马蜂驱散,走过去从须弥戒中取出了一把锤状的道器将冰壳砸开,他选择的角度极好,有一半的冰锥是从那怪兽的口中射入,就算没有冰封,怪兽也早已丧命。

    拖着猎物带上旁边的马蜂窝,项杨迈过了丛林,在一条峡谷中走了小半个时辰,先是在一堆灌木从里潜伏了半天,觉得安全了才钻入了一个山洞,七拐八弯后,进入了一个峡谷,面积不大,也就百十来丈,峡谷正中有个被树木掩盖的天坑,他直接跳了进去,十来丈后落地,前方有个幽暗的坑洞。

    走入了坑洞,里面是平滑的甬道,走上数丈便会出现分岔,每个分岔处都有他用石块做出的记号,跟着记号拐了十来次,他才在一间大厅似的石窟中停了下来。

    石窟一角的地上铺着简陋的毛皮,另一边有个深深的石洞,石洞下方传来了阵阵水声,显然下方有条暗河。

    这里已是浮玉宗的最外围,旁边数百里都没有分支堂口的存在,也没有什么元气充足的修炼宝地,甚至连妖兽也只有极为普通的那些种类,平时极少有修仙者路过,最为隐秘安全不过了。

    并非他不想回金身堂,而是那次的收获实在太大,金身堂离事发地点又实在太近,他可是知道到了元婴期的大能就有搜魂之法的,又哪里敢再回金身堂去?就算明知自己的师傅和那些老人会担心,但暂时也是回不去了。

    这还是他不知道牺牲的二位乃是元婴期高手,要是知道了,只怕他还得跑的更远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