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奇遇无限 > 第十八章:同归于尽
    第十八章:同归于尽

    一时间,杀阵内尸横遍野,除了玄丘雾薇、蛮古祭等寥寥几个结丹期的高手,其余所有人都被一击而杀,就连丹凤带来的弟子中也有数个横尸当场,成了肉泥。

    “苍柏老贼,你狠!不怕我火神堂日后将你满门斩绝嘛!”丹凤一声怒吼,她精血之器被损,如今确实受伤极重,况且这种神识之上的伤害也不是几颗丹药便可治愈的,此时又陷在苍柏的杀阵之中,标准是岌岌可危。

    担心她情急拼命,苍柏此时已退出了好远,在阵法保护中,远远的笑道:“满门斩绝?等我日后进了九转期,还怕留不下血脉后裔吗?况且,你传得出讯息吗?哈哈哈,丹凤师妹,你还是好好享受这铁木杀阵吧!”

    丹凤脸一白,她早已发出了传讯符,但确实毫无回应,想来也是,苍柏既然敢下此毒手,又怎能没有防备?

    又是一波巨木坠下,幸存的几个结丹高手也已支撑不住,纷纷祭出了自己的精血之器,只有蛮古祭靠那玄龟盾还能勉强支撑,不过看那盾牌虚影上的龟裂痕迹,估计也顶不了多久了。

    丹凤头顶,那块晶莹的红色晶石散出的光芒已浓稠似血,巨木遇到这血色光芒顿似陷入泥潭,随后便会在火焰中化为灰烬。

    但是,巨木无边无际,就这么一根根的朝下猛砸,没多久,那块红色晶石便发出了清脆的崩裂声。。。

    “苍柏老贼,这是你逼我的!”丹凤厉啸一声,手指一弹,一滴凝若宝石的朱红色血液悬浮在了空中,散发着浓厚的威压,将旁边的火焰都排斥出了几米。

    “毕方真血?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苍柏脸色一白,急急叫道:“丹凤师妹,有事好商量!”

    “晚了!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丹凤吞下了那滴血液,双眼顿时泛起了红光,身上的纱衣被熊熊火焰燃起,火光之中,美丽之极的妙躯不着寸缕,就连那最隐秘之处也是纤毫毕现,但苍柏哪里还有心思看这个,怪叫着在身前布下了层层藤蔓。

    服下了毕方真血的丹凤在刹那间化作了一头火鸟,仰脖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鸣叫,朝着苍柏所在的方向直扑而去,此时她浑身散发的热力强的可怕,一振翅,空中落下的巨木便被化作灰烬,一嘶鸣,那一层层藤蔓便化为灰飞,转瞬之间便杀到了苍柏面前,然而,藤蔓之后哪里又有他的身影?

    “苍柏老贼!你躲得了嘛?”

    丹凤此时似乎已失去了理智,浑身的火焰猛的往外炸裂了开来,化为一朵朵火苗燃遍了整座杀阵。

    此时她已失去了理智,完全是无差别的攻击,那些原本还在巨木下苦苦支撑的结丹期高手们惨叫一声,再也支持不住,有的被巨木击杀成泥,有得则烧成了焦炭,无一幸免,就连蛮古祭祭出的玄龟盾也终告崩裂,蛮横山怒吼一声扑在了他身上,随后一株巨木轰然砸下,二人所在之处顿时血光迸裂。。。

    但苍柏的身影也被丹凤逼迫了出来,脸色惨白的调集着巨木和藤蔓,而后一口口的精血不要命的喷出,在自己面前结成了一重重的屏障。

    这毕方精血乃是标准的天材地宝,服下后丹凤已然暂时超出了元婴的层次,绝非他可抵挡,但是使用这种逆天之物自然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激发潜能的时间极为短暂,而且过后丹凤便会修为尽失,只怕是一个普通的凡人都能致其死地,如今他要做的,便是如何扛过这难熬的时光。

    然而,他毕竟是小看了毕方精血的威力,无论是巨木还是藤蔓,就算在他的精血催化下已然有了金属的质地,但在丹凤的火焰之威下依然不堪一击,他眼睁睁的看着一片炽烈的火光突破了重重障碍,眼前泛起了一片白芒,坠入火窑之中。。。

    哪怕是元婴期的高手,在失去了防护之后,肉身也绝不会强悍到哪里去,只是短短的一瞬间,苍柏便化为了一滩灰烬,一个拳头大小的元婴刚想遁走,就被毕方之火团团围住,唧唧叫着化作了一缕青烟,随后一个淡淡的魂影也只坚持了刹那,便已烟消云散,地上只余下了一个淡青色的须弥戒,看来品质不凡,竟然未曾被毁。

    丹凤哪里还有去收集战利品的心思,娇呼了一声,周身团绕着的火焰慢慢黯淡了下来,整个人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一片焦黑中,那具美妙之极的玉体显得更为雪白诱人。

    就如苍柏所料,毕方精血透支了她的所有潜能,元气、神识全部耗尽的她,别说修仙者了,就连一个凡人也能轻易将其制住。

    铁木杀阵没有了苍柏的操控也停滞了下来,一重重的青色光影流转,阵法慢慢消除,露出了一丝天光。

    一片死寂中,传来一声闷闷的哼叫,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缓缓的在地上爬动着,在身边摸索了一会,操起一根骨杖,硬是把身体撑了起来,却是蛮古祭。

    老头此时脸上沾满了血色的肉泥,表情狰狞无比,蛮兽堂几乎所有的弟子都在此处,在二位元婴期高手的对决中全数丧身,就连蛮横山也为了保护他而化作了一滩肉泥。

    蛮古祭心中恨意冲天,蹒跚着朝丹凤走去,他好歹也是个结丹期的高手,又如何看不出这位原本高高在上的尊者大能如今的状况?虽说罪魁祸首那是布下杀阵的苍柏,但如若没有这位出现的话,又怎会变成如今的光景?

    走到丹凤面前,蛮古祭伸脚将她翻成了平躺的姿势,举起了手中的骨杖,点在了她左侧的峰峦之上,滴落的鲜血将原本的粉嫩染成了血红,随后顺着玉脂般的肌肤滑落。。。

    丹凤意识犹在,如今被这么一个老头羞辱,差点没气晕过去,但她如今浑身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骨杖将自己的丰满压出了一个深凹,随后肋骨咔咔作响,最终肉身的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手中的骨杖狠狠的刺透了丹凤的心脏,蛮古祭撸着脸上散落的肉泥,狞笑着将骨杖抽出,又朝着她的眼睛刺去,就在此时,一个淡淡的魂印从丹凤额头飞出,直扑而上,蛮古祭惨叫了一声,骨杖滑落在地,双手紧紧的掐着自己的脖子,浑身扭曲着在地上打滚,不多时竟然活活的将自己掐死在地。

    等他断了气,那魂印才又从他额头逸出,飞回丹凤的身旁,但已然回不去,只能徒劳的在空中盘旋着,慢慢淡去。

    丹凤乃是元婴期高手,肉体败坏后元婴依旧能存活一会,如果有合适的肉身,甚至有机会夺魂重生。

    但是她前面被毕方精血透支的潜能太多,此时元婴也是虚弱无比,根本无法遁体而出,最终只能元婴化魂,拼着耗尽维持魂印的神识将蛮古祭击杀。

    但没了元婴,就算找到肉身也已无法夺魂,最后还是逃不脱魂归天地的下场。

    眼见元婴所化的魂印便要消失殆尽,前方的岩浆忽然翻滚了起来,一颗带着金、红二色条纹的石头从里面飞出,到了魂印面前化作一个黑洞,将她一口吞了下去。。。